鹽鐵論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録 鹽鐵論 卷第一
漢 桓寬 撰 景長沙葉氏觀古堂藏明刊本
卷第二

鹽鐡論卷第一

           漢桓  寛  撰

 本議第一  力耕第二  通有第三

 錯幣第四  禁耕第五  復古第六

   本議第一

始元六年有詔書使丞相御史與所舉賢良

文學語問民間所疾苦文學對曰竊聞治人之

道防淫佚之原廣道德之端抑末利而開仁義

毋示以利然後敎化可興而風俗可移也今郡

國有鹽鐡酒𣙜均輸與民争利散敦厚之樸成

貪鄙之化是以百姓就本者寡趨末者衆夫文

繁則質衰末盛則本𧇾末修則民淫本修則民

慤民慤則財用足民侈則饑寒生願罷鹽鐡酒

𣙜均輸所以進本退末廣利農業便也大夫曰

匈奴背叛不臣數爲冦𭧂於邉鄙備之則勞中

國之士不備則侵盜不止先帝哀邉人之乆患

苦爲虜所係𫉬也故修障塞飭烽燧屯戍以備

之邉用度不足故興鹽鐡設酒𣙜置均輸蕃貨

長財以佐助邉費今議者欲罷之内空府庫之

藏外乏執備之用使備塞乗城之士饑寒於邉

將何以贍之罷之不便也文學曰孔子曰有國

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貧而患不安故

天子不言多少諸侯不言利害大夫不言得喪

畜仁義以風之廣德行以懷之是以近者親附

而遠者悅服故善克者不戰善戰者不師善師

者不陣修之於廟堂而折衝還師王者行仁政

無敵於天下惡用費哉大夫曰匈奴桀𭶑擅恣

入塞犯厲中國殺伐郡縣朔方都尉甚悖逆不

𮜿冝誅討之日乆矣陛下埀大惠哀元元之未

贍不忍𭧂士大夫於原野縱然被堅執銳有北

靣復匈奴之志又欲罷鹽鐡均輸憂邉用損武

略無憂邉之心於其義未便也文學曰古者貴

以德而賤用兵孔子曰逺人不服則修文德以

來之旣來之則安之今廢道德而任兵革興師

而伐之屯戍而備之𭧂兵露師以支乆長轉輸

糧食無巳使邉境之士饑寒於外百姓勞苦於

内立鹽鐡始張利官以給之非長䇿也故以罷

之爲便也大夫曰古之立國家者開本末之途

通有無之用市朝以一其求致士民聚萬貨農

商工師各得所欲交易而退易曰通其變使民

不倦故工不出則農用乖商不出則寶貨絕農

用乏則榖不殖寶貨絕則財用匱故鹽鐡均輸

所以通委財而調緩急罷之不便也文學曰夫

𨗳民以德則民歸厚示民以利則民俗薄俗薄

則背義而趨利趨利則百姓交於道而接於市

老子曰貧國若有餘非多財也嗜慾衆而民躁

也是以王者崇本退末以禮義防民欲實菽粟

貨財市商不通無用之物工不作無用之器故

商所以通鬱滯工所以備器械非治國之本務

也大夫曰管子云國有沃野之饒而民不足於

食者器械不備也有山海之貨而民不足於財

者商工不備也隴蜀之丹漆旄羽荆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皮革

骨𧰼江南之柟梓竹箭燕齊之魚鹽𣃼裘兖豫

之漆絲絺紵養生送終之具也待商而通待工

而成故聖人作爲舟檝之用以通川谷服牛駕

馬以逹陵陸致逺窮深所以交庻物而便百姓

是以先帝建鐡官以贍農用開均輸以足民財

鹽鐡均輸萬民所戴仰而取給者罷之不便也

文學曰國有沃野之饒而民不足於食者工商

