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017 (1700-1725).djvu/6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也。

《影燈記》:上在東都,遇正月望夜,移仗上陽宮,大陳燈 影,設庭燎,自禁中至於殿廷,皆設蠟炬,連屬不絕。時 有方都匠毛順,巧思結創繒綵為燈。樓二十間,高一 百五十尺。懸珠玉金銀,微風一至,鏘然成韻。

《太真外傳》:上在華清宮,逼上元,欲夜遊,陳元禮奏曰: 宮外即是曠野,須有豫備,若欲夜遊,願歸城闕。上不 能違諫。

《舊唐書·音樂志》:明皇每初年望夜,御勤政樓,觀燈作 樂,太常樂府懸散樂畢,即遣宮女于樓前,縛架出眺, 歌舞以娛之。若繩戲竿木,詭異巧妙,固無其比。 《開元天寶遺事》:都中每至正月十五日,造?繭以官 位帖子卜官位高下,或賭筵宴以為戲笑。

楊國忠子弟每至上元夜,各有千炬紅燭圍于左右。 韓國夫人置百枝燈,樹高八十尺,豎之高山上,元夜 點之,百里皆見,光明奪月色。

《帝京景物略》:上元三夜燈,之始盛唐也,明皇正月十 五前後二夜,金吾弛禁,然燈,永為式。

《唐書·穆宗貞獻星后傳》:開成中,正月朢夜,帝御咸泰 殿,大然燈,作樂,迎三宮太后,奉觴進壽禮,如家人。諸 王公主皆得侍。

《雍洛靈異小錄》:唐朝正月十五夜,許三夜,夜行其寺, 觀街巷燈明若晝,山棚高百餘尺,神龍以後,復加嚴 飭士女無不夜遊,車馬塞路,有足不躡地,浮行數十 步者。

《雲仙雜記》:洛陽人家,上元以影燈多者為上,其相勝 之辭,曰千影萬影。又各家造芋,郎君食之宜男女,仍 云:送雞肉酒。用五木缾貯之,於親知門前留地而去, 洛陽人家,正月十五日,造火蛾兒,食玉粱糕。

梁鄴,上元後,忽髮變如血。卜曰:元夜食牛肺,犯天樞。 巡使夜行,禱謝可免。

蕭餘,上元夜,於宣陽里酒盤下得一物,如人眼睛,其 體類美石,光彩射人。餘夜遊巿肆,閒置掌中,每行黑 闇衢巷,隨身光明,三尺毫末可鑒。後忽而飛去。 《千金月令》:上元夜登樓,貴戚例有黃柑相遺,謂之傳 柑。

《封氏聞見記》:拔河古謂之牽鉤。襄漢風俗,常以正月 望日為之。相傳楚將伐吳,以為教戰。梁簡文臨雍,部 禁之而不能絕。古用篾纜,今民則以大麻緪長四五 十丈,兩頭分繫,小索數百條,掛于前,分二朋兩鉤,齊 挽當大緪之中,立大旗為界,震鼓叫噪,使相牽引,以 卻者為輸,名曰:拔河。

《清異錄》:後唐宮人或網獲蜻蜓,愛其翠薄,遂以描金 筆塗翅。作小折枝花子金線,籠貯養之。爾後上元,賣 花者取象為之,售于遊女。

陳犀罷司農少卿,省女兄于姑蘇。適上元夜,觀燈車 馬喧騰,目奪神醉。歎曰:涉冰霜,泛煙水,乍見此高明 世界,遂覺神明頓還舊觀。

《厚德錄》:竇禹鈞嘗因元宵往延慶寺,于後殿階側得 遺銀二百兩、金三十兩,持歸。明日侵晨,詣寺,候失物 者。須臾一人,果涕泣而至。禹鈞問之,對曰:父罪犯至 大辟。遍懇親知貸得金銀將贖父罪。昨暮,以一親置 酒,酒昏忽失去。今父罪不復贖矣。公驗其實,遂同歸。 以舊物還之。

《宋史·禮志》:三元觀燈本起於方外之說。自唐以後常 於正月望夜,開坊巿門,然燈。宋因之。上元前後各一 日,城中張燈,大內正門結綵為山樓影燈,起露臺教 坊,陳百戲。天子先幸寺觀行香,遂御樓,或御東華門 及東西角樓,飲從臣。四夷蕃客,各依本國歌舞,列於 樓下東華左右掖門,東西角樓城門大道,大宮觀寺 院悉起山棚,張樂陳燈。皇城雉堞亦遍設之,其夕開 舊城門達旦,縱士民觀,後增至十七十八夜。太祖建 隆二年上元節,御明德門樓觀燈。召宰相、樞密、宣徽 三司、使端明翰林、樞密、直學士、兩省五品以上官見 任、前任節度觀察使飲宴。江南吳越朝貢使預焉。四 夷蕃客列坐樓下,賜酒食勞之,夜分而罷。

建隆三年正月十三夜然燈罷,內前排場戲樂,以昭 憲皇太后喪制故也。

《燕翼貽謀錄》:國朝故事三元張燈。太祖乾德五年正 月甲辰,詔曰:上元張燈,舊止三夜。今朝廷無事,區宇 乂安,方當年穀之豐登,宜?士民之行樂。其令開封 府更放十七、十八兩夜燈。後遂為例。太宗淳化元年 六月丙午,詔罷中元下元張燈。官雖廢之而民家猶 有私自張燈者。余曩仕山陽,中元下元酒務張燈,賣 酒豈北方遺俗,猶有存者耶。

《玉海》:雍熙二年正月己未上元,御乾元門樓觀燈,夜 漏初上,密雪忽降。上謂宰相曰:可各賦觀燈夜瑞雪 滿皇州詩以為娛樂,上賦詩示群臣,宰相宋琪等咸 奉和。

《宋史·禮志》:雍熙五年上元節不觀燈,躬耕藉田故也。 後凡遇用兵、及災變、諸臣之喪,皆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