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017 (1700-1725).djvu/7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上元部外編

《三餘帖》:嫦娥奔月之後,羿晝夜思維,正月十四夜有 童子詣宮曰:夫人知君懷思,無從得降。明日乃月圓 之候,君宜用米粉作丸,團團如月,置室西北方,呼夫 人名,三夕,可降耳,如期果降。

《法苑珠林》:漢永平十四年正月,五岳諸山道士願與 西僧比校辨真偽。敕以十五日集白馬寺。道士齎道 經置于三壇,?火焚經,經從火化。佛舍利經像置于 道西,光明五色,直上空中,旋環如蓋。于時天雨寶華, 大眾咸悅。

《續文獻通考》:王元甫學道於赤城霍山,服青精石飯, 吞日精月影之法,內見五藏。晉永和元年正月十五 日,乘龍昇天,為中岳真人。

《集異記》:明皇觀燈於上陽宮,召葉法善觀於樓下。法 善曰:燈固盛矣,西涼今夕之燈亦不亞此。上曰:可得 一行乎。法善令上閉目。上依其言,閉目距躍。身在霄 漢,已而足及地。法善曰:可以觀矣。既視燈燭連亙十 數里,車馬駢闐,士女紛雜。上稱其盛。久之,法善曰:觀 畢,可回矣。復閉目與法善騰虛而上。俄頃,還故處,而 樓下歌吹猶未終。

《珍珠船》:明皇用葉法善術,上元夜自上陽宮往西涼 州觀燈。以鐵如意質酒而還。遣使者取之,不誣。 《幽怪錄》:開元十八年正月望日,帝謂葉天師曰:今夕 何處最麗。對曰:廣陵。帝曰:何術以觀之。師曰:可。俄而, 虹橋起殿前,版閣架虛闌楯若畫。帝步而上,太真、高 力士及樂官數人從行。步步漸高,頃到廣陵寺,觀陳 設之盛,燈火之光,照灼基殿,士女鮮麗。皆仰面曰:仙 人現于五色雲中。帝大悅。敕伶官奏霓裳羽衣一曲。 後數日,廣陵果奏云。

《七修槁》:唐開元間,謂天官好樂,地官好人,水官好燈。 正月十五日乃三官下降之日,故從十四至十六夜 放假。

《前定錄》:韋泛者,不知其所來,大曆初罷,潤州金壇縣 尉客遊吳興,維舟於興國佛寺之水岸。時正月望夜, 士女繁會,泛方寓目,忽然暴卒。縣吏捕驗其事未已, 再宿而甦,云見一吏持牒來。云:府司追。遂與之同行, 約數十里,忽至一城,兵衛甚嚴。入見,多是親舊往還。 泛驚,問吏曰:此何許也。吏曰:此非人間也。泛方悟死 矣。俄見數騎呵道而來,中有一人衣服鮮華,容貌甚 偉。泛前視之,乃故人也。驚曰:君何為來此。曰:為吏所 追。其人曰:某職主召魂,未省追子。因思之,曰:嘻,誤矣, 所追者,非追君也,乃兗州金鄉縣尉韋泛也。遽叱吏 送之歸。泛既喜得還,且恃其故人,因求其祿壽。其人 不得已,密謂一吏引於別院。立泛於門,吏入,持一丹 筆來,書其左手曰:前楊復後楊,年年強。七月之節,歸 元鄉。泛既出,前所追吏亦送之。既醒,具述其事。沙門 法一好異書,盡得其實,因傳之。

《西域記》:摩竭陀國,正月十五日,僧俗雲集,觀佛舍利 放光雨花。

《傳燈錄》:徑山大慧宗杲禪師上堂曰:正月十四、十五, 雙徑搥鑼打鼓。要識祖意西來,看取村歌社舞。 《春渚紀聞》:政和二年,襄邑民因上元請紫姑神,為戲。 既書紙間,其字徑丈。或問之曰:汝更能書否。即書曰: 請連黏襄表二百幅,當為作一福字。或曰:紙易耳。安 得許大筆也。曰:請用麻皮十觔縛作,令徑二尺許,墨 槳以大器貯,備濡染也。諸好事因集紙筆,就一富人 麥場鋪展,聚觀。神至,書云:請一人繫筆于項,其人不 覺身之騰踔,往來場間。須臾字成,端麗如顏書。復取 小筆書于紙角云:持往宣德門,賣錢五百貫。既而縣 以妖捕大府取就,鞫治訖,無他狀。即具奏知。有旨就 後苑再書驗之。上皇為幸苑中臨視,乃書一慶字與 前書福字大小相稱,字體亦同。上皇大奇之,因令于 襄邑擇地建祠,歲祀之。

《鐵圍山叢談》:宣和六年春正月甲子,實上元節故事。 天子御樓觀燈,則開封尹設次以彈壓於西觀下。又 于時從六宮于其上,以觀天府之斷決者。簾幕重密, 下無由知。是日上偶獨在西觀上,而宦者左右皆不 從。其下則萬眾。忽有一人躍出,緇布衣若僧寺童行 狀,以手指簾,謂上曰:汝是某邪,有何神,乃敢破壞吾 教。吾今語汝,報將至矣。吾猶不畏汝,汝豈能壞諸佛 菩薩邪。時上下聞此,皆失措震恐,捕于觀下。上命中 使傳呼天府亟治之,且親臨其上。則又曰:吾豈逃汝 乎,吾故示汝以此,使汝知無奈吾教何爾。聽汝苦吾, 吾今不語矣。於是箠掠亂下,又加諸炮烙,詢其誰何, 略不一言,亦無痛楚狀。上益憤,復召行天法羽士曰: 宋沖妙世號宋法師者,亦神奇。至視之,則奏曰:臣所 治者,邪鬼。此人者,臣所不能識也。因又斷其足筋,俄 施刀臠,血肉狼籍。上大不怡,為罷一日之歡。至暮終 不得為何人。

《聞見近錄》:張文懿為射洪令。一道士詣邑,熟視文懿 不語。久之,項間取瓢出藥十粒,顧文懿曰:可餌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