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門重修白樂天影堂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龍門重修白樂天影堂記
作者:陶穀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863

《祭法》曰:「法施於人則祀之。」《洛書》曰:「王者之瑞則圖之。」世稱白傅文行,此造化之功。蓋後之學者,若群鳥之宗鳳凰,百川之朝滄海也。秉筆之士,由斯道而取位卿相者,十七人焉。得不謂法施於人耶?王者之瑞耶?饗廟食畫雲台可矣。矧山椒遺像乎,陟彼高岡,慷慨前事。鬆凋宰樹,蕭瑟古埏之上。伊注逝川,潺湲荒祠之下。歲月未積,棟宇將壞。考其由,中和初黎民經之而弗勤。詢其制,長興末秦王修之而弗至。人神元感,屬在興運。今居守佐相太原武公,自許下之撫三川也。登鄂阪,望太室,且曰:「茲邑也,周公測景之地,土圭在焉。吾當正厥躬,臨甸民,以報天子。」既下車,辟汙萊以實倉廩,寬獄市以處豪猾。繇是十一之稅均,三千之條省。暇日巡魏闕,過天街,又曰:「茲地也,成王定鼎之郊,王氣猶屬。吾當尋舊地,舉墜典,以壯皇居。」遂上法象緯以嚴端門,構鴻梁而跨洛水。繇是知拱辰之位肅,朝天之路通。三載陟明,我無慚德。廣順三祀,歲在癸丑,暮春之初,予因芟除入洛,獲謁拜上公。趨魏絳之庭,金石在列。入亞夫之戶,棨戟生風。初戢我以升降,視之禮也。複接我以酒漿,觀予誌也。始三揖而進,終百拜而退。既予旋軫,相訪政事。對曰:「河橋破虜之勳,有京觀在。滹水禦守之略,有金湯在。雖三尺童子,盡能知之,子無可述。」因以白公影堂為說。公曰:「我武臣也,惟幹戈是執。昧俎豆之事,幸為我序白氏政績,及修葺之義,俾後之聞者,足以勤為善而向令名,是吾誌也。雖百金不吝,矧土木乎?」予曰:「彼白公,服則儒士也,位則文人也。當官隸事,烈有丈夫誌。祗於批逆鱗,刺權幸,塞左道,履平坦,鎮陽拒命也,指中人為制將,救日月之蝕,則戰士心悅。武相遇盜也,責京尹討賊,犯雷霆之怒,則奸臣股栗。杭州救旱,因農隙而積湖水。龍門通嶮,出家財而鑿八灘。著策數十篇,盡王佐之才。有文七十卷,導平生之誌。向使得其位而且久,行其道而不疑,以憲宗之神武,可繼文皇也。元和之刑政,自同太宗也。必當華夏宅心,上東封之書,蠻夷屈膝。納槁街之貢,豈直擒吳定蜀平一蔡州而已哉!」言粗畢,公聳身長揖而言曰:「異乎昔之所聞。若此則白公之才美,實輔相之英者,豈徒丈夫耶!子其行矣,予果得修之。」子歸朝未再旬,邸吏捧公書相授,具報訖事。穀乏口才,加之性懶,蟠桃拂漢,非尺棰可量,直以與公問答疏之如右,別刊貞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