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山狼俠傳敍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鬼山狼俠傳》敍
作者:林紓 清朝
1905年
    本作品收錄於:《晩清文學叢鈔

    畏廬曰:余前譯《孝子火山報仇錄》,自以爲於社會至有益也。若是書奇譎不倫,大弗類於今日之社會,譯之又似無益。不知世界中事,輕重恆相資爲用。極柔,無濟也,然善用之,則足以藥剛;過剛,取禍也,然善用之,又足以振柔。此書多虐賊事,然盜俠氣槪,吾民苟用以禦外侮,則於社會又未嘗無益,且足以印證古今之風俗。宋孟珙《蒙韃備錄》曰:凡占吉凶,每用羊胛骨。而是書中言神巫占卜,則亦用牛骨也。文惟簡《虜廷事實》曰:富貴之家,人有亡者,取其腸胃,實以熱鹽。而是書言醃屍,亦用鹽也。其尤奇者,蘇嚕殺人之烈,乃一一如《蜀碧》之記張獻忠。查革自戕其子,則與《漢書·孝成趙皇后傳》中所記,又無異也。余最服班孟堅記趙昭儀,以綠綈方底,取牛官令舍婦人新產兒。凡兩戮兒,一寫綠綈方底,一寫綠囊書,曲折幽閟,爲好手稗官百摹不能一及。今此書寫魔波存兒事,情事亦至曲折,余間以《漢書》法寫之,雖不及孟堅之高簡勁折,而吾力亦用是罷矣。凡以上所言,均非是書精神所在。是書精神,在狼俠洛巴革。洛巴革者,終始獨立,不因人以苟生者也。大凡野蠻之國,不具奴性,卽具賊性,奴性者,大酋一斥以死,則頓首俯伏,哀鳴如牛狗,旣不得生,始匍匐就刑,至於淩踐蹴踏,慘無人理,亦甘受之,此奴性然也。至於賊性,則無論勢力不敵,亦必起角,百死無餒,千敗無怯,必復其自由而後已。雖賊性至厲,然用以振作積弱之社會,頗足鼓動其死氣。故西人說部,舍言情外,探險及尙武兩門,有曾偏右奴性之人否?明知不馴於法,足以兆亂,然橫刀盤馬,氣槪凜烈,讀之未有不動色者。吾國《水滸》之流傳,至今不能漫滅,亦以尙武精神足以振作凡陋。須知人心忍辱之事,極與恆性相戾。蘇味道、婁師德,中國至下之奴才也,火氣全泯,槁然如死人無論矣。若恆人者,明知力不能抗無道,然遇能抗無道之人,未嘗不大喜。特畏死之心勝,故不敢出身與校。其敗類之人,則茹柔吐剛,往往侵蝕穉脆,以自鳴其勇。如今日畏外人而欺壓良善者是矣。脫令梟俠之士,學識交臻,知順逆,明強弱,人人以國恥爭,不以私憤爭,寧謂具賊性者之無用耶?若夫安於奴,習於奴,懨懨若無氣者,吾其何取於是?則謂是書之仍有益於今日之社會可也。閩縣林紓敍。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