鮚埼亭集 (四部叢刊本)/外編卷第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外編卷第十二 鮚埼亭集 外編卷第十三
清 全祖望 撰 清 董秉純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原刊本
外編卷第十四

鮚埼亭集外編卷十三

           鄞 全祖望 紹衣

 廟碑

  羊府君廟碑銘

吾郷牧守之祀莫有盛於羊府君者毎歲八月其趨祀

於府君廟下者遠郊近郊相望也嗚呼何其流澤之水

一至斯歟府君之事不見於唐史亦不見於圖經祇黃

府君晟墓志載其一節謂劉文自台來寇府君擊走之

其餘黨據奉化府君遣晟以兵敗之則府君良有保障

之功得祀宜也唐自僖昭而後四方繹騷浙東雖遠在

海隅兵爭之患亦所不免但據黃氏墓志謂府君卒官

鍾季文繼守唐史中和元年紀季文陷州事則是府君

卽應卒於是年而寳慶慶元志引赤城志中和二年

明州刺史劉文則是鍾氏陷州之後劉文旋奪而有之

鍾氏尚未得據其地其後明州卒歸鍾氏不知更在何

年唐史不及劉文或由於闕佚若黃氏墓志不應有誤

然要之劉文之陷郡其在府君卒後無疑而寶慶志以

劉文置府君前者謬也愚意劉鍾二人竝窺明州特以

府君在不得逞及其卒也遂迭爭之而鍾氏先得之劉

氏奪之鍾氏旋復之劉文殆未受朝命或受之不久而

遽失故晟遂以鍾氏爲主前此吾郷一亂於裘甫再亂

於王郢皆不過數十年之中至是而節使如劉漢宏董


昌之徒非能奠安屬郡者府君以一人力搘拄之府君


旣殁劉鍾相繼而入自是明州之刺史無復受命於唐


室者追思夫式遏之勛何其偉哉史志雖見遺而民之


永矢弗諼春猿秋鶴世世以之其亦足以酬矣府君名


僎不能詳其世系里居黃氏墓志作羊而吳越備史作

揚按拓跋魏有羊衒之亦或作揚衒之葢出自晉大夫


揚食我之後本爲羊氏故其後多互用者其廟在今江


浦屬縣中亦多有之耆老相傳是城之築剙始於府君

而黃晟踵而成之者也更爲之銘以系之其詞曰

府君先世晉之太傅梁侍中兮鎭撫荆土拒守臺城俱

豐功兮府君來明外攘内撫一劉一鍾兮指揮方畧築

斯鑿斯成崇墉兮五朝雲擾文獻凋殘誰折衷兮賴有

祠壇神燈靈旐長映堇封兮

  節使錢康憲公大人堂碑

吳越奉國軍節度使判明州錢康憲公祠在鄞縣治北

之橫河其曰大人堂者圖經以爲康憲從子惟治來繼

任故尊稱之祠已久廢別祠在奉化縣北山廣化院者

亦圯予以康憲於吾鄉有遺愛不應乏祀而鄞西南二

湖洲㠀之盛導源自康憲今西湖之南藍即康憲當日

廨舍也則移大人堂於湖上爲更宜乃議卽南藍義塾

之屋以祀之橫河之祠舊嘗有高憲敏公碑今亡矣公

初事忠獻時已以諫鐵錢有名及其由丞相出判州也

以胡進思之黨鈄滔謀叛獄辭相連故外補葢踪跡危

疑之時而進思諸子又來居明忠懿心知公之無預故

使之久鎭海疆而絕無所嫌疑是固其兄弟敦睦之盛

而公臣節之純要亦可見矣公以乾祐二年來以乾德

五年卒其時它山堰壞幾不可治公跪禱於王長官之

廟遂以重完浚廣德湖增補陂塘萬二千丈有餘内和

民兵外靖海國以𥳑靜致治安前此錢氏至親鎭此州

者元珦元㺷皆不以功名終而公獨爲君郷名節度生

榮死哀國人久而思之白石之幽堂康憲墓在奉化禽孝鄕白石里之原

其與南藍之朱邸均爲遺愛所勿諼豈不賢哉況公亦

不特明州稱保障也顯德三年周人攻江北使浙人攻

