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017 (1700-1725).djvu/3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朝造巨獸、魚龍漫衍、弄馬倒騎、備如漢西京故事。 《晉書·禮志》:歲旦常設葦茭、桃梗、磔雞於宮及百寺之 門。以禳惡氣。按漢儀則仲夏設之,有桃印,無磔雞。及 魏明帝大修禳禮。故何晏禳祭,議雞特牲,供禳釁之 事磔雞宜起於魏印本。漢制所以輔卯金,又宜魏所 除也。且未詳改仲夏在歲旦之所起耳。

《輿服志》:象車漢鹵簿最在前。武帝太康中平吳後,南 越獻馴象,詔作大車駕之以載黃門。鼓吹數十人,使 越人騎之。元正大會駕象入庭。

《三十國春秋》:晉元康九年正月大會。有鳩入御座武 帳中,拂司空張華之冠。

《晉書·王渾傳》:帝嘗訪渾元會,問郡國計吏方俗之宜。 渾曰:陛下欽明聖哲,光於遠近。明詔沖虛,詢及芻蕘。 斯乃周文疇咨之求。仲尼不恥下問也。舊三朝元會, 計吏詣軒下。侍中讀詔,計吏跪受。臣以詔文相承已 久,無他新聲。非陛下留心方國之意也。可令中書指 宣明詔,問方土異同。賢才秀異,風俗好尚,農桑本務, 刑獄得無冤濫,守長得無侵虐。其勤心政化,興利除 害者,授以紙筆盡意陳聞。以明聖指垂心四遠,不復 因循常辭,且察其答對文義,以觀計吏人才之實。又 先帝時正會後,東堂見征鎮長史、司馬、諸王國卿、諸 州別駕。今若不能別見,可前詣軒下,使侍中宣問。以 審察方國於事為便。帝然之。

《陶侃傳》:侃都督荊州時,造船木屑及竹頭,悉令舉掌 之。咸不解所以。後正會積雪始晴,聽事前餘雪猶濕。 於是以屑布地。其綜理微密,皆此類也。

《孟嘉傳》:褚裒正旦朝庾亮,亮大會州府人士。裒問亮: 聞江州有孟嘉,其人何在。亮曰:在坐,卿但自覓。裒歷 觀指嘉謂亮曰:此君小異,將無是乎。亮欣然而笑。 晉咸康起居注:十二月庚子,詔曰:正會日,百官增祿, 賜醽酒,人二升。

《晉書·列女傳》:劉臻妻陳氏者,亦聰辯能屬文。嘗正旦 獻椒花頌。又撰元日及冬至進見之儀行於世。 《風土記》:岳州自元正獻歲,鄰里以飲宴相慶至十二 日罷。謂其日為雲開節。

《鄴中記》:元日,石虎于殿前設金枝銅燈百二十枝,名 金枝華秀。

《裴氏新語》:正旦縣官殺羊懸其頭於門,又磔雞以? 之。俗說以厭厲氣。元以問河南伏君,伏君曰:是月也。 土氣上升,草木萌動,羊齧百草,雞啄五穀,故磔之以 助生氣。

《會稽先賢傳》:魏朗,字少英,為郡功曹佐。正旦掾吏顧 龕披裘以加朝服。朗以裘非臣服,龕不敬。敕卒撤去。 龕恚而不聽朗,右手鳴鼓左手撤裘。以聞,府君喜朗, 遂退龕,以朗代之,朗辭病不就。

《世說》:元帝,正會,引丞相王導登御床,王公固辭,中宗 引之彌苦。王公曰:使太陽與萬物同暉,臣下何以瞻 仰。帝乃止。

《西征記》:太極殿中有銅龍,長三丈。銅樽容三十斛。正 旦大會,龍從腹內受酒,口吐之于樽中。

《宋書·禮志》:正旦元會設,白虎樽於殿庭。樽蓋上施白 虎,若有能獻直言者,則發此樽飲酒。案禮記知悼子 卒,未葬。平公飲酒,師曠、李調侍鼓鐘,杜蕢自外來聞 鐘聲曰:安在。曰:在寢。杜蕢入寢。歷階而升酌曰:曠飲 斯。又酌曰:調飲斯。又酌堂上北面坐飲之,降趨而出。 平公呼而進之曰:蕢曩者,爾心或開,予是以不與爾 言,爾飲曠,何也。曰:子卯不樂,知悼子在堂斯其為子 卯也。大矣曠也,太師也,不以詔,是以飲之也。爾飲調, 何也。曰:調也,君之褻臣也,為一飲一食,忘君之疾。是 以,飲之也,爾飲何也。曰:蕢也,宰夫也,唯刀匕是供,又 敢與知防,是以飲也。平公曰:寡人亦有過焉,酌而飲 寡人。杜蕢洗而揚觶。公謂侍者曰:如我死,則必無廢 斯爵至于今。既畢獻斯揚觶謂之杜舉白虎樽。蓋杜 舉之遺式也。畫為虎,疑是後代所加,欲令言者猛如 虎,無所忌憚也。

《符瑞志》:大明五年正月元日,花雪降殿庭。時右衛將 軍謝莊下殿,雪集衣,還白。上以為瑞,于是公卿作花 雪詩。

《壽陽記》:趙伯符為豫州刺史。立義樓每至元日,乃於 樓上作樂。樓下男女盛飾遊觀行樂。

《南齊書·世祖本紀》:建元四年十二月己丑,詔曰:緣淮 戍將,久處邊勞,三元行始,宜沾恩慶。可遣中書舍人 宣旨,臨會後每歲皆如之。

《東昏侯本紀》:永元三年春正月丙申朔,合朔時加寅 漏上八刻。事畢,宮人於閱武堂元會,皇后正位,閹人 行儀,帝戎服臨視。

《蕭穎冑傳》:上慕儉約,欲鑄壞大官。元日,上壽銀酒鎗。 尚書令王晏等咸稱盛德。蕭穎冑曰:朝廷盛禮莫過 三元。此一器既是舊物不足為侈。帝不悅,後預曲宴 銀器滿席。穎冑曰:陛下,前欲壞酒鎗,恐宜移在此器 也。帝甚有慚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