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四部叢刊初編重印本王文成公全書24-01.djvu/3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皜皜肫肫之學淆雜偏陂而莫或救之逮于濂洛

始粹然克續其傳論聖之可學則以一者無欲爲

要答㝎性之功則以大公順應學天地聖人之常

嗟乎是豈嘗試而懸斷之者乎其後剖析愈精考

擬愈繁著述愈富而支離愈甚間有𮗜其非而欲

挽焉則又未能盡追窠臼而洗濯之至我陽明先

慨然深探其統歷艱履險磨瑕去垢獨掲良知

力拯羣迷犯天下之謗而不自恤也有志之士稍

稍如夢而覺泝濂洛以達洙泗非先師之功乎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