江南以應之丞相吳程敗於常州忠懿謀再舉大括境

内士卒東西二道爲之勞擾公手疏切諫罷之豈非有

見於唇亡齒寒之慮而不欲勞吾赤子以結怨於強隣

乎吳越自武穆以來世世能守此意不肯輕與隣藩搆

難斯其所以保世綿祚而於十國兵爭中獨享無事之

福公之見及此也仁人之利溥矣祠中附祀有闞氏里

人因譌呼闞相公祠而以闞璠當之胡梅磵引入通鑑

注中高兵部敬止錄謂開運二年璠來守是年璠卽被

誅豈有立公祠而反以前此之逆臣祔之者予謂闞氏

慈水之舊姓也璠雖被誅或其子弟有從公於幕府者

及祀公而其人以元隨得祔理應有之不知者遂誤以

指璠耳臨安衣錦之郷至今遊人憑弔其閒而中吳之

金谷元璙之風流所寄也南藍繼起而爭光益以歎錢

氏宗室之多賢也夫

  裴府君廟碑銘

東錢湖之東有裴府君廟宋淳祐中所建卽所謂寶慶

廟者也又有裴將軍廟葢亦府君之神而其餘里社祀

府君者多不勝舉志乘不詳碑版皆滅訪之父老則皆

云觀察府君肅是也予攷唐開元而後明州八亂天寳

中吳令光之掠明也河南尹裴敦復平之栗鍠之亂府

君平之王郢則節度裴璩平之三裴皆有戡亂之功而

獨祀府君其功殆有獨隆者耶貞元十有二年栗鍠以

鎭將作亂刺史盧雲遇害招誘山越攻陷郡縣山越之

名見於孫吳國志大抵皆在丹陽近境而吾鄕則未之

聞胡身之曰鄞縣慈谿之南奉化縣之西北有山越種

以今地里質之當爲鄞之傅霸河慈之鍾乳山潘嶼奉

之箬坑等地次年府君討平之禽栗鍠於天台送至京

師伏誅然則湖東居民之奉祀葢必府君當日師行所

過能捍賊鋒而不擾民力故相率報之獨是府君之搗

賊巢在天台則其過軍自奉化應泛甬江歴長汀若由

湖東以入萬山錯互反爲迂道而行亦甚艱意者山越

爲梗故取閒路以出賊之不意未可知也夫以大軍往

來所過繹騷乃居民不以爲苦反志遺愛焉而歴世廟

食其亦賢矣乃數十年以來有妄指爲祀晉公者不知

何所據依晉公於吾郷無涉歴不應得祠當以府君爲

是於是祠下父老懼其流傳日遠遂爲非奉之祀乃乞


予爲碑以紀之府君濟源人也其官由常州刺史遷葢

以進奉得之故唐史多貶詞然其定亂之功則有不可


没者更爲之銘其詞曰

神之來兮東湖東前挾矟兮後持弓猶有當年甲胄容


越鄒溪兮度管江甘棠夾道兮被神幢蕭蕭鳴馬絕吠

尨廟門兮嵯峨靖山越兮晏海波迎神之曲當凱歌


  増定廣德湖白鶴廟祀典碑

吾郷城外水利資於三湖小江湖廣德湖在西錢湖在


東小江湖之爲功雖由於王長官之堰而其湖道則固

天作地成綿延至鏡川二十餘里非若廣德湖錢湖之

開自人力也故歴久尚易支廣德湖三面平坦隄防尢

難故卒爲樓异所塞錢湖之欲塞者多矣僅而得存今

不旱則已旱則東管尚恃錢湖以無恐而西管必失穫

小人苟且以圖一切之利其害無窮如此湖口有望春

白鶴二山當湖未塞卽山爲廟一以祀神之主斯湖者

卽望春之靈波廟是也一以祀守令之有功於斯湖者

卽舒信道詩所云人指白鶴祠殷勤竊有請衣冠儼羣

公一一畫眞鯁斯人豈可作庶用薦遺秉是也塞湖以

來靈波之廟尚無恙而羣公香火則僅存一椽矣嗚呼

愚民知有田可種之利而不知其害羣公當日之功今

已澌滅則民之忘其祀也固宜甚至豐惠有額蓬萊有

觀塞湖者反世享焉王正巳之強辨況逵之記寧有念

及前人之良法者夫湖之不可復也亦明矣然吾以爲

湖雖不可復而廟必不可絕何也葢神祇之享廟食固

有因其功長存而世世祀之者亦有其功止一時而卒

莫之廢者羣公之有功於湖民實足左右夫靈波之神

