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017 (1700-1725).djvu/6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歲功典

 第二十八卷目錄

 上元部紀事

 上元部雜錄

 上元部外編

歲功典第二十八卷

上元部紀事

《西都雜記》:西都京城街衢,有金吾曉暝傳呼,以禁夜 行。惟正月十五日夜,敕許金吾弛禁,前後各一日。 《世說》:禰衡被魏武謫為鼓吏。正月半,試鼓,衡揚桴為 漁陽摻撾,淵淵有金石聲,四坐為之改容。

《珍珠船》:君思,晉人,正月十五夜,坐室中,遣兒視月中 有異物否。兒曰:今年當水,月中有人,被蓑帶?。思出 視之,曰:非水也,將有兵。月中人,乃帶甲仗矛耳。果如 其言。

《鄴中記》:石虎正月十五日,有登高之會。

《本事詩》:陳太子舍人,徐德言之妻,後主叔寶之妹。封 樂昌公主,才貌冠絕。時陳政方亂,德言知不可保,謂 其妻曰:以君之才貌,國亡必入權豪之家。斯永絕矣。 儻情緣未斷,猶冀相見。宜有以信之,乃破一照,人執 其半,約曰:他日必以正月望日,賣於都巿,我當在。即 以是日訪之。及陳亡,其妻果入越公楊素之家,寵嬖 殊厚。德言流離辛苦,僅能至京。遂以正月望日,訪於 都巿有蒼頭賣半照者,大高其價,人皆笑之。德言直 引至其居。設食具言其故。出半照以合之,仍題詩曰: 照與人俱去,照歸人未歸。無復嫦娥影,空留明月輝。 陳氏得詩,涕泣不食。素知之,愴然改容。即召德言。還 其妻,仍厚遺之。

《北齊書·尒朱文暢傳》:魏氏舊俗,以正月十五夜為打 竹簇之戲,有能中者,即時賞帛。

《隋書·元冑傳》:冑為右衛大將軍,親顧益密,正月十五 日,上與近臣登高時,冑下直,上令馳召之。及冑見,上 謂曰:公與外人登高,未若就朕,勝也。賜宴,極歡。 《柳彧傳》:彧遷治書侍御史,彧見近代以來,都邑百姓 每至正月十五日,作角觝之戲,遞相誇競,至於糜費 財力。上奏請禁絕之。曰:臣聞,昔者明主訓民治國,率 履法度,動由禮典,非法不服,非道不行,道路不同,男 女有別,防其邪僻,納諸軌度。竊見京邑,爰及外州。每 以正月望夜,充街塞陌,聚戲朋遊,鳴鼓聒天,燎炬照 地,人戴獸面,男為女服,倡優雜技,詭狀異形,以穢嫚 為歡娛,用鄙褻為笑樂。內外共觀,曾不相避,高棚跨 路,廣幕凌雲,?服靚妝,車馬填噎,肴諝肆陳,絲竹繁 會,竭貲破產。競此一時,盡室並孥,無問貴賤,男女混 雜,緇素不分。穢行因此而生,盜賊由斯而起。寖以成 俗,實有由來,因循敝風,曾無先覺,非益於化,實損於 民。請頒行天下,並即禁斷。康哉雅頌,足美盛德之形 容。鼓腹行歌,自表無為之至樂。有故犯者,請以故違 敕論。詔可其奏。

《長孫平傳》:平轉相州刺史,甚有能名。在州數年,會正 月十五日百姓大戲,畫衣裳為鍪甲之象。上怒而免 之。

《唐書·中宗本紀》:景龍四年,正月丙寅,及皇后微行,以 觀燈,遂幸蕭至忠第。丁卯微行以觀燈,幸韋安石長 寧公主第。

《唐人輦下歲時記》:先天初,上御安福門觀燈。太常作 樂歌出,宮女歌舞,朝士能文者為踏歌,聲調入雲。 《唐書·嚴挺之傳》:挺之為右拾遺。睿宗好音律,每聽忘 ?。先天二年正月望夜,婆阤請然百千燈,因弛門禁。 又追賜元年酺。帝御延喜安福門縱觀,晝夜不息。閱 月未止。挺之疏諫:以為酺者,因人所利,合劇為勸也。 不使靡敝,今?衣冠羅伎樂,雜鄭衛之音,縱倡優之 玩。不深戒慎,使有司跛倚下人,罷劇府縣里閻,課賦 苛嚴,呼嗟道路,貿壞家產,營百戲擾方春之業。欲同 其樂,而反遺之患。乃陳五不可,誠意忠到。帝納焉。 《朝野僉載》:睿宗先天二年正月十五、十六、十七於安 福門外作燈輪,高二十丈,衣以錦繡,飾以金銀,然五 萬盞燈,望之如花樹。宮女千數人衣羅綺、曳錦繡、耀 珠翠、施香粉,妙簡長安萬年。少女婦千餘人衣服花 釵,婢子亦稱是,於燈輪下踏歌三日。

《雲仙雜記》:正月十五夜,元宗于常春殿,張臨光宴,白 鷺轉花,黃龍吐水,金鳧銀燕。浮光洞攢,星閣皆燈。也 奏月分光曲,又撒閩江錦荔支千萬顆,令宮人爭拾。 多者,賞以紅圈帔綠暈衫。

《連昌宮辭注》:明皇幸上陽宮,夜新?一曲,明夕正月 十五日潛遊,忽聞酒樓上,有笛奏前夕所?曲,大駭 之。密捕笛者,詰之。自云:其夕於天津橋上翫月,聞宮 中奏曲。愛其聲,遂以爪畫譜記之,即長安少年李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