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清史紀事本末(七).djvu/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軍費十日本得有在海濱業魚之權計是役自二十九年十二月至是月戰爭厯二十九月乃定

 編者曰歐之俄亞之中皆自號爲大國者也列強亦震於其國土具體之厖然擬之曰北方之

 熊東方之獅乃不十年閒而皆大挫於區區島國之日本此其失敗之原因究何在乎吾人試

 於事定後準陸士衡辨亡之例而原中俄兩國之敗則其閒同點甚多民族之復雜同政體之

 專制同官吏之貪墨同軍紀之腐敗同文牘之虛飾同財政之紊亂同至其甚者國主之受制

 母后官邸之鬻賣軍職亦無不同且開釁以前日人惟不輕於言戰而戰備畢具俄與中則宣

 戰之詔已達敵廷始著手於戰事必要之準備亦同開戰以後將領之不足任軍士之不用命

 軍中公犯淫博戰敗固不救反陷之一軍小挫萬夫膽裂聞風走避豕突狼奔又無一不同然

 則綜是數者觀之又不待大東溝與對馬島兩次戰事之結果而中日之戰日俄之戰其所以

 勝負者已見特世之人不之察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