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017 (1700-1725).djvu/7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約德莊,曰:今夜欲與君語,令閤必盡室出觀燈,當清 淨身心相候。德莊雅敬其為人,危坐三鼓矣。家人輩 未還,野夫亦竟不至。俄火自門而燒,德莊窘,持誥牒 犯烈焰而出。頃刻,數百舍為瓦礫之場。明目,野夫來 弔,且欣曰:令閤已不出,是吾憂,幸出,可賀也。德莊心 異野夫然,不欲詰之也。

《東京夢華錄》:正月十五日元宵,大內前自歲前冬至 後,開封府絞縛山棚,立木正對宣德樓。遊人已集御 街兩廊下,奇術異能,歌舞百戲,鱗鱗相切,樂聲嘈雜 十餘里。擊丸蹴踘,踏索上竿,趙野人倒喫冷淘,張九 哥吞鐵劍,李外寧藥法傀儡,小健兒吐五色水。旋燒 泥丸子,大時落灰,藥榾柮兒雜劇溫大頭。小曹嵇琴 党千簫管,孫四燒煉藥方,王十二作劇術,鄒遇田地 廣雜,扮蘇十孟宣築毬尹常,賣五代史劉百禽蟲蟻, 楊文秀鼓笛。更有猴呈百戲,魚跳刀門,使喚蜂蝶,追 呼螻蟻。其餘賣藥,賣卦,沙書地謎,奇巧百端,日新耳 目。至正月七日,人使朝辭出門,燈山上綵,金碧相射, 錦繡交輝,面北悉以綵結,山呇上皆畫神仙故事。或 坊巿賣藥賣卦之人,橫列三門,各有綵結金書大牌, 中曰都門道,左右曰左右禁衛之門。上有大牌曰:宣 和與民同樂。綵山左右以綵結,文殊普賢、跨獅子白 象,各於手指出水五道,其手搖動用轆轤,絞水上燈 山尖高處用木櫃貯之,逐時放下如瀑布狀。又於左 右門上,各以草把縛成戲龍之狀,用青幕遮籠,草上, 密置燈燭數萬盞,望之蜿蜒如雙龍飛走。自燈山至 宣德門樓橫大街約百餘丈,用棘刺圍遶。謂之棘盆。 內設兩長竿,高數十丈,以繒綵結束紙糊百戲人物, 懸於竿上,風動宛若飛仙。內設樂棚,差衙前樂人作 樂、雜戲,並左右軍百戲在其中駕。坐一時,呈拽宣德 樓上皆垂黃緣。簾中一位乃御座用黃羅,設一綵棚, 御龍直執黃蓋掌扇列於簾外。兩朵樓各掛燈毬,一 枚約方圓丈,餘內燃椽燭,簾內亦作樂。宮嬪嬉笑之 聲,下聞於外樓。下用枋木疊成露臺一所,綵結欄檻 兩邊,皆禁衛排立,錦袍愨頭簪賜花執骨朵子面。此 樂棚教坊鈞容直露臺。子弟更互雜劇近門,亦有內 等子班直排立。萬姓皆在露臺下觀看,樂人時引萬 姓山呼。

正月十四日,車駕幸五嶽觀迎祥池,有對御,賜群臣宴至 晚,還內圍子。親從官皆頂毬頭大帽、簪花紅錦團,褡 戲獅子衫,金鍍天王腰帶,數重骨朵天。武官皆頂雙 卷腳愨頭紫上,大搭天鵝結帶寬衫。殿前班頂兩腳 屈曲向後,花裝愨頭著緋青紫三色,撚金線結帶,望 仙花袍,跨弓?,乘馬,一扎鞍轡纓紼,前導御龍直,一 腳指天,一腳圈曲。愨頭著紅方勝錦襖子,看帶束,帶 執御從物。如金交椅、唾盂、水罐、果壘、掌扇、?紼之類, 御椅子皆黃羅珠蹙,背座則親從官執之。諸班直皆 愨頭錦襖束帶。每常駕出,有紅紗貼金燈籠二百對, 元宵加以琉璃玉柱掌扇燈,快行家各執紅紗珠絡 燈籠。駕將至則圍子數重。外有一人捧月樣兀子錦 覆於馬上,天武官十餘人簇擁扶策,喝曰:看駕頭。次 有吏部小使臣百餘,皆公裳執珠絡毬杖,乘馬聽喚。 近侍餘官皆服紫緋綠公服。三衙太尉知閤玉帶羅 列。前導兩邊皆內等子選諸軍膂力者,著錦襖頂帽, 握拳顧望。有高聲者,捶之流血。教坊鈞容,直樂部前 引駕,後諸班直,馬隊作樂。駕後圍子外,左則宰執侍 從,右則親王宗室。南班官駕近則列橫門十餘人擊 鞭,駕後有曲柄小紅繡傘,亦殿侍執之於馬上。駕入 燈山,御輦院人員輦前喝隨竿媚,來御輦團轉一遭, 倒行觀燈山,謂之鵓鴿。旋又謂之踏五花兒。則輦官 有喝賜矣。駕登宣德樓,遊人奔赴露臺下。

十五日詣上清宮亦有對御,至晚回內。

十六日車駕不出。自進早膳訖,登門樂作卷簾,御座 臨軒宣。萬姓先到門下者,猶得瞻見天表小帽紅袍。 獨卓子左右近侍,簾外傘扇執事之人,須臾下簾,則 樂作。縱萬姓遊賞,兩朵樓相對,左樓相對鄆王以次 綵棚幕次,右樓相對蔡太師以次執政戚里幕次。時 復自樓上有金鳳飛下,諸幕次宣賜不輟,諸幕次中 家妓競奏新聲,與山棚露臺上下樂聲鼎沸,西朵樓 下,開封尹彈壓幕。次羅列罪人,滿前時,復決遣,以警 愚民。樓上時傳口敕,特令放罪。於是華燈寶炬,月色 花光霏霧融融,動燭遠近至三鼓。樓上以小紅紗燈 毬緣索而至半空,都人皆知車駕還內矣。須臾聞樓 外擊鞭之聲,則山樓上下燈燭數十萬盞一時滅矣。 於是貴家車馬自內前鱗切,悉南去遊相國寺。寺之 大殿前設樂棚。諸軍作樂兩廊。有詩牌燈云:天碧銀 河欲下來,月華如水照樓臺。並火樹銀花合,星橋鐵 鎖開之詩。其燈以木牌為之,雕鏤成字,以紗絹羃之, 於內密燃其燈,相次排定,亦可愛賞。資聖閣前安頓 佛牙,設以水燈,皆係宰執戚里貴。近占設看位最。耍 鬧九子母殿及東西塔院。惠林智海,寶梵競陳,燈燭 光彩爭華,直至達旦。其餘宮觀寺院皆放萬姓燒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