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民要術/雜說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齊民要術序 齊民要術
雜說
卷第一 

夫治生之道,不仕則農;若昧於田疇,則多匱乏。只如稼穡之力,雖未逮於老農;規畫之間,竊自同於「后稷」。所爲之術,條列後行。

凡人家營田,須量己力,寧可少好,不可多惡。假如一具牛,總營得小畝三頃——據齊地大畝,一頃三十五畝也。每年一易,必莫頻種。其雜田地,卽是來年穀資。

欲善其事,先利其器。悅以使人,人忘其勞。且須調習器械,務令快利;秣飼牛畜,事須肥健;撫恤其人,常遣歡悅。

觀其地勢,乾濕得所,禾秋收了,先耕蕎麥地,次耕餘地。務遣深細,不得趁多。看乾濕,隨時蓋磨著切。見世人耕了,仰著土塊,並待孟春蓋,若冬乏水雪,連夏亢陽,徒道秋耕不堪下種。無問耕得多少,皆須旋蓋磨如法。

如一具牛,兩箇月秋耕,計得小畝三頃。經冬加料餵。至十二月內,卽須排比農具使足。一入正月初,未開陽氣上,卽更蓋所耕得地一徧。

凡田地中有良有薄者,卽須加糞糞之。

其踏糞法:凡人家秋收治田後,場上所有穰、穀𥢧等,並須收貯一處。每日布牛脚下,三寸厚;每平旦收聚堆積之;還依前布之,經宿卽堆聚。計經冬一具牛,踏成三十車糞。至十二月、正月之間,卽載糞糞地。計小畝畝別用五車,計糞得六畝。勻攤,耕,蓋著,未須轉起。

自地亢後,但所耕地,隨餉蓋之;待一段總轉了,卽橫蓋一徧。計正月、二月兩箇月,又轉一徧。

然後看地宜納粟:先種黑地、微帶下地,卽種糙種;然後種高壤白地。其白地,候寒食後榆莢盛時納種。以次種大豆、油麻等田。

然後轉所糞得地,耕五、六徧。每耕一徧,蓋兩徧,最後蓋三徧。還縱橫蓋之。候昏房、心中,下黍種無問。

穀,小畝一升下子,則稀穊得所。

候黍、粟苗未與壠齊,卽鋤一徧。黍經五日,更報鋤第二徧。候未蠶老畢,報鋤第三徧。如無力,卽止;如有餘力,秀後更鋤第四徧。油麻、大豆,並鋤兩徧止,亦不厭早鋤。穀,第一徧便科定,每科只留兩莖,更不得留多。每科相去一尺。兩壠頭空,務欲深細。第一徧鋤,未可全深;第二徧,唯深是求;第三徧,較淺於第二徧;第四徧較淺。

凡蕎麥,五月耕;經二十五日,草爛得轉;並種,耕三徧。立秋前後,皆十日內種之。假如耕地三徧,卽三重著子。下兩重子黑,上頭一重子白,皆是白汁,滿似如濃,卽須收刈之。但對梢相答鋪之,其白者日漸盡變爲黑,如此乃爲得所。若待上頭總黑,半已下黑子,盡總落矣。

其所糞種黍地,亦刈黍了,卽耕兩徧,熟蓋,下糠麥。至春,鋤三徧止。

凡種小麥地,以五月內耕一徧,看乾濕轉之,耕三徧爲度。亦秋社後卽種。至春,能鋤得兩徧最好。

凡種麻地,須耕五、六徧,倍蓋之。以夏至前十日下子。亦鋤兩徧。仍須用心細意抽拔全稠鬧細弱不堪留者,卽去却。

一切但依此法,除蟲災外,小小旱,不至全損。何者?緣蓋磨數多故也。又鋤耨以時。諺曰:「鋤頭三寸澤」,此之謂也。堯湯旱澇之年,則不敢保。雖然,此乃常式。古人云:「耕鋤不以水旱息功,必獲豐年之收。」

如去城郭近,務須多種瓜、菜、茄子等,且得供家,有餘出賣。只如十畝之地,灼然良沃者,選得五畝,二畝半種葱,二畝半種諸雜菜;似校平者種瓜、蘿蔔。其菜每至春二月內,選良沃地二畝熟,種葵、萵苣。作畦,栽蔓菁,收子。至五月、六月,拔諸菜先熟者,並須盛裹,亦收子訖。應空閑地種蔓菁、萵苣、蘿蔔等,看稀稠鋤其科。至七月六日、十四日,如有車牛,盡割賣之;如自無車牛,輸與人。卽取地種秋菜。

葱,四月種。蘿蔔及葵,六月種。蔓菁,七月種。芥,八月種。瓜,二月種;如擬種瓜四畝,留四月種,並鋤十徧。蔓菁、芥子,並鋤兩徧。葵、蘿蔔,鋤三徧。葱,但培鋤四徧。白豆、小豆,一時種,齊熟,且免摘角。但能依此方法,卽萬不失一。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