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017 (1700-1725).djvu/6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敢退。忽有馳報者云:是夜三鼓,青已奪崑崙矣。 《?氏客話》:蔡君謨守福州。上元日,命民間一家點燈 七盞。陳烈作大燈長丈餘。大書云:?家一盞燈,太倉 一粒粟。貧家一盞燈,父子相對哭。風流太守知不知, 猶恨笙歌無妙曲。君謨見之,還輿罷燈。

《宋史·宣仁皇后傳》:上元燈宴,后母當入觀,止之曰:夫 人登樓,上必加禮,是由吾故而越典制,於心殊不安, 但令賜之燈燭。遂歲以為常。

《高齋漫錄》:熙寧中上元,宣仁太后御樓張燈,召集外 族。神宗數請推恩,宣仁云:自有處分,大者絹一疋,小 者各與乳糖獅子兩箇。中外咸仰后德。

《宋史·曾公亮傳》:公亮拜司空兼侍中,河陽三城節度 使、集禧觀使。明年起,判永興軍。先是慶卒叛。既伏誅, 而餘黨越佚。自陝以西皆警備,閱義勇,益邊兵,移內 地租賦,人情騷然。公亮一鎮以靜。次第奏罷之專務, 裁抑冗費,長安豪喜造飛語聲言,營卒怨減削,謀以 上元夜,結外兵為亂。邦人大恐,或勸毋出遊。公亮不 為動,張燈縱觀,與賓佐竟夕乃歸。

《蘇軾傳》:軾權開封府推官,會上元敕府巿浙燈,且命 損價。軾疏言:陛下豈以燈為悅,此不過以奉二宮之 歡耳。然百姓不可?曉,皆謂以耳目不急之玩。奪其 口體必用之資。此事至小,體則甚大。願追還前命。即 詔罷之。

《桯史》:宋神宗元夕張燈,王韶幼子寀,方能言,珠帽錦 衣,憑家人肩以觀。為姦人乘間負去。寀覺之,亟納帽 於懷。遇內家車數乘將入東華門,寀攀幰大呼,姦人 駭逸。遂載以入宮。帝詢知韶子,令開封府捕賊,送寀 還家,賜以壓驚金錢。

《卻掃編》:元祐間,蔡太師以待制守永興,值上元,陰雨 連三日,不得出遊。十七日雨止,欲再張燈兩夕。而吏 謂:長安大府常歲張燈,所用膏油至多,皆預為備。今 盡臨時營之,決不能辦。蔡固欲之。或曰:唯備城庫貯 油甚多,然法不可妄動。亟命取用之。已而為轉運使 所劾。時呂汲公為相,見之,曰:帥臣妄用油數千斤,何 足加罪乎。寢其奏不下。

《談苑》:元祐中元夕,上御樓觀燈,有御製詩。時王禹玉、 蔡持正為左右相,持正叩禹玉云:應制上元詩,如何 使故事。禹玉曰:鼇山鳳輦,外不可使。章子厚笑曰:此 誰不知。後兩日登封,上獨賞禹玉詩云:妙於使事詩, 云雪消華月。滿仙臺萬燭,當樓寶扇開。雙鳳雲中扶, 輦下六鼇海。上駕山來鎬,京春酒沾周。宴汾水秋風, 陋漢才一曲。昇平人盡樂,君王又進紫霞杯。是夕以 高麗進樂,又添一杯。

京師上元放燈三夕,錢氏納土進錢,買兩夜,今十七 十八夜是也。

《聞見近錄》:紹聖二年上元,幸集禧觀,出宮花賜從駕。 臣僚各數十枝,時人榮之。

《東坡志林》:己卯上元,予在儋耳。有老書生數人來過, 曰:良月佳夜,先生能一出乎。予欣然從之。步城西入 僧舍,歷小巷民蠻,雜揉屠酤。紛然歸舍,已三鼓矣。舍 中掩關熟寢。已再鼾矣,放杖而笑。

《宋史·何執中傳》:執中為尚書左丞加特進,政和二年, 大長公主喪,罷上元端門觀燈。執中言不宜。以長公 主故,閼眾情。願特為徙日,以昭與民同樂之意。帝重 逆其請,為申五日期。

《禮志》:政和五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詔:景龍門預為元 夕之具。實欲觀民風,察時態。黼飾太平,增光樂國。非 徒以遊豫為事。特賜公師宰執以下宴,及御製詩四 韻,賜太師蔡京。六年正月七日,御筆今歲閏餘,候晚, 猶未春和,晷短氣寒。於宴集無舒緩之樂,上元節移 於閏正月十四日為始。

《艅艎日疏》:宣和五年,令都城自臘月初一日放鼇山 燈,至次年正月十五日夜,謂之預賞元宵。徽宗至日 出觀之。時有謔詞末句云:奈吾皇,不待元宵景色來 到,恐後月陰晴未保。

《揮麈後錄》:徽宗宣和七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就睿謨 殿張燈預賞元宵,曲燕近臣。命左丞王安中、中書侍 郎馮熙載為詩以進。

《桯史》:宣和中上元張燈,有夫婦同遊相失,婦至端門 飲賜酒,竊取金杯。衛士察,送御前。婦口占鷓鴣天,有 竊取金杯作證明,語上,喜。以杯賜之,命黃門引歸。 《冷齋夜話》:予自並州還江南,過都下。上元逢符寶郎 蔡子,因約相國寺。未至,有道人求詩,且曰:覺範嘗有 寒巖寺詩懷京師,曰:上元獨宿寒巖寺,臥看青燈映 薄紗。夜久雪猿啼岳頂,夢回山月上梅花。十分春瘦 緣何事,一掬歸心未到家。卻憶少年行樂處,軟風香 霧噴東華。今當為作京師上元懷山中也。予戲為之 曰:北遊爛漫看並山,重到皇州及上元。燈火樓臺思 往事,管絃音律試新翻。期人未至情如海,穿巿歸來 月滿軒。卻憶寒巖曾獨宿,雪窗殘夜一聲猿。

龔德莊罷官河朔,居京師。新門劉野夫上元夕以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