驳李巽拟相国赠尚书右仆射郑珣瑜谥议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驳李巽拟相国赠尚书右仆射郑珣瑜谥议
作者:徐复 唐
本作品收录于《全唐文/卷0594

郑珣瑜令德清规,坐镇风俗,理人而善政浃洽,作相而谋猷密勿。其终始事迹,当时罕俦。所以表贤易名,实曰“文献”。夫文者,焕乎大行;献者,轩然高名。今而褒之,厥有经义,亦犹贞惠文子累数其功,至于再三,以劝事君者。

今奉《驳议》议其无进拔,无是非,无赈施,无謇谔。且曰:“二字之谥,非三代两汉事。”愚以为巽之驳,所谓进拔者,岂不推择群萃致之于庭乎?珣瑜往司铨衡,暨当钧轴,流品式叙,英髦在朝。若无奖拔之明,则何以至此?但如来议寡言慎行,故其端兆不可得而窥也。当先朝之日,上体不平,奸臣王叔文招权作朋,将害于国,其视丞相如无也,轻诣相府,不循旧章。珣瑜意虽能诛,力固不足,移疾高谢,万情所归,则是非之明,孰大于此?夫所谓赈施者,在《礼》:“家施不及国。”贤人君子,广爱为心。莫不开称物之源,布厚生之政。曩者恤灾患,免逋租,亦既当之矣。其于笃亲庇族,衣无常主,践名教者,谁则不行?若以分孤寡之资,同于赈施,则珣瑜所羞言也,奚谓无哉?至如謇謇匪躬,前议已书其微婉矣。既承高论,敢不指明?德宗季年,李实为京兆尹,殊恩昼接,贵幸无比,而实以羡馀称贷,莫之敢非。珣瑜众诘所繇,上陈利害。且曰:“取于人而未酬其直,焉得有馀?”是其言不可谓之无謇谔矣。

伏以国朝宰辅,谥文而兼字者,代有人焉。故房元龄谥曰文昭,狄仁杰谥曰文惠,魏徵、陆象先、苏瑰、宋璟、张说、崔祐甫并谥曰文贞,刘仁轨、刘幽求、姚元崇、裴耀卿、张九龄并谥曰文献,李元纮、韩休并曰文忠,薛元超曰文懿,卢怀慎曰文成,苏颋曰文宪,杨绾曰文简,其馀不可悉数。若以文包美,不宜以他字配之,则房玄龄、狄仁杰以降,昭惠贞献忠懿成简,皆不得正矣。我唐声名文物二百年,更阅群才,发挥王度,岂拟名之典,独未得中邪?不然,何轻沮之为,驳正所设,但当论谥之当否,不宜诘字之多少。苟有不当,虽一字可乎?若皆允宜,虽二字何害?如韦巨源附会凶党,李北海夺其嘉名,所言至公,人则悦服。今既曰贤相,而又非之,君子于其言,岂得苟而已乎?若曰二字非三代两汉之规,则又异乎愚所学者矣。夫威、烈、慎、靓,周王之谥也;文终、文成,汉祖之佐命也。霍光为宣成,孔光为简烈,中代之勋德也;刘宽为昭烈,杨赐为文烈,东都之鼎臣也。安谓其无二字哉!

况文之为名,其义多矣,有经纬天地焉,有忠信节礼焉,有宽立不慑、坚强不暴焉,有敏而好学、不耻下问焉。夫匪一端,各有所当,若皆西伯、季孙之德,然后可称文,则鲁侯与文伯歜之类,皆不为文矣。故诔谥之制,因时旌别。前状议珣瑜之行,曰为一代之名臣,斯其旨欤?谨上采《礼经》,旁观旧史,参诸国典,以定二名。请依前谥曰文献。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