盛而本業荒也有山海之貨而民不足於財者

不務民用而淫巧衆也故川源不能實漏巵山

海不能贍溪壑是以盤庚萃居舜藏黃金高帝

禁商賈不得仕宦所以遏貪鄙之俗而醇至誠

之風也排困市井防塞利門而民猶爲非也况

上之爲利乎傳曰諸侯好利則大夫鄙大夫鄙

則士貪士貪則庻人盜是開利孔爲民罪梯也

大夫曰往者郡國諸侯各以其物貢輸往來煩

雜物多苦惡或不償其費故郡置輸官以相給

運而便遠方之貢故曰均輸開委府于京以籠

貨物賤即買貴即賣是以縣官不失實商賈無

所貿利故曰平凖平凖則民不失職均輸則民

齊勞逸故平凖均輸所以平萬物而便百姓非

開利孔爲民罪梯者也文學曰古者之賦稅於

民也因其所工不求所拙農人納其𫉬女工効

其功今釋其所有責其所無百姓賤賣貨物以

便上求間者郡國或令民作布絮吏留難與之

爲市吏之所入非獨齊陶之縑蜀漢之布也亦

民間之所爲耳行姦賣乎農民重苦女工再稅

未見輸之均也縣官猥發闔門擅市則萬物並

收萬物並收則物騰躍騰躍則商賈侔利自市

則吏容姦豪而富商積貨儲物以待其急輕賈

姦吏收賤以取貴未見凖之平也盖古之均輸

所以齊勞逸而便貢輸非以爲利而賈萬物也

   力耕第二

大夫曰王者塞天財禁關市執凖守時以輕重

御民豐年歲登則儲積以備乏絕凶年惡歲則

行幣物流有餘而調不足也昔禹水湯旱百姓

匱乏或相假以接衣食禹以歴山之金湯以嚴

山之銅鑄幣以贈其民而天下稱仁往者財用

不足戰士或不得禄而山東被災齊趙大饑頼

均輸之蓄倉廩之積戰士以奉饑民以賑故均

輸之物府庫之財非所以賈萬民而專奉兵師

之用亦所以賑困乏而備水旱之災也文學曰

古者十一而稅澤梁以時入而無禁𥠖民咸被

南畝而不失其務故三年耕而餘一年之蓄九

年耕有三年之蓄此禹湯所以備水旱而安百

姓也草萊不闢田疇不治雖擅山海之財通百

味之利猶不能贍也是以古者尚力務本而種

樹繁躬耕趣時而衣食足雖累凶年而人不病

也故衣食者民之本稼穡者民之務也二者修

則國富而民安也詩云百室盈止婦子寜止也

大夫曰賢聖治家非一室富國非一道昔管仲

以權譎霸而范氏以强大亡使治家養生必於

農則舜不甄陶而伊尹不爲庖故善爲國者天

下之下我高天下之輕我重以末易其本以虚

蕩其實今山澤之財均輸之藏所以御輕重而

役諸侯也汝漢之金纎微之貢所以誘外國而

釣羗胡之寶也夫中國一端之縵得匈奴累金

之物而損敵國之用是以驘驢馲駞衘尾入塞

驒騱騵馬盡爲我畜鼲鼦狐貉采旃文罽充於

内府而璧玉珊瑚瑠璃咸爲國之寶是則外國

之物内流而利不外泄也異物内流則國用饒

利不外泄則民用給矣詩曰百室盈止婦子寜

止文學曰古者商通物而不豫工致牢而不僞

故君子耕稼田魚其實一也商則長詐工則飾

罵内懷闚𨵦而心不怍是以薄夫欺而敦夫薄

昔桀女樂充宫室文繡衣裳故伊尹高逝遊薄

而女樂終廢其國今驘驢之用不中牛馬之功

鼲鼦旃罽不益錦綈之實美玉珊瑚出於昆山

珠璣犀𧰼出於桂林此距漢萬有餘里計耕桑

之功資財之費是一物而售百倍其價一也一

揖而中萬鍾之粟也夫上好珍怪則淫服下流

貴遠方之物則貨財外充是以王者不珍無用

以節其民不愛其貨以富其國故理民之道在

於節用尚本分土井田而巳大夫曰自京師東

西南北歴山川經郡國諸殷富大都無非街衢

五通商賈之所臻萬物之所殖者故聖人因天

