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017 (1700-1725).djvu/7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如開寶、景德大佛寺等處皆有樂棚作樂燃燈,惟禁 宮觀、寺院不設燈燭矣。次則葆真宮有玉柱,玉簾窗 隔燈,諸坊巷馬行,諸香藥鋪席茶坊酒肆燈燭各出 新奇。就中蓮華王家香鋪燈火出群,而又命僧道場 打花鈸、弄椎鼓。遊人無不駐足,諸門皆有宮中樂棚。 萬街千巷盡皆繁盛浩鬧。每一坊巷口無樂棚去處, 多設小影戲棚子,以防本坊遊人小兒相失,以引聚 之。殿前班在禁中右掖門裏,則相對右掖門設一樂 棚,放本班家口登皇城觀看。宮中有宣賜茶酒粧粉 錢之類,諸營班院於法不得夜遊,各以竹竿出燈毬 於半空。遠近高低若飛,星然阡陌縱橫,城闉不禁。別 有深坊小巷,繡額珠簾,巧製新粧,競誇華麗,春情蕩 颺,酒興融怡,雅會幽歡,寸陰可惜,景色浩鬧,不覺更 闌。寶騎駸駸,香輪轆轆;五陵年少滿路行歌,萬戶千 門笙簧未徹,巿人賣玉梅、夜蛾、蜂兒、雪柳、菩提葉、科 頭圓子、拍頭焦?。唯焦?以竹架子出青傘上,裝綴 梅紅縷金小燈籠子。架子前後亦設燈籠,敲鼓應拍 團團轉走,謂之打旋羅。街巷處處有之,至十九日收 燈。五夜城闉不禁,嘗有旨展日。宣和年間自十二月 於酸棗門。一名景龍門上如宣德門元夜點照,門下亦置 露臺。南至寶籙宮,兩邊關撲買賣晨暉門。外設看位 一所,前以荊棘圍繞周回約五七十步,都下賣鵪鶉 骨?兒、圓子?、拍白腸、水晶鱠、科頭細粉、旋炒栗子、 銀杏鹽豉湯、雞段、金橘、橄欖、龍眼、荔枝諸般。巿合團 團密排,準備御前索喚,以至尊有時在看位內,門司 御藥知省太尉悉在簾前,用三五人弟子祗應籸盆 照耀。有同白日,仕女觀者,中貴邀住,勸酒一金盃。令 退直至上元,謂之預賞。

《乾淳歲時記》:禁中自去歲九月賞菊燈之後,迤?試 燈,謂之預賞。一入新正,燈火日盛,皆修內司,諸璫分 主之,競出新意,年異而歲不同。往往于復古膺福清 燕明華等殿張掛,及宣德門梅堂,三間臺等處。臨時 取旨起立鼇山燈之。名品極多,其中以蘇燈為最,圈 片大者徑三四尺,皆五色琉璃所成,山水人物,花竹 翎毛,種種奇妙,儼然著色便而也。其後福州所進則 純用白玉,晃耀奪目,如清冰玉壺爽徹心目。近歲新 安所進益奇,雖圈骨悉皆琉璃所為,號無骨燈。禁中 嘗令作琉璃燈山,其高五丈。人物皆用機關活動,結 大綵樓貯之。又于殿堂梁棟窗戶間為涌壁,作諸色 故事,龍鳳噀水,蜿蜒如生,遂為諸燈之冠。前後設玉 柵簾,寶光花影不可正視,仙韶內人迭奉新曲,聲聞 人間,殿上鋪連五色琉璃,閣皆毬文戲龍,百花小窗, 間垂小水晶簾,流蘇寶帶,交映璀璨。中設御座,恍然 如在廣寒清虛府中也。至二鼓,上乘小輦幸宣德門, 觀鼇山,擎輦者皆倒行,以便觀賞。金爐腦麝如祥雲 五色,熒煌炫轉,照耀天地。山燈凡數千百種,極其新 巧,怪怪奇奇,無所不有。中以五色玉柵簇成皇帝萬 歲四大字。其上伶官奏樂,稱念口號致語,其下為大 露臺,百藝群工競呈奇技。內人及小黃門百餘,皆巾 裹翠蛾,傚街坊清樂,傀儡繚繞燈月之下。既而取旨, 宣喚巿井無賴舞隊及巿食盤架,先是京尹預擇華 潔及善歌叫者,謹伺于外。至是歌呼競入,既經進御。 妃嬪內人而下亦爭買之,皆數倍得直金珠磊落。有 一夕而至富者。宮漏既深,始宣放煙火百餘架,于是 樂聲四起,燭影縱橫,而駕始還矣。大率傚宣和盛際, 愈加精妙。特無登樓賜宴之事,人間不能詳知耳。 都城自舊歲冬孟,駕回,則已有乘肩。小女鼓吹舞綰 者數十隊。以供貴邸豪家幕次之。翫而天街茶肆,漸 已羅列燈毬等求售。謂之燈巿。自此以後每夕皆然。 三橋等處,客邸最盛,舞者往來最多。每夕樓燈初上, 則簫鼓已紛然自獻于下,酒邊一笑所費殊不多,往 往至四鼓乃還。自此日盛一日。姜白石有詩云:燈已 闌珊月氣寒,舞兒往往夜深還。只因不盡婆娑意,更 向街心弄影看。又云:南陌東城盡舞兒,畫金刺繡滿 羅衣。也知愛惜春遊夜,舞落銀蟾不肯歸。吳夢窗玉 樓春云,茸茸貍帽遮梅額。金蟬羅剪紅衫窄,乘肩爭 看小腰身。倦態強隨閒鼓笛,問稱家在城東陌。欲買 千金應不惜,歸來困頓殢春眠。猶夢婆娑斜趁拍。深 得其意態也。至節後,漸有大隊如四國朝傀儡杵歌 之類,日趨于盛,其多至數十百隊。天府每夕差官點 視,各給錢酒油燭多寡有差,且使之南至昇晹宮支 酒燭,北至春風樓支錢。終夕天街鼓吹不絕,都民士 女羅綺如雲。蓋無夕不然也,至五夜則京尹乘小提 轎,諸舞隊次弟簇擁,前後連亙十餘里。錦繡填委,簫 鼓振作,耳目不暇給。吏魁以大囊貯楮券,凡遇小經 紀人,必犒數十。謂之買巿。至有黠者,以小盤貯梨藕 數片,騰身迭出于稠人之中。支請官錢數次者,亦不 禁也。李篔房詩云:斜陽盡處蕩輕煙,輦路東風入管 絃。五夜好春隨步暖,一年明月打頭圓。香塵掠粉翻 羅帶,密炬籠綃?玉鈿。人影漸稀花露冷,踏歌吹度 曉雲邊。京尹幕次例占巿西坊繁鬧之地,蕡燭籸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