其不當因樓异而斬祀也明矣況其英爽不與湖俱澌

滅則未必不爲湖民庇也故議重新其廟增定而列祀

之湖興於魏晉之閒其始事者無攷矣可攷自唐大歴

中吳府君謙鄞令儲侯仙舟貞元閒有任府君侗大中

閒已有謀廢湖者持之者爲李府君敬方時奉使來驗

不撓民以趨利者爲御史李公後素五代時大増湖塘

者有節度使錢康憲公𢎞億宋淳化閒釐正湖界者有

邱府君崇元已而有蘓府君耆天禧閒增湖塘湖隄淸

湖界者有李府君夷庚景祐閒又有請廢湖者持之者

爲李府君照奉使來驗不撓民以趨利者爲從事郞張

公大有康定閒治湖者有主簿曾君公望慶歴閒則王

荆文公安石熙寧閒有張侯珣望春白鶴之祠卽張侯

所建也元祐中有馬府君珫又有虞侯大寧段侯藻已

而復有請廢湖者持之者爲葉府君棣未幾而樓异至

矣惟吳府君於故九里堰旁有專祠至今尚存南渡而


後力請復湖者則李莊𥳑公光雖非吾鄕守令吾亦并

請以祀之嗚呼前輩於樓异之廟祀欲毁之者多矣方


湖上之祀异也卽在靈波廟中其後始別建今吾增定

白鶴之祠則其當毁更可知也抑將使今之爲民牧者

瞿然知遺愛之所在雖其陳跡已亡而尚有思而報之

者則彼欲廢東錢湖而田之其亦可以返矣湖之塞也

西管之田遠資小江湖之水雖不能遍及然庶幾焉而

今不治已甚洪水三壩僅存其一不問水旱溪流入江

者十之七梅梁淤入沙中不可復見不知是誰之責也

吾之爲是舉也抑將使今之爲民牧者瞿然知遺愛之


所在雖不能使廣德湖之復興或不至坐視小江湖之

廢而莫之救將廣德湖尚可波及焉則是祀也其可以


謂之無補哉靈波廟神葢舊時湖中之龍居於山下者


也舒信道謂湖中時嘗有光采如海市者其龍之靈歟


桑田旣變神物亦去然其英爽則猶有存者成化府志


妄引里俗之言以爲齊梁閒人僞造姓氏以實之則慢


神之尢者爰附正之於麗牲之石


 吾郷水利報功之祀惟廣德湖上二祠最爲詳協至

 若小江湖專祀王侯東錢湖專祀陸李二公其實後

 來守令有功者不應槩置小江湖則吳越錢康憲公

 𢎞億宋監船唐君意虞侯大寧秦府君棣陳府君塏

 判府吳正肅公濳元阮侯申之明沈侯繼美魏府君

 復琦沈侯猶龍里人則宋張簽幕必強龔宣議行修

 魏泉使峴王尚書應麟安吏部劉元潘敎官某皆應

 配享遺德廟者東錢湖則王荆文公安石主簿呂君

 獻之張府君津魏王愷姚侯枱程府君覃胡府君榘

 陳府君愷元縣尉王君世英明黃侯仁山寇府君天

 敘沈侯猶龍里人則先侍郞先宮詹董戸部守諭陸

 副使宇𤐣皆應配享嘉澤廟者至於城中雙湖始自

 唐王侯君照其旣如吳越錢康憲公宋李府君夷庚


 錢府君公輔劉府君俶虞侯大寧唐監船意劉府君

 珵張府君津判府吳正肅公明張侯伯鯨城中萬戸

 資以得生尢不可以無報也今但於水則亭祀正肅


 亦未盡

  射龍將軍廟碑

定海桃渚之濱有射龍將軍廟焉將軍之神寧波衞指

揮萬公文也將軍以永樂十有五年率舟師逐倭寇戰

於桃渚大捷明年六月出哨𧰼山之鋸門夜見雙燈遠

至熊熊閃閃以爲寇也遽發勁弩落其一炬俄而黑風


大作一軍盡覆將軍溺焉乃知其爲龍也將軍時年二


十有二先是萬氏自將軍王父以佐命死滁陽其父死

遜國其兄死交趾三世皆以死勤事招魂葬於西山至


是以將軍衣冠祔焉桃渚居民遂稱爲射龍將軍而立


之廟夫龍之爲物至靈也其嘘雲降雨大造之元氣憑

焉然而其質出於血肉之精則尚未離乎物於是人得

而豢之亦卽使人得而醢之而掀天揭地之能事有時