時智者因地財上士取諸人中士勞其形長沮

桀溺無百金之積蹠蹻之徒無猗頓之富宛周

齊魯商偏天下故乃賈之富或累萬金追利乗

羡之所致也富國何必用本農足民何必井田

也文學曰洪水滔天而有禹之績河水泛濫而

有宣房之功商紂𭧂虐而有孟津之謀天下煩

擾而有乗羨之富夫上古至治民樸而貴本安

愉而寡求當此之時道路罕行市朝生草故耕

不强者無以充虚織不强者無以掩形雖有湊

會之要陶室之術無所施其巧自古及今不施

而得報不勞而有功者未之有也

   通有第三

大夫曰燕之涿薊趙之邯鄲魏之温軹韓之滎

陽齊之臨淄楚之宛丘鄭之陽翟三川之二周

富冠海内皆爲天下名都非有助之耕其野而

田其地者也居五諸侯之衢跨街衝之路也故

物豐者民衍宅近市者家富富在術數不在勞

身利在勢居不在力耕也文學曰荆陽南有桂

林之饒内有江湖之利左陵陽之金右蜀漢之

材伐木而樹榖燔萊而播粟火耕而水耨地廣

而饒財然後啙啙舊作鮆窳偷生好衣甘食雖白屋

草廬歌謳鼓琴日給月单朝歌暮戚趙中山帶

大河纂四通神衢當天下之蹊商賈錯於路諸

侯交於道然民淫好末侈靡而不務本田疇不

修男女矜飾家無斗筲鳴琴在室是以楚趙之

民均貧而寡冨宋衞韓梁好本稼穡編戸齊民

無不家衍人給故利在自惜不在勢居街衢富

在儉力趣時不在歲司羽鳩也大夫曰五行東

方木而丹章有金銅之山南方火而交址有大

海之川西方金而蜀隴有名材之林北方水而

幽都有積沙之地此天地所以均有無而通萬

物也今吳越之竹隋唐之材不可勝用而曹衞

梁宋采棺轉尸江湖之魚萊黃之鮐不可勝食

而鄒魯周韓藜藿𬞞食天地之利無不贍而山

海之貨無不富也然百姓匱乏財用不足多寡

不調而天下財不散也文學曰古者采椽不斵

茅屋不翦衣布褐飯土硎鑄金爲鉏埏埴爲器

工不造竒巧世不寶不可衣食之物各安其居

樂其俗甘其食便其器是以遠方之物不交而

昆山之玉不至今世俗壞而競於淫靡女極纎

㣲工極技巧雕素樸而尚珍怪鑚山石而求金

銀没深淵求珠璣設機䧟求犀𧰼張網羅求翡

翠求蠻貉之物以眩中國徙卭筰之貨致之東

海交萬里之財曠日費功無益於用是以褐夫

匹婦勞罷力屈而衣食不足也故王者禁溢利

節漏費溢利禁則反本漏費節則民用給是以

生無乏資死無轉尸也大夫曰古者宫室有度

輿服以庸采椽茅茨非先王之制也君子節奢

刺儉儉則固昔孫叔敖相楚妻不衣帛馬不秣

粟孔子曰不可大儉極下此蟋蟀所爲作也管

子曰不飾宫室則材木不可勝用不充庖厨則

禽獸不損其壽無味利則本業所出無黼黻則

女工不施故工商梓匠邦國之用器械之備也

自古有之非獨於此弦高飯牛於周五羖賃車

入秦公輸子以䂓矩歐冶以鎔鑄語曰百工居

肆以成其事農商交易以利本末山居澤處蓬

蒿墝埆財物流通有以均之是以多者不獨衍

少者不獨饉(⿱艹石)各居其處食其食則是橘柚不

鬻朐鹵之鹽不出旃罽不市而吳唐之財不用

也文學曰孟子云不違農時榖不可勝食蠶

以時布帛不可勝衣也斧斤以時入材木不可

勝用田漁以時魚肉不可勝食(⿱艹石)則飾宫室增

臺榭梓匠斵巨爲小以圓爲方上成雲氣下成

山林則材木不足用也男子去本爲末雖雕文

刻鏤以𧰼禽獸窮物究變則榖不足食也婦女

飾微治細以成文章極技盡巧則絲布不足衣

也庖宰烹殺胎𡖉𤋎炙齊和窮極五味則魚肉

不足食也當今世非患禽獸不損材木不勝患

