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017 (1700-1725).djvu/6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夏侯嘉正傳》:嘉正為右正言直史館兼直祕閣,賜緋 魚。元夕上御乾元門觀燈,嘉正獻五言十韻詩。其末 句云:兩制誠堪羨,青雲侍玉輿。上依韻和以賜之,有 狹劣終雖舉,通才列上居之句,議者以為誠嘉正之 好進也。

《苗訓傳》:訓子守信判司天監淳化二年,守信上言:正 月一日為一歲之首,每月八日,天帝下巡人世,察善 惡。太歲日為歲星之精,人君之象。三元日上元天官, 中元地官,下元水官,各主錄人之善惡。又春戊寅,夏 甲午,秋戊申,冬甲子為天赦日及上慶誕日。皆不可 以斷極刑。事下有司議行。

《馬知節傳》:知節知延州兼鄜延,駐泊部署。邊寇將至, 方上元節,遽命張燈啟關,累夕宴樂。寇不測即引去。 《呂蒙正傳》:蒙正同平章事,上嘗燈,夕部宴,蒙正侍。上 語之曰:五代之際,生靈凋喪。周太祖自鄴南歸,士庶 皆罹剽掠。下則火災,上則彗孛。觀者恐懼,當時謂無 復太平之日矣。朕躬覽庶政,萬事粗理,每念上天之 貺,致此繁盛,乃知理亂在人。蒙正避席曰:乘輿所在, 士庶走集,故繁盛如此。臣嘗見都城外不數里,饑寒 而死者甚眾,不必盡然。願陛下視近以及遠,蒼生之 幸也。上變色不言。蒙正侃然復位,同列多其直諒。 《李助傳》:昉年七十,以特進司空,致事,朝會宴饗,令綴 宰相班。歲時賜予,益加厚焉。至道元年正月望,上觀 燈乾元樓,召昉賜坐於側,酌御樽酒飲之,自取果餌 以賜。上觀京師繁盛,指前朝坊巷省署,以諭近臣。今 拓為通衢長廊。因論晉漢君臣昏闇,猜貳枉陷善良, 時人不聊生,雖欲營繕其暇及乎。昉謂:晉漢之事,臣 所備經,何可與聖朝同日而語。若今日四海清晏,民 物康阜,皆陛下恭勤所致也。上曰:勤政憂民,帝王常 事,朕不以繁華為樂,蓋以安民為樂爾。因顧侍臣曰: 李昉事朕,兩入中書,未嘗有傷人害物之事。宜其今 日所享如此,可謂善人君子矣。

《禮志》:真宗景德元年正月十四日,賜大食、三佛齊、蒲 端諸國進奉使緡錢,令觀燈宴飲。

《翰墨大全》:張乖崖帥蜀,增十三夜燈,謂之掛塔燈。 《三朝聖政錄》:真宗皇帝因元夕御樓觀燈,見都人熙 熙,舉酒顧宰執曰:祖宗創業艱難,朕今獲睹太平,與 卿等同慶。宰執稱賀,皆飲釂,獨李文靖沆終觴不懌。 明日王文正旦,問其所以。且曰:上昨日宣勸懽甚,公 不?少有,將順何也。文靖曰:太平二字,嘗恐諛佞之 臣,以之藉口干進。今人主自用此誇耀,臣下則忠鯁, 何由以進。既謂太平,則求祥瑞而封禪之說進,若必 為之,則耗帑藏而輕民力。萬而有一患生於意外,則 何以支吾。沆老矣,茲事必不親見參政,他日當之矣。 其後四方奏祚瑞無虛日,東封西祀,講求典禮,紛然 不可遏。王公追思其言,嘆曰:李文靖真聖人也。求文 靖畫像置於書室中而日拜之。予屢見前輩說此,詢 於兩家子孫,其言皆同。

《東齋錄》:宋仁宗正月十四日御樓,遣中使傳宣從官 曰:朕非遊觀,與民同樂耳。

《軒渠錄》:司馬溫公在洛陽閒居,時上元節,夫人欲出 看燈,公曰:家中點燈,何必出看。夫人曰:兼欲看遊人。 公曰:某是鬼耶。

《歸田錄》:嘉祐八年上元夜,賜中書樞密院御宴於相 國寺羅漢院。國朝之制,歲時賜宴多矣。自兩府以上 皆與,惟上元一夕祇賜中書樞密院。雖前兩府現任 使相皆不得與也。是歲,昭文韓相、集賢曾公、樞密張 太尉皆在假不赴,惟余與西廳趙侍郎概副樞、胡諫 議宿、吳諫議奎四人在席。酒半相顧,四人者,皆同時 翰林學士,相繼登二府,前此未有也。因相與道玉堂 舊事為笑樂,遂皆引滿劇飲,亦一時之盛事也。 《碧雲騢》:文彥博知成都,張貴妃以近上元,令織異色 錦。彥博遂令工人織金線燈籠,載蓮花中為錦紋。貴 妃始衣之,上驚曰:何處有此錦。妃曰:昨令成都文彥 博織來,以嘗與妾父有舊,然妾安能使之,蓋彥博奉 陛下耳。上色怡,自爾屬意彥博。

《聞見前錄》:張貴妃嘗侍上元宴于端門,服所謂燈籠 錦者,仁宗怪問。妃曰:文彥博以陛下眷妾,故有此獻, 上不樂。後潞公入為宰相,臺官唐介言其過及燈籠 錦事。介雖以對上失禮,遠謫潞公,尋亦出判許州。蓋 上兩罷之也。

《錢氏私誌》:宋郊居政府,上元夜在書院讀易,弟祁時 為學士。是夜,張燈擁妓痛飲達旦。明日郊令所親云: 相公寄語學士,曾記某年上元同在某州學喫虀煮 飯否。學士笑云:寄語相公,不知某年喫虀煮飯,是為 甚的。

《夢溪筆談》:狄青為樞密副使,宣撫廣西。時儂智高守 崑崙關,青至賓州,值上元令節,大張燈燭。首夜燕將 佐,次夜燕從軍官,三夜燕軍校。首夜樂飲徹曉。次夜 二鼓時,青忽稱疾,暫起如內。久之,使人諭孫元規,令 暫主行酒,少服藥乃出。數使人勸勞座客。至曉,各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