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奴籲天錄/第三章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黑奴籲天錄
◀上一章 第三章 下一章▶


明日,意裡賽晨起梳掠,憑闌若有所思。背上有人以手拊之,意裡賽回眸一盼,瓠犀粲然,哲而治來也。意裡賽曰:「哲而治,若何來?亦知吾見爾而心有所怡乎?吾主母已他出,爾可至吾臥處恣談。」乃攜手入闥,顧哲而治曰:「胡為不省吾兒,且何憔悴至此?」時小海雷雙垂雛發,依倚意裡賽膝前。意裡賽摩撫兒發,以口親之。哲而治嘆曰:「吾匪特不能擴吾生路育此子,即吾之生路,亦將垂盡矣!」意裡賽應聲哭。哲而治曰:「爾哭,亦知吾心碎乎?吾第道不出耳。吾意甚念爾未嫁之先,尚有幾微生路。今吾私計,似萬難使爾母子聊生。天乎,奈何!」意裡賽且哭且語曰:「哲而治,爾胡作此傷心之語!爾我恩意,豈復窮期,乃必作此奇痛之言,以貽吾戚,何也?」哲而治曰:「爾言良是。」遂抱置小海雷於膝,詳視其面,而眼淚直濺小海雷頰上,顧意裡賽曰:「爾世間絕佳之女子,為吾目中所僅見。然此時甚望爾勿見我,我勿見爾,斯得矣。」意裡賽曰:「君言仍復怖人。」哲而治曰:「此時吾心若逾黃蘗,吾命賤同病畜。恨爾嫁吾後,毫無生趣,且過此以往,行且累爾,故甚願其死之速也。」意裡賽曰:「吾知爾近不為廠工矣,且主人遇汝酷,吾習知之。然爾當平理其氣,勿暴烈以戕生命。」哲而治曰:「吾堅忍已極,當主人勒歸時,未敢抗辯。即吾所有力值,亦一以奉主人,囊中不蓄一錢。主人猶不我直!」意裡賽曰:「君心原足自白,第勿更逢主人之怒。」哲而治怒曰:「是何物,尚為吾主人者!且彼何所憑恃而稱為吾主人?彼人,吾亦人,吾自度勝彼耳。吾自省所能,讀一書,制一器,思力均高於彼。是蓋我所自具之思力,非彼督責使然。吾至今未嘗享彼之賜,彼苟得主人分際,何為獸畜我耶!彼役吾,較役牛馬尤酷。若有隔生宿憾,令吾莫齒於人者!」意裡賽曰:「聞言,我心滋悸也。吾度爾悲忿如是,必將有流血之思。然流血之事,亦勿怪爾。特君亡,將焉置我母子?」哲而治曰:「吾每事裁抑,含忿而退。今事勢日逼,實無生人之理。血肉之軀,焉能終受此厄。吾每當罷役,少欲讀書作字,僅此亦不遂吾欲。吾初意勤懇任事,事訖或得餘閒。彼覷吾閒,又復授以苦役,必不許有蘇息之一時。彼時時詈吾,吾終不答。彼轉以為蓄毒不時發,是逼我以走險矣!」意裡賽曰:「奈何至是?」哲而治曰:「吾昨日掇地上巨石,載之笨車。彼兒突出鞭吾馬,馬受鞭騰踔,吾止以勿然,馬性難馴,防將蹄汝。弗聽,仍力鞭之。吾更言,則反鞭及吾背。吾急握其手,遂以足蹋我,且入告其父,謂吾不遜。彼父出而大怒曰:『爾知吾是爾主乎!』令以繩縛吾樹上,遣子楚榜吾身,其子果力鞭不止。」哲而治語至此,誓曰:「吾終復此仇耳!誰令彼作吾主人者!」意裡賽曰:「以吾之意,必以主人之禮事之,唯命是聽。」哲而治曰:「爾主人佳,可以此禮事之。且爾食爾衣,均主人之澤,吾則日困鞭棰之下,何能甘心為彼服役。吾終不受壓力矣!」意裡賽聞言益怖,自以相處日久,未見其如是躁烈者。哲而治曰:「若前日予我一小狗,吾謹飼之,意實引為同類。此狗亦馴,夜則睡吾榻,吾行則掉尾以從,似知憫吾所苦。一日吾方喂狗,遇主人出,彼斥吾日耗其食:『使黑奴人人均畜狗,則吾資耗不可止矣!』