而困吾聞之海上人以爲龍旣落其目忽變相爲人就


醫醫家爲之傅藥稍愈適其女從戸隙窺之則傫然鱗

蟲也驚呼其父而龍自是不復至目亦竟不療又言龍

旣病目嘗直入東錢湖深處養疴雖其言誕不足信然

大造之變化無所不有姑存之而不論焉可也然則將

軍之廟食其何以安是龍曰不然夫龍之宅於海口天

帝將使之彈壓鯨鯢以靖海波者也將軍之誤中於龍

亦以生靈故耳則龍雖創巨痛深事定之後必能諒將

軍衞民之心出於無他而將軍殁爲明神徒御之往來

自有與龍解釋舊怨以公誼相平者相與左提右挈佑

兹東海吾言葢決之於理而不妄也古之善射者曰射

日曰射石曰射潮而將軍以射龍參之其技亦神矣哉

  竹洲晏尚書廟碑

吾郷六縣世家右姓其爲南宋寓公之後甚多葢山海

之閒足以避地而其時又近行都爲畿輔也吏部尚書

晏公敦復亦當時寓公之一尚書晩年以忤權臣悒悒

而死太夫人尚在堂汪莊靖之父太府公時時周卹其

窮語在史丞相所作太府行狀今吾郷不聞有晏氏葢

其後卒歸西江惟慈水三峰浮圖中尚存尚書所作石

碑則大賢流落之毫芒也吾郷宋元諸舊志登載漏畧

其中更有不可解者如中興執政王次翁可謂下流所

歸而反爲之立大傳顧於尚書則闕焉不亦拂人之性

也耶夫大賢踪跡所至其山川亦爲生色葢其所存者

神故其所過者化其化不泯則其神長畱名德如尚書

百世之斗杓也苟表章而出之豈不足以廉頑而立懦

哉今世俗所稱晏公廟者最多乃道家之祀也赤章青

詞殊爲可惡吾郷湖上之竹洲亦有之竹洲葢嘗歸於

先宮詹公欲去之而未果尋易主矣今復歸於予予乃

改以爲尚書之祠而率後進之士薦㵎毛焉東望爲友

恭堂之故址卽太府所居也太府亦以忤權臣被斥葢

尚書之同志湖光明瑟先正之魂魄相與招邀過之薑

桂之風裁旁皇乎其可接焉

  大金夫人廟碑銘

今東越人盛傳所云大金娘娘之祀里俗凡以巾幗成

神者卽呼之曰娘娘葢前督師孫公碩膚部將都督章

公欽臣之夫人金氏予故改稱之曰大金夫人而其爲

之碑也則以友人陶變之請初孫公於改步之際思爲

卽墨之守駐師江干與同里熊公汝霖寧之錢公肅樂

沈公宸荃及觀察巡也于公穎稱五家軍都督卽侍郞

正宸之宗也而在孫軍孫公欲以火攻下錢唐故有別

營司火攻事而以都督領之已而江上破都督散軍亡

命其後卒以起應山寨軍敗見執死之夫人例應没入

旗下將發遣夫人慢罵不屈問官始恐之以斬再恐之

以磔夫人曰死則死耳吾不可辱問官大怒竟磔之而

行刑者見夫人饒姿色不無䙝語夫人罵愈甚刑畢而

其人暴死夫人遂時時降神東越居民尸祝之余禮部

若水爲之𫝊王詹事遂東之女玉映爲之詩吾聞都督


被執時問官憐其忠也欲令巽詞求免而已爲之道地


都督亦思畱身有爲將從問官之意而夫人力爭之遂

死嗚呼都督良非愛死者而畱身有爲之說常足以誤

人此張中丞所以戒南八也夫人之見卓矣顧都督之


問官仁人之有心者也夫人之問官則天下之妄人耳

然都督之問官識者或憂其誤志士於一簣而夫人之

問官適以成其烈斯則天之所以有待而愈顯也更爲

之詩當迎神之歌其詩曰

越水湯湯曹江之瀨兮越山峩峩南鎭之寨兮孝娥死

家烈婦死國兮孝娥死於波臣而烈婦死磔兮二千年

來遥輝映兮女星之墟芒寒色正兮孝娥烈婦廟貌相

望兮祇慙黃絹莫能相尚兮



鮚埼亭集外編卷十三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