鶴山先生大全文集 (四部叢刊本)/文集五十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文集五十七 鶴山先生大全文集 文集五十八
宋 魏了翁撰 景烏程劉氏嘉業堂藏宋刊本
文集五十九

重校鶴山先生大全文集卷之五十八

 字說

  髙不器字說

吾兄髙瞻叔冠其子斯道字之曰不器而屬余發其

義夫道與器固有形而上下之辨實則未嘗相離也

而學記乃曰大道不器則道器容有可離邪隂陽盪

摩而五行異質四時異氣此形而下者也而無聲無

臭所以爲聚散屈信之始則形而上者固豈得而離乎

此其在人也得乎天之理以爲性則形而上者也得乎天

之氣以爲生則形而下者也性根乎理爲仁義禮知則

無有不善氣聚成形有隂陽剛柔之偏則於是乃

有善不善形焉爲嚴毅爲幹固者剛也爲矯訐爲

疆𭧂亦剛也爲巽順爲慈惠者柔也爲懦弱爲佞邪

亦柔也彼剛柔而不善殆沽濫苦窳之器無所用之也夫

其善者乃猶未免於可器焉然則雖夷吾之治子貢

之逹而其用有窮與其充之以至於不可器也充之柰

何凡囿於氣質而不知返諸徳性安於功利而不知本於

道𧨏玩於文采而不知約於義理凡此者豈但可器而巳

中庸之末凡八引詩自衣錦尚綗不愧屋漏充之至於

無倫擬無聲臭而後爲篤恭之極功斯道年少初學雖

未可驟語以此然聖賢之學先後本末如此斯道所當

知之以爲入德進道之序期無負吾兄冠字之意云

   髙不妄字說

兄子髙斯得夲名斯信故吾兄字之曰不妄言斯之

未能信則不敢妄謂自信也寶慶元年更名斯得

𥙷愽士弟子貟紹定二年舉進士甲科授文林郎利

州觀察推官過我于靖一日從容問予曰夫名以制義

字以配名今更名則夫字也改諸巳乎予曰㓜名冠字

所以共天命而視父志由周以來未之有改也春秋二

百四十二年諸侯大夫之更名者僅有楚二君趙鞅

夫皆有爲而然外此則雖臣同於君亦不之避乃(⿱艹石)

