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禍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感舊」以後(下) 黃禍
作者:魯迅
尤剛
1933年10月17日
本作品收錄於《准風月談
本篇最初發表於一九三三年十月二十日《申報·自由談》。

  現在的所謂「黃禍」,我們自己是在指黃河決口了,但三十年之前,並不如此。

  那時是解作黃色人種將要席捲歐洲的意思的,有些英雄聽到了這句話,恰如聽得被白人恭維為「睡獅」一樣,得意了好幾年,準備著去做歐洲的主子。

  不過「黃禍」這故事的來源,卻又和我們所幻想的不同,是出於德皇威廉的。他還畫了一幅圖,是一個羅馬裝束的武士,在抵禦著由東方西來的一個人,但那人並不是孔子,倒是佛陀,中國人實在是空歡喜。所以我們一面在做「黃禍」的夢,而有一個人在德國治下的青島所見的現實,卻是一個苦孩子弄髒了電柱,就被白色巡捕提著腳,像中國人的對付鴨子一樣,倒提而去了。

  現在希特拉的排斥非日耳曼民族思想,方法是和德皇一樣的。

  德皇的所謂「黃禍」,我們現在是不再夢想了,連「睡獅」也不再提起,「地大物博,人口眾多」,文章上也不很看見。倘是獅子,自誇怎樣肥大是不妨事的,但如果是一口豬或一匹羊,肥大倒不是好兆頭。我不知道我們自己覺得現在好像是什麼了?

  我們似乎不再想,也尋不出什麼「象徵」來,我們正在看海京伯的猛獸戲,賞鑒獅虎吃牛肉,聽說每天要吃一隻牛。我們佩服國聯的制裁日本,我們也看不起國聯的不能制裁日本;我們贊成軍縮的「保護和平」,我們也佩服希特拉的退出軍縮;我們怕別國要以中國作戰場,我們也憎惡非戰大會。我們似乎依然是「睡獅」。

  「黃禍」可以一轉而為「福」,醒了的獅子也會做戲的。當歐洲大戰時,我們有替人拚命的工人,青島被佔了,我們有可以倒提的孩子。

  但倘說,二十世紀的舞台上沒有我們的份,是不合理的。

十月十七日。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