駁李巽擬相國贈尚書右僕射鄭珣瑜諡議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駁李巽擬相國贈尚書右仆射鄭珣瑜諡議
作者:徐複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594

鄭珣瑜令德清規,坐鎮風俗,理人而善政浹洽,作相而謀猷密勿。其終始事跡,當時罕儔。所以表賢易名,實曰「文獻」。夫文者,煥乎大行;獻者,軒然高名。今而褒之,厥有經義,亦猶貞惠文子累數其功,至於再三,以勸事君者。

今奉《駁議》議其無進拔,無是非,無賑施,無謇諤。且曰:「二字之諡,非三代兩漢事。」愚以為巽之駁,所謂進拔者,豈不推擇群萃致之於庭乎?珣瑜往司銓衡,暨當鈞軸,流品式敘,英髦在朝。若無獎拔之明,則何以至此?但如來議寡言慎行,故其端兆不可得而窺也。當先朝之日,上體不平,奸臣王叔文招權作朋,將害於國,其視丞相如無也,輕詣相府,不循舊章。珣瑜意雖能誅,力固不足,移疾高謝,萬情所歸,則是非之明,孰大於此?夫所謂賑施者,在《禮》:「家施不及國。」賢人君子,廣愛為心。莫不開稱物之源,布厚生之政。曩者恤災患,免逋租,亦既當之矣。其於篤親庇族,衣無常主,踐名教者,誰則不行?若以分孤寡之資,同於賑施,則珣瑜所羞言也,奚謂無哉?至如謇謇匪躬,前議已書其微婉矣。既承高論,敢不指明?德宗季年,李實為京兆尹,殊恩晝接,貴幸無比,而實以羨餘稱貸,莫之敢非。珣瑜眾詰所繇,上陳利害。且曰:「取於人而未酬其直,焉得有餘?」是其言不可謂之無謇諤矣。

伏以國朝宰輔,諡文而兼字者,代有人焉。故房元齡諡曰文昭,狄仁傑諡曰文惠,魏徵、陸象先、蘇瑰、宋璟、張說、崔祐甫並諡曰文貞,劉仁軌、劉幽求、姚元崇、裴耀卿、張九齡並諡曰文獻,李元紘、韓休並曰文忠,薛元超曰文懿,盧懷慎曰文成,蘇頲曰文憲,楊綰曰文簡,其餘不可悉數。若以文包美,不宜以他字配之,則房玄齡、狄仁傑以降,昭惠貞獻忠懿成簡,皆不得正矣。我唐聲名文物二百年,更閱群才,發揮王度,豈擬名之典,獨未得中邪?不然,何輕沮之為,駁正所設,但當論諡之當否,不宜詰字之多少。苟有不當,雖一字可乎?若皆允宜,雖二字何害?如韋巨源附會凶黨,李北海奪其嘉名,所言至公,人則悅服。今既曰賢相,而又非之,君子於其言,豈得苟而已乎?若曰二字非三代兩漢之規,則又異乎愚所學者矣。夫威、烈、慎、靚,周王之諡也;文終、文成,漢祖之佐命也。霍光為宣成,孔光為簡烈,中代之勳德也;劉寬為昭烈,楊賜為文烈,東都之鼎臣也。安謂其無二字哉!

況文之為名,其義多矣,有經緯天地焉,有忠信節禮焉,有寬立不懾、堅強不暴焉,有敏而好學、不恥下問焉。夫匪一端,各有所當,若皆西伯、季孫之德,然後可稱文,則魯侯與文伯歜之類,皆不為文矣。故誄諡之制,因時旌別。前狀議珣瑜之行,曰為一代之名臣,斯其旨歟?謹上采《禮經》,旁觀舊史,參諸國典,以定二名。請依前諡曰文獻。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