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虎鉛汞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龍虎鉛汞論
作者:蘇軾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東坡全集‎

人之所以生死,未有不自坎、離者。坎、離交則生,分則死,必然之首也。離為心,坎為腎,心之所然,未有不正,雖桀、跖亦然。其所以為桀、跖者,以內輕而外重。故常行其所不然者爾。腎強而溢,則有欲念,雖堯、顏亦然。其所以為堯、顏者,以內重而外輕。故常行其所然者耳。由此觀之,心之性法而正,腎之性淫而邪,水火之德,固如是也。子產曰:「火烈,人望而畏之。水弱,人狎而玩之。」達者未有不知此者也。龍水,汞也,精也,血也。出於腎,而肝藏之,坎之物也。虎火,鉛也,氣也,力也。出於心,而肺主之,離之物也。心動,則氣力隨之而作。腎溢,則精血隨之而流。如火之有煙,未有復反於薪者也。世之不學道。其龍常出於水,故龍飛而汞輕。其虎常出於火,故虎走而鉛枯。此生人之常理也。順此者死,逆此者仙。故真人之言曰:「順行則為人,逆行則為道。」又曰:「五行顛倒術,龍從火裏出。五行不順行,虎向水中生。」

有隱者教余曰:「人能正坐,暝目調息,握固心定,息微則徐閉之。(達磨胎息法,亦須閉。若如佛經,待其自止,恐卒不能到也。)雖無所念,而卓然精明,毅然剛烈,如火之不可犯,息極則小通之,微則復閉之。(方其通時,亦限一息,一息歸之,已下丹田中也。)為之。推數以多為賢,以久為功,不過十日,則丹田濕而水上行,愈久愈溫,幾至如烹,上行如水,蓊然如雲,於泥丸。蓋離者,麗也,著物而見火之性也。吾目引於色,耳引於聲,口引於味,鼻引於香,火輒隨而麗之。今吾寂然無所引於外,火無所麗,則將焉往?水其所妃也,而況其妃乎?水火合,則火不炎而水自上,則所謂『龍從火裏出』也。龍出於火,則龍不飛,而汞不乾。旬日之外,腦滿而腰足輕,方閉息時,則漱而烹之,須滿口而後咽。(若未滿,且留口中,俟後次也。)仍以空氣送至下丹田,常以意養之,久則化而為鉛。此所謂『虎向水中生』也。」

此論奇而通,妙而簡,決為可信者。然吾有大患,平生發此誌願百十回矣,皆謬悠無成,意此道非捐軀以赴之,刳心以受之,盡命以守之,不能成也。吾今年已六十,名位破敗,兄弟隔絕,父子離散,身居蠻夷,北歸無日,區區世味,亦可知矣。若復謬悠於此,真不如人矣。故數日來,別發誓願。譬如古人避難窮山,或使絕域,嚙草啖雪,彼何人哉!已令告一禪榻、兩大案,明窗之下,專欲治此。並已作乾餅百枚。自二月一日為首,盡絕人事。饑則食此餅,不飲湯水,不啖食物,細嚼以致津液,或飲少酒而已。午後,略睡。一更便臥,三更乃起,坐以待旦。有日采日,有月采月,余時非數息煉陰,則行今所謂龍虎訣爾。如此百日,或有所成。不讀書著文,且一時閣起,以待異日。不遊山水,除見道人外,不接客,不會飲,無益也。深恐易流之性,不能終踐此言,故先書以報,庶幾他日有慚於弟而不敢變也。此事大難,不知其果能不慚否?此書既以自堅,又欲以及弟也。

卷舌以舐懸癰,近得此法,初甚秘惜之。此禪家所謂「向上一路子,千金不傳人」,所見如此,雖可笑,然極有驗也。但行之數日間,舌、下盤微急痛,當以漸馴致。若舌尖果能及懸癰,則致華池之水,莫捷於此也。又言:「此法名『江爐上一點雪』。」宜且秘之。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