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007 (1700-1725).djvu/5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矣。然天地由開闢而混沌者,固以其漸由。混沌而開 闢者,亦以其漸方。開闢之初,又必有聰明神聖者繼 天為王,而人極以復立伏羲。?當一開闢之初也。

《續性理會通》

《王廷相陰陽管見辯》明何塘作陰陽管見王廷相作此辨之 易有太極是生兩儀。兩儀者,陰陽也。太極者,陰陽 合一而未分者也。陰有陽無,陰形陽神,固皆在其 中矣。故分為兩儀,亦不過分其本有者。若謂太虛 清通之氣為太極,則不知地水之陰自何而來也。 柏齋謂:神為陽,形為陰。又謂:陽無形,陰有形矣。今卻 云:分為兩儀亦不過分其本有者。既稱無形,將何以 分。止分陰形是無陽矣。謂分兩儀,豈不自相矛盾。使 愚終年思之而不得其說。望將陰陽有無分離之實 再為教之。柏齋又謂以太虛清通之氣為太極,不知 地水之陰自何而來。嗟乎。此柏齋以氣為獨陽之誤 也。不思元氣之中萬有俱備,以其氣本言之有蒸有 濕。蒸者能運動為陽為火,濕者常潤靜為陰為水。無 濕則蒸靡附,無蒸則濕不化。始雖清微鬱則妙合而 凝神乃生焉。故曰:陰陽不測之謂神。是氣者形之種, 而形者氣之化。一虛一實,皆氣也。神者,形氣之妙用, 性之不得已者也。三者一貫之道也。今執事以神為 陽,以形為陰,此出自釋氏仙佛之論,誤矣。夫神必藉 形氣而有者,無形氣則神滅矣。縱有之亦乘夫未散 之氣而顯者,如火光之必附於物而後見。無物則火 尚何在乎。仲尼之門論陰陽必以氣,論神必不離陰 陽。執事以神為陽,以形為陰,愚以為異端之見矣。 道體兼有無,陰為形,陽為神,神無而形有,其本體 蓋未嘗相混也。釋老謂自無而有,誠非矣。浚川此 論出於橫渠,要其歸則與老氏無而生有者無異 也。釋氏則實以有無並論,與老氏不同。止不可不 知也。所未精者,論真性與運動之氣為二,及以風 火為形耳。陰陽管見中略具此意,有志於道者,詳 之可也。浚川所見出於橫渠,其文亦相似。

柏齋言道體兼有無,亦自神無形有來,此不須再辯。 愚謂道體本有本,實以元氣而言也。元氣之上無物, 故曰太極。言推究於至極,不可得而知。故論道體必 以元氣為始,故曰有虛。即有氣,虛不離氣,氣不離虛, 無所始無所終之妙也。氣為造化之宗樞,安得不謂 之有執事。曰釋老謂自無而有,誠非矣。又謂余論出 於橫渠,要其歸則與老氏合。橫渠之論與愚見同否 且未暇辨,但老氏之所謂虛,其旨本虛無也,非愚以 元氣為道之本體者。此不可以同論也。望再思之。 日,陽精,蓋火之精也。星雖火餘,然亦有其體矣。陰 止受火光以為光者,如水與水精之類也。猶月之 小者也。風雷雖皆屬陽,然風屬天之陽,雷屬火之 陽,亦不可混。至於雲則屬陰水,今獨不可謂之陽 也。

陰陽即元氣,其體之始本自相渾不可離析,故所生 化之物有陰有陽,亦不能相離。但氣有偏盛,遂為物 主耳。星隕皆火,能焚物,故謂星為陽餘。柏齋謂雲為 獨陰矣。愚則謂陰乘陽耳,其有象可見者,陰也。自地 如縷而出,能運動飛揚者,乃陽也。謂水為純陰矣。愚 則謂陰挾陽耳,其有質而就下者,陰也。其得日光而 散為氣者,則陽也。但陰盛於陽,故屬陰類矣。

天陽為氣,地陰為形。男女牝牡,皆陰陽之合也。特 以氣類分屬陰陽耳。少男有陽而無陰,少女有陰 而無陽也。寒暑晝夜管見有論,至於呼吸則陽氣 之行不能直遂,?為陰所滯而相戰耳。此屈伸之 道也。凡屬氣者皆陽,凡屬形者皆陰,此數語甚真。 然謂之氣則猶有象,不如以神字易之,?神即氣 之靈,尤妙也。

愚嘗驗經星河漢位次景象終古不移,謂天有定體, 氣則虛浮。虛浮則動蕩,動蕩則有錯亂,安能終古如 是。自來儒者謂天為輕清之氣,恐未然。且天包地外, 果爾輕清之氣何以乘載地水,氣必上浮,安能左右 旋轉。漢?萌曰:天體確然在上,此真至論。智者可以 思矣。柏齋惑於釋氏地水火風之說,遂謂風為天類 以附成天地水火之論,其實不然。先儒謂風為天體 旋轉蕩激而然,亦或可通。今云風即天類,誤矣。男女 牝牡,專以體質言,氣為陽而形為陰,男女牝牡皆然 也。即愚所謂陰陽有偏盛,即盛者恆主之也。柏齋謂 男女牝牡皆陰陽相合是也。又謂少男有陽而無陰, 少女有陰而無陽,豈不自相背馳。寒暑晝夜以氣言, 蓋謂屈伸往來之異,非專陰專陽之說。愚以董子陽 月陰月辨之詳矣。呼吸者,氣機之不容已者。呼則氣 出,出則中虛,虛則受氣,故氣入。吸則氣入,入則中滿, 滿則溢氣,故氣出。此乃天然之妙,非人力可以強而 為之者。柏齋謂陽為陰滯而相戰,恐無是景象,當再 體驗之何如。柏齋又謂愚之所言凡屬氣者皆陽,凡 屬形者皆陰。以下數語甚真,此愚推究陰陽之極言 之,雖蔥蒼之象亦陰,飛動之象亦陽,蓋謂二氣相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