字之有改則又所罕見如叔向而又云叔譽子産而又

云子羙此莫可攷雖然攷諸義而恊雖母改焉可也

且合乾震而爲无妄乾之剛自外來而爲震之主於

内𥘉九實當之其爻曰无妄徃𠮷其象曰无妄之

徃得志也夫以陽變隂以剛立柔以實主虚以天

用人此純乎天地之動至誠而不妄者也是惟不動

動則得其所願故程氏傳曰誠之於物無不能動以

之脩身則身正以之治事則得其理以之臨人則人

感而化無所徃而不得其志也嗚呼(⿱艹石)是者使有一

毫之妄疇爾邪楊子雲謂處仁宅由義路正禮服

明知燭執信符君子不動動斯得矣亦此意之推

然而無妄之繇彖爻象更相發明自一卦之號而言則徃

乃有妄故曰無妄之徃何之矣自六爻之主而言則以

无妄之道而動故曰徃𠮷而得志别文申義兄以貫動

静之幾微發誠明之分際其示學者復性之要閎逺

而切近不(⿱艹石)子雲之混而無别也斯得歸試以白其

大人相與審訶焉

   虞退夫字說

雝國虞兟親迎于靖問奚字曰昔者名玆吾伯父

字以義夫迨㪅今名則仍故字也每惟古人名字未

甞不相覆盍爲我昜之予請易以𨓆夫𨓆夫請其

義予曰先之爲字從之從人今曰二先則有二人並進之

象故字書釋之曰進而衛氏元包於蹇於鼎皆有

是義夫樂於進而戚於退者人之常情也而不知天下

之理一進一𨓆實相爲用焉以八卦言之坤生震之一

陽則𨓆者進乾生巽之一隂則進者退故易中凡

言進𨓆者必巽體而大壯上六則震震巽之反也此

進𨓆之相爲用者也然以一歳言之自冬之中及春

之分此陽進之半也於是火出於卯南而農事起至

于夏至則極矣火昏中而暑𨓆𨓆則陽化爲柔而

成萬物自夏之中及秋之分此隂進之半也於是火伏

於酉北而農功畢至于冬至則極矣火旦中而寒𨓆

𨓆則隂變爲剛而生萬物推此則天地之功用皆起

於𨓆蓋不退則無以爲進而銳於進焉祗所以爲𨓆

耳𨓆夫曰隂陽剛柔之大分吾旣得而聞命矣其在

人焉何如其爲力也曰志與血氣相爲進𨓆義理

與物欲相爲進𨓆今夫忿山慾澤趨者成市而能柅

車曵輪視之如仇名場利區張𬒮成雲而能回慮郤

顧棄之如遺人見其𨓆然(⿱艹石)無能吾見其進而未巳

也不寜維是夜之漏刻常𨓆五啇以禆於晝是退

者常少而進者常多也陽化爲柔則日銷月鑠隂

變爲剛則旦異夕殊是𨓆者用半而進者用全也使

人之於血氣於物欲茍有决然勇退之意則日銷月

鑠於彼而志也義也巳旦異夕殊於此是又不止相

爲進𨓆而巳耳𨓆夫舎然曰敢不敬事斯語乃次第

其說以予之

    李季相字說

嘉定十五年子被命造朝道武昌眉山李公制梱上

㳺修通家之好見其二子而謂子曰鏐未之字也予

曰名受之父母字受之賔予何足以知此蓋鏐金

之羙者乃爲公賦棫樸之亂公曰冝以相字之後

數年予以言事遷靖馮君去疾以字說𭔃予亦

旣識其事發其義矣又數年予歸自靖季相擕馮

說過予曰願爲我申之予毎疑相之爲質未有所本

而毛鄭以來相承爲然意者天道流行各正性命則

純壹不貳者也隂陽之交鬼神之會則得於氣感者

乃有昏明粹駮之異旣云氣感則於是有相之名蓋相

近於質而不同質以形言相以氣言渉於氣形則於

是聖而罔念則爲狂矣愚而百倍其能則爲明矣

今公之所以字其子則曰此金玉之相也季相膺是

字而味是訓也其必思金玉其身去其昏且駮而

就其明且粹矣欲明且粹其必由學乎學所以明

内外輕重之辯也學則知是身之至貴而人之爵

人之執也凡儻來而可去者一毫不我加也學則知

理義之眞樂而人之文繡人之膏梁凢不義而

得非道而求者皆非安且吉也季相其能審乎

此則爲無負乃翁之訓因其歸也書以贈之

    楊志南字說

楊楚望名其子應巳字以志南過予里居曰子爲我

述其義予嘗讀毛氏詩如似續妣祖毛氏訓似爲

嗣此一變也而鄭氏讀如巳午之巳謂巳成其宗廟

孔氏釋之曰謂廟當巳地此二變也孔氏又引於穆不

巳以證巳午之巳蓋毛公甞謂孟軻氏之昆弟曰仲子

學詩於子思又學於軻而讀爲於穆不似則是子思

孟子時巳與巳通子考之漢志亦曰巳成於巳然則

不惟似嗣一訓而又與巳巳名四而實一又其文象

蛇不知丗所謂相屬者始於何時而制字之始巳有

之此又所未喻也故乆不能措一詞而楚望遣應巳

來言于瀘俾從今讀爲說予告之曰陽氣之生始

於子終於巳巳居六陽之極極而不變則窮故進位

手南而隂陽相錯萬物相見然後文明之化成故以正

歳言之物之始生蒼龍在寅朱鳥在巳自餘五位

亦皆隨天而改而推其致用則蒼龍自卯以後火

見而民出火朱鳥自午而後隂交而物見離餘位

皆然而天地之運屈信盪摩靡有終極然則以

爲巳乃所以爲不巳也易象曰天行徤君子以自強

不息嗚呼天地四方君子之所有事也而可以斯須

巳乎志南勉之以荅揚而父之訓

    史之椅之樟字說

嘉定二年春余適丹稜史伯學二子䄂文以過余

詞采雋明嚮趨近正余固期之後三年余又過其

里二子又辱臨焉進而與之語則曰今願竊有請

也兄弟初名竒章所爲從立者盖摘諸先訓少長

而吾父又欲託諸椅桐豫樟之義字各從木曰之椅

曰之樟命之名乆矣而未有以字也昔者巳巳之㑹嘗

受察於子焉敢惟昔也請余曰冠而字成人之道也

先儒謂貴其所以爲成人而不敢名故命以字春

秋二百四十二年間字而不名者十有二人而己字烏

可易也而以屬諸余何哉二子固以請則字椅曰

有儀樟曰有本而爲之說曰其桐其椅其實離

離豈弟君子莫不令儀詩人之歌湛露也楓柙

豫樟栟櫚枸榔擢本千㝷垂䕃萬畒詞人之賦呉

都也椅桐美才也其質厚故其實蕃亦猶豈弟

君子徳盛仁熟故蔚然有儀之可象耳豫樟亦

美木也其本大故其䕃廣本之則無且不能芘其

身尚垂䕃云乎哉二者雖其立言之各有攸託然

合而翫之其旨則一是以古之君子不願乎其外思

天之所以予我者而篤信自脩純體實踐逮其眞

積力乆也則睟於面盎於背莫不有威儀之則岀

乎身加乎民莫不有夲末之序二子其歸而求之謹

其所修内美者故能有儀䕃廣者由其有夲皆

非可幸而致襲而取也二子於余旣一再見矣余知

子審矣其自今再見子則冀子之有以不墜吾言也

   戴立夲字仁夫說

𬒳命南遷渉綏寜境戴令翿見其子立夲

問奚字曰仁夫明年令满戍之靖請辭仁夫侍側

謁余字義余語之曰學之道莫大於求仁仁本我

有而惡乎求之孩提之童無不知愛其親也及其

長也無不知敬其兄也是理也至切至近而人由之

不知也有子即人所共知者而還以示之曰君子務

夲夲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爲仁之本與其示人

可謂切近釋者曰先能事父兄然後仁道可大成程

子慮不逹者誤謂孝弟乃仁之夲又疑孝弟與仁

異體也則蔽之曰孝弟是仁之一事謂行仁自孝

弟始其義滋益曉然嗚呼仁夫其無以他求其亦

内反諸心凡家庭屋漏之隱日用飲食之近隨事

而著皆是物也是本旣立矣日引月長其油然而

生也庸可巳乎書曰宅心知訓爲至仁夫其尚懋

敬哉

重校鶴山先生大全集五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