令以巨石系狗頸,沈諸河。」意裡賽曰:「爾亦聽主人之言,死此狗乎?」哲而治曰:「否,彼自為之。狗向吾哀鳴,意似求救。主人仍怒吾不手盡此狗,竟撻我百數。吾自念須令彼知吾非撻楚所能誠服者。彼若不知變計,仍肆淫威,則吾將行其所欲為矣。」意裡賽愈栗,顫聲言曰:「爾萬勿為此凶悖之事。上帝至公,必當救汝。」哲而治曰:「吾不更信上帝!吾苦,上帝安知之?」意裡賽曰:「吾主母嘗謂吾:人到苦惱不可解救時,必須歸心上帝,或有感應。」哲而治曰:「此語第當出之安樂窩中人耳!若處吾境地,當不知如何怨黷上帝!吾心非不向善,特天良為悲忿所壅,因而牿亡。爾尚未知吾被苦到幽隱處耳!」意裡賽曰:「主人近何狀?」哲而治曰:「彼甚悔吾得爾為婦,遷怒及爾。主人常謂吾之倔強,均爾指使,令從今以後,不當更履此地,逼吾另娶一人。其始特謂為恚怒語耳,昨日果命吾娶妙拿為婦,若不聲諾,便即鬻吾南部。」意裡賽驚曰:「爾我定情,是禮拜堂牧師為證,那可負約!」哲而治曰:「吾輩為奴,聽主人號令,安能據理自脫。所以吾甚不願爾之事我,又不願有此妙婉之小海雷也!彼小海雷到頭,亦與吾等耳。」意裡賽曰:「吾主人恩重,何由至此!」哲而治曰:「主寧能為鐵人乎?主人死,安保不售於他氏。矧小海雷慧黠如此,他售之期恐愈促,爾之傷心,無窮期矣。」意裡賽驟聞此語,忽憶昨日海留之言,心大慌擾。趨視小海雷,而小海雷正跨木馬之上。意裡賽喜,挾之以出,意將以海留之事告哲而治,恐益增悲懷,遂不果告。亦隱恃主母之仁愛,當不失所。哲而治起曰:「今別矣!」意裡賽曰:「行將安適?」哲而治曰:「赴坎拿大。若此行得當,當力脫爾於奴籍。汝主人佳,當無意外之變。吾行甚適。」意裡賽曰:「爾主人遣騎追躡奈何?」哲而治曰:「吾萬不落人手,脫不幸,有死而已!吾只有此二策:一在脫厄自由,一唯致死,更不為奴矣。」意裡賽曰:「君慎勿自裁!」哲而治曰:「彼若獲我,且殺我,何待自裁!」意裡賽曰:「君誠念我,既勿自殺,亦勿殺人。唯在逃中能自防衛,即仰托天主之庇。」哲而治曰:「吾歸必不動聲色,當私飭行事。吾有密友數人,必能做助,爾勿斤斤於懷。爾於一禮拜中若不得凶耗,則吾行已向坎拿大矣。吾逃後,爾須日日祈禱上帝,俾冥冥中庇我。上天憐爾義心,吾行或不被難。」遂執手別。是時二人對視移晷,默無一言,而淚落如線,蓋彼此均防無更見之期也。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奴籲天錄

本译文与其原文有分别的版权许可。译文版权状况仅适用于本版本。
原文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译文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6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24年逝世,在美国以及版权期限是作者终身加80年以下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国本地版权期限更长,但对外国外地作品应用较短期限规则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