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007 (1700-1725).djvu/4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於恍惚夢幻,則定以有,生於無,為窮高極微之論。入 德之途,不知擇術而求,多見其蔽於詖而陷於淫矣。 氣坱然太虛,升降飛揚,未嘗止息。易所謂絪縕,莊生 所謂生物以息相吹野馬者,與此虛實動靜之機,陰 陽剛柔之始,浮而上者,陽之清;降而下者,陰之濁。其 感遇聚散為風雨,為霜雪,萬品之流形,山川之融結, 糟粕煨燼,無非教也。

氣聚則離明得施而有形;氣不聚則離明不得施而 無形。方其聚也,安得不謂之有。方其散也,安得遽謂 之無。故聖人仰觀俯察,但云知幽明之故,不云知有 無之故。盈天地之間者,法象而已。文理之察,非離不 相睹也。方其形也,有以知幽之因;方其不形也,有以 知明之故。

氣之聚散於太虛,猶冰凝釋於水。知太虛即氣則無 無。故聖人語性與天道之極,盡於參伍之神變易而 已。諸子淺妄,有有無之分,非窮理之學也。

太虛為清,清則無礙,無礙故神反清為濁,濁則礙,礙 則形。

凡氣清則通,昏則壅,清極則神。故聚而有間,則風行 而聲聞,具達清之驗,與不行而至,通之極與。

由太虛有天之名;由氣化有道之名;合虛與氣有性 之名;合性與知覺有必之名。

鬼神者,二氣之良能也。聖者至誠,得天之謂;神者太 虛,妙應之目。凡天地法象,皆神化糟粕爾。

天道不窮寒暑已,眾動不窮屈伸已,鬼神之實不越 二端而已矣。

兩不立則一不可見,一不可見則兩之用息。兩體者, 虛實也,動靜也,聚散也,清濁也,其究一而已。

感而後有通,不有兩則無一。故聖人以剛柔立本。乾 坤毀則無以見易。

游氣紛擾合而成質者,生人物之萬殊;其陰陽兩端 循環不已者,立天地之大義。

日月相推而明生;寒暑相推而歲成;神易無方體,一 陰一陽,陰陽不測,皆所謂通乎晝夜之道也。

晝夜者,天之一息乎。寒暑者,天之晝夜乎。天道春秋 分而氣易,猶人一寤寐而魂交,魂交成夢,百感紛紜, 對寤而言,一身之晝夜也。氣交為春,萬物揉錯,對秋 而言,天之晝夜也。氣本之虛,則湛本無形,感而生則 聚而有象,有象斯有對,對必反,其為有反斯有仇,仇 必和而解,故愛惡之情同出於太虛而卒歸於物欲。 倏而生,忽而成,不容有毫髮之間,其神矣夫。

造化所成,無一物相肖者,以是知萬物雖多,其實一 物無。無陰陽者,以是知天地變化,二端而已。

萬物形色,神之糟粕。性與天道云者,易而已矣。心所 以萬殊者,感外物為不一也。天大無外其為感者,絪 縕二端而已。

物之所以相感者,利用出人莫知其鄉一,萬物之妙 者與。

氣與志,天與人,有交勝之理。聖人在上,而下民咨。氣, 壹之動志也;鳳凰儀志,壹之動氣也。

參兩篇

地所以兩分,剛柔男女而效之,法也。天所以參一,太 極兩儀而象之,性也。

一物兩體,氣也。一故神,兩故化,此天之所以參也。 地純陰凝聚於中,天浮陽運旋於外,此天地之常體 也。恆星不動,純繫乎天,與浮陽運旋,而不窮者也。日 月五星逆天而行,并包乎地者也。地在氣中,雖順天 左旋,其所繫辰象隨之,稍遲則反移徙而右爾。間有 緩速不齊者,七政之性殊也。月陰精,反乎陽者也。故 其右行最速。日為陽精,然其質本陰,故其右行雖緩, 亦不純繫乎天。如恆星不動,金水附日,前後進退而 行者,其理精深。存乎物感可知矣。鎮星地類然根本 五行,雖其行最緩,亦不純繫乎地也。火者亦陰質,為 陽萃焉。然其氣比日而微,故其遲倍日。惟木乃歲一 盛衰,故歲歷一辰。辰者,日月一交之次,有歲之象也。 凡圜轉之物,動必有機。既謂之機,則動非自外也。古 今謂天左旋,此直至粗之論爾。不考日月出沒,恆星 昏曉之變。愚謂在天而運者,惟七?而已。恆星所以 為晝夜者,直以地氣乘機左旋於中。故使恆星河漢 回北為南,日月因天隱見太虛,無體則無以驗其遷 動於外也。

天左旋,處其中者,順之少遲,則反右矣。

地物也,天神也。物無踰神之理,顧有地,斯有天,若其 配然爾。

地有升降,日有修短。地雖凝聚不散之物,然二氣升 降其間,相從而不已也。陽日上地,日降而下者,虛也。 陽日降地,日進而上者,盈也。此一歲寒暑之候也。至 於一晝夜之盈虛升降,則以海水潮汐驗之,為信然。 間有小大之差,則繫日月朔朢其精相感。

日質本陰,月質本陽,故於朔朢之際,精魄反交,則光 為之食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