僭侈之無窮也非患無旃罽橘柚患無狹廬糠

糟也

   錯幣第四

大夫曰交幣通施民事不及物有所并也計本

量委民有饑者榖有所藏也智者有百人之功

愚者不更本之事人君不調民有相妨之富也

此其所以或儲百年之餘或不厭糟糠也民大

富則不可以禄使也大疆則不可以威罰也非

散聚均利者不齊故人主積其食守其用制其

有餘調其不足禁溢羨厄利塗然後百姓可家

給人足也文學曰古者貴德而賤利重義而輕

財三王之時迭盛迭衰衰則扶之傾則定之是

以夏忠殷敬周文庠序之敎恭讓之禮粲然可

得而觀也及其後禮義弛崩風俗㓕息故自食

禄之君子違於義而競於財大小相吞激轉相

傾此所以或儲百年之餘或無以充虚蔽形也

古之仕者不穡田者不漁抱關擊柝皆有常秩

不得兼利盡物如此則愚智同功不相傾也詩

云彼有遺秉此有滯穗伊寡婦之利言不盡物

也大夫曰湯文繼衰漢興乗弊一質一文非苟

易常也俗弊家法非務變古也亦所以救失扶

衰也故敎與俗改弊與世易夏后以玄貝周人

以紫石後世或金錢刀布物極而衰終始之運

也故山澤無征則君臣同利刀幣無禁則姦貞

並行夫臣冨相侈下專利則相傾也文學曰古

者市朝而無刀幣各以其所有易無抱布貿絲

而巳後世即有龜貝金錢交施之也幣數變而

民滋僞夫救僞以質防失以禮湯文⿰糹⿱𢆶匹衰革法

易化而殷周道興漢初乗弊而不改易畜利變

幣欲以反本是猶以煎止燔以火止沸也上好

禮則民闇飾上好貨則下死利也大夫曰文帝

之時縱民得鑄錢冶鐡煑鹽吳王擅鄣海澤鄧

通專西山山東姧猾咸聚吳國秦雍漢蜀因鄧

氏吳鄧錢布天下故有鑄錢之禁禁禦之法立

而姧僞息姧僞息則民不期於妄得而各務其

職不反本何爲故統一則民不二也幣由上則

下不疑也文學曰往古幣衆財通而民樂其後

稍去舊幣更行白金龜龍民多巧新幣幣數易

而民益疑於是廢天下諸錢而專命水衝二官

作吏近侵利或不中式故有薄厚輕重農人不

習物𩔖比之信故疑新不知姦真商賈以美貿

惡以半易倍買則失實賣則失理其疑或滋益

甚夫鑄僞金錢以有法而錢之善惡無增損於

政擇錢則物稽滯而用人尤被其苦春秋曰算

不及蠻夷則不行故王者外不鄣海澤以便民

用内不禁刀幣以通民施

   禁耕第五

大夫曰家人有寶器尚凾匣而藏之况人主之

山海乎夫權利之處必在深山窮澤之中非豪

民不能通其利異時鹽鐡未籠布衣有朐邴朐

邴人吳王皆鹽鐡初議也君有吳王專山澤之

饒薄賦其民賑贍窮小以成私威私威積而逆節之

心作夫不蚤絶其源而憂其末(⿱艹石)決吕梁沛然

其所傷必多矣太公曰一家害百家百家害諸

侯諸侯害天下王法禁之今放民於權利罷鹽

鐡以資𭧂彊遂其貪心衆邪羣聚私門成黨則

强禦日以不制而并兼之徒姦形成也文學曰

民人藏於家諸侯藏於國天子藏於海内故民

人以垣墻爲藏閉天子以四海爲匣匱天子適

諸侯升自阼階諸侯納管鍵執䇿而聽命示莫

爲主也是以王者不畜聚下藏於民遠浮利務

民之義義禮立則民化上若是雖湯武生存於

世無所容其慮工商之事歐冶之任何姦之能

成三栢專魯六卿分晉不以鹽鐡故權利深者

不在山海在朝廷一家害百家在蕭墻而不在

朐邴也大夫曰山海有禁而民不傾貴賤有平

而民不疑縣官設衡立凖人從所欲雖使五尺

童子適市莫之能欺今罷去之則豪民擅其用

而專其利決市閭巷高下在口吻貴賤無常端

