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浦新橋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魚浦新橋記
作者:楊維楨 元
本作品收錄於:《楊維楨集/12

至正十三年秋八月,蕭山縣魚浦新橋成,浦耆老許士英來謁予錢唐曰:「浦之西北距浙江東南明、越,抵台、婺,商旅提攜、樵蘇負荷者胥此乎道焉,晨出暮返,奔渡舟,不無蹴踖覆溺之患。縣主簿趙君某,領帥檄來鎮於茲,兵事既飭,大協民望,爰集耆老而告曰:『是浦為民涉之病,盍易舟而梁乎!』浦民咸響應,無忤詞。橋不三月而底於成。長凡五百尺,洞十有五,洞楹十有六,堤其兩旁棧板欄翼亙其長。籲!昔無而今有創,實功之難也,橋出沒於潮汐之險又難也。先是紅寇陷杭,君方蒞政,浦之西南依山徼,群惡少乘隙虐民,民相挻解散,君盡按捕之,一境賴以安。今橋成,又免民於險阻,即向者弭盜安民之心復推其效於是橋也。愿子誌以文,且為趙君頌。」

余曰:「出事於昔人之所難,而得於今日之所易,非浦之不可以橋於昔也,惠而知為政者鮮也。若趙君之不難於是橋,謂惠而知為政者非歟?鄭子產春秋惠人也,至捐一車則人皆以為笑。彼溱洧之可涉,民猶病之,況是浦之難,奚啻十倍。長吏以民者,可以不知為政乎?西門豹鑿十二渠,渠各有橋。至漢,長吏以橋絕馳道相比不便,欲合三渠為一橋,鄴父老確弗從,以為西門君法式不可更,長吏終聽之。惠政之及人者,至今照耀史冊。程子曰『一命之士,苟存心於利物,於人必有所濟』。趙君之存心得之矣。浦民歌誦,當不減鄭輿人之頌。君之法式,當與鄴父老同一確守。豈非百世之利也哉?」

鄴父老復以橋名請,於是顏其橋為「惠政」。吁!君之惠政,不惟是也。君名誠,字君實,世家於漷公。銘曰:

江水湯湯,界浦之疆。涉浦作渡,民病於杭。趙君為政,惠而有方。誰謂浦廣,不可以梁。惟彼梁也,西門之光也。德之長也,民之不能忘也。

PD-icon.svg 本元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