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清史紀事本末(四).djvu/3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前勝亦不聽嵩燾遂辭去至六月英將額爾金法將噶羅率艦隊至合兵萬有八千窺北塘弛防

遂駛進內港僧格林沁麾軍馳往扼之值潮退英法兵艦不能動恐爲所襲詭懸白旗示欲和僧

格林沁信之按兵不敢擊無何潮長艦突出長驅抵新河以七百人登陸僧格林沁矙其寡出勁

騎馳之七百人僞退乘勢蹴之七百人忽排列爲一字陣人持火槍俟逼近驟發無不中者遂紛

紛由馬上顚隕三十精騎得脱者七人而已於是英法兵艦進攻大沽時帝倚重僧格林沁恐其

有失特旨令退守又命大學士瑞麟統京旗九千防通州是月五日大沽遂陷提督樂善死之僧

格林沁退次通州張家灣越七日英法兵進據天津 八月英法兵薄張家灣帝出奔熱河英兵

攻海淀克之縱火燔圓明園英法兵旣據天津帝命侍郎文俊前粵海關監督恆祺赴津議約爲

英法所拒改令桂良往得英參贊巴夏禮照會要以增軍費及開天津爲商埠並各國酌帶數十

人入京換約桂良據以入吿嚴旨拒絕英法遂大擾河西務是月朔進薄張家灣勝保紅頂黃褂

督戰叢槍注射傷頰墮馬師奔僧瑞二軍亦退至京城外鄭王端華尙書肅順軍機大臣穆蔭匡

源杜翰等擁帝奔熱河恭王奕訢留守仍督僧端二軍守海淀帝之倉猝率后嬪出京也道路初

無供帳途出密雲食豆乳麥粥而已先是英法軍至通州命怡王載垣往議款桂良穆蔭皆在巴

夏禮帶十餘人入城載垣等宴之巴夏禮言今日之約須面見皇帝載垣答以候旨巴夏禮就榻

佯睡不復語載垣遂暫退會有馳吿額爾金將襲城者載垣密使僧格林沁設法擒巴夏禮解京

拘於刑部獄及帝出走奕訢桂良駐城外惟大學士周祖培尙書陳孚恩等會議城守城門晝閉

英人聲言攻城且索巴夏禮甚急勝保不可或請殺之衆不敢決適有詔飛召南軍曾國藩等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