坐而民豪是以養强抑弱而藏於跖也疆養弱

抑則齊民消若衆穢之盛而害五榖一家害百

家不在朐邴如何也文學曰山海者財用之寳

也鐡器者農夫之死生也死生用則仇讐滅仇

讐滅則田野闢田野闢而五榖熟寳路開則百

姓贍而民用給民用給則國富國富而敎之以

禮則行道有讓而工商不相豫人懷敦樸以自

相接而莫相利夫秦楚燕齊士力不同剛柔異

𫝑巨小之用居局之宜黨殊俗易各有所便縣

官籠而一之則鐡器失其宜而農民失其便器

用不便則農夫罷於壄而草萊不辟草萊不辟

則民困乏故鹽冶之處大傲皆依山川近鐡炭

其𫝑咸遠而作劇郡中卒踐更者多不勘責取

庸代縣邑或以戸口賦鐡而賤平其凖良家以

道次發僦運鹽鐡煩費邑或以戸百姓病苦之

愚竊見一官之傷千里未覩其在朐邴也

   復古第六

大夫曰故扇水都尉彭祖寜歸言鹽鐡令品令

品甚明卒徒衣食縣官作鑄鐡器給用甚衆無

妨於民而吏或不良禁令不行故民煩苦之今

意總一鹽錢非獨爲利入也將以建本抑末離

朋黨禁淫侈絶并兼之路也古者名山大澤不

以封爲下之專利也山海之利廣澤之畜天下

之藏也皆宜屬少府陛下不私以屬大司農以

佐助百姓浮食豪民好欲擅山海之貨以致富

業役利細民故沮事議者衆鐡器兵刃天下之

大用也非衆庻所宜事也往者豪强大家得管

山海之利采鐡石鼔鑄煑鹽一家聚衆或至千

餘人大抵盡收放流人民也遠去鄕里棄墳墓

依𠋣大家聚深山窮澤之中成姦僞之業遂朋

黨之權其輕爲非亦大矣今自廣進賢之途練

擇守尉不待去鹽鐡而安民也文學曰扇水都

尉所言當時之利權一切之術也不可以乆行

而傳世此非明王所以君國子民之道也詩云

哀哉爲猶匪先民是程匪大猶是經雜邇言是

聽此詩人刺不通於王道而善爲權利者孝武

皇帝攘九夷平百越師旅數起糧食不足故立

田官置錢入榖射官救急贍不給今陛下繼大

功之勤養勞勌之民此用麋鬻之時公卿冝思

所以安集百姓致利除害輔明主以仁義修潤

洪業之道明主卽位以來六年于兹公卿無請

減除不急之官省罷機利之人人權縣太乆民

良望於上陛下宣聖德昭明光令郡國賢良文

學之士乗傳詣公車議五帝三王之道六藝之

風𠕋陳安危利害之分指意粲然今公卿辯議

未有所定此所謂守小節而遺大體抱小利而

忘大利者也大夫曰宇宙之内鷰雀不知天地

之高也坎井之鼃不知江海之大窮夫否婦不

知國家之慮負荷之商不知猗頓之富先帝計

外國之利料胡越之兵兵敵弱而易制用力少

而功大故因𫝑變以主四夷地濱山海以屬長

城北略河外開路匈奴之鄕功未卒善文王受

命伐崇作邑于豐武王繼之載尸以行破商擒

紂遂成王業曹沫棄三北之耻而復侵地管仲

負當世之累而立霸功故志大者遺小用權者

離俗有司思師望之計遂先帝之業志在絕胡

貉擒單于故未遑扣扄之義而録拘儒之論文

學曰鷰雀離巢宇而有鷹隼之憂坎井之鼃離

其居而有蛇䑕之患况翺翔千仞而㳺四海乎

其禍必大矣此李斯之所以折翼而趙高没淵

也聞文武受命伐不義以安諸侯大夫未聞弊

諸夏以役夷狄也昔秦常舉天下之力以事胡

越竭天下之財以奉其用然衆不能畢而以百

萬之師爲一夫之任此天下共聞也且數戰則

民勞乆師則兵弊此百姓所疾苦而拘儒之所

憂也



鹽鐡論卷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