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樹庵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龍樹庵記
作者:錢謙益 明
本作品收錄於:《初學集/42

儒者文文起、姚孟長,吾郡之巋然者也。顧好從浮圖廣傳者遊。傳,太倉州沈氏子,學儒不成,去學賈;又不成,遂好學浮圖法,參雪浪、雲棲諸大和尚,棲止郡之華山寺。鳩集淨侶,翻閱大藏,披攘經營,若庀其家。未幾,華山有壤地之訟,僧徒驚怖欲散去,傳告哀於佛,去氏削髮,誓以死殉。凡三載,訟稍息,乃去而遊虎林、天目諸山,飯僧行腳,軌行堅苦。歸休於墓田丙舍,結廬以居,因斥之以事佛,齊眾所謂龍樹庵者也。吾觀佛之徒,其為說,以謂山河大地,一切如幻。而其身之所寄,瓦盂錫杖,一飯一宿,即五山十刹,亦比之於逆旅傳遞而已。然其人往往以塔廟為國土,以伽藍為金湯,而效死以守之,身可殺而不可奪,若傳者何其固也?今之為卿大夫者,身受國家疆圉之寄,而不難以戎索與虜。一旦喪師失地,日蹙國百里,拱手瞪目,彼此相顧視,所謂敗則死之,危則亡之者,其於浮圖何如也?夫浮圖之塔廟被四海,未嘗耑責任於一人,又非有高爵醲賞勸誘於前,嚴刑殊死警戒於後也。而浮圖之效死以衛塔廟者時有,而卿大夫視疆圉之事若奕棋然。豈佛能以禍福語傾天下,而國家之賞罰,顧不足徇與?抑亦佛之徒棄氏毀服,祝除髮毛,無妻子身名之絏羈,故其志桀然得信,而未可以責諸卿大夫與?嗚呼!此之不能而彼能焉,而又疾其能焉,而思以蓋之,曰彼浮屠也,彼之效死以居者,固慬而免於吾之廬者也。一旦有事,上不能謀,士弗能死,委而去之,國家之疆圉,曾不得比於浮圖之塔廟,而不以為恥也。

文起、孟長,儒者也,不斥浮圖而與之遊也宜。傳治龍樹庵既成,文起以書屬余曰:「庵未有記,傳具石請記,子其勿辭。」余為之記曰:「庵在吳城西白蓮涇南,右折半里許,老樹拒門,如虯龍攫,因以名庵。構十方堂以養老病,畜池水以放生,立普門塔以厝闍維四眾,而文起書《金剛經》刻於塔上。經始於萬曆某年,凡若干年,以潰於成。是為記。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