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017 (1700-1725).djvu/7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徹旦。巿食則糖粽、粉團、荷梗、孛婁、瓜子、諸品果蓏。? 燈交易,識辨銀錢真偽,纖毫莫欺。

《西吳枝乘》:湖州正月望日,則城中巨商,相率於慈感 寺放火炮,以為勝負,賭財物。轟霹之聲,河水為沸,多 至費數百金。

《耆舊續聞》:陸太傅公嘗守會稽,上元夕放燈,特盛士 女駢闐。有一士人從貴官幕外過,見其女樂,甚都。注 目久之,觀者狎至,誤墮其幕。貴官者執其士,以聞于 府。公呼而責之曰:為士不克,自檢何耶。對曰:觀者皆 然,竟皆脫去。獨某居後,所以被辱。公觀其應對不凡, 必是佳士。因謂之曰:子能賦此斑竹簾詩,當釋子罪。 蓋用斑竹簾為幕也。士人索筆,落紙立就。其詩曰:春 風摵摵動簾帷,繡?朱門鎮日垂。為愛好花成片段, 故教高節有參差。又曰:昔年珠淚裛虞姬,今日侯門 作妓衣。世事乘除每如此,榮華到底是危機。公覽詩, 大奇之,延為上客。

《北京歲華記》:元夕官裏放燈,假五日,夜行不禁。 《續文獻通考》:張道陵,唐冊封天師。國朝,仍令傳襲正 一嗣教真人。歲以正月十五日為祖師示現之辰。遣 官詣大德靈顯宮,告祭。

《西湖志餘》:元宵前後,好事者或為藏頭詩句,任人商 猜,謂之猜燈。

《閩部疏》:閩俗尤重元宵,十三日始,放燈數步一立表, 一表輒數燈。家聯?綴,燦若貫珠。如是者,至下弦猶 不肯撤。有司禁之,縉紳先生不平見顏色。是月也,一 郡之民皆若狂。

上元部雜錄

《四時纂要》:正月望日,殘糕、糜熬、焦和、穀種之能辟蟲。 《食譜》:張手美家,上元油畫明珠。

《墨莊漫錄》:元祐以後,宗室以詞章知名者,如士暕、士 宇、叔益,令時?之,皆有篇釋聞於時。然近屬環衛中 能翰墨尤多。如嗣濮王仲御,喜作長短句,常見十許 篇於王之孫,皆可儷。作者不能盡載。如上元扈蹕作 《瑤臺第一層》云:嶰管聲,催人報道,嫦娥步月來。鳳燈 鸞炬寒,輕簾箔光泛。樓臺萬里,正春未老更旁鄉。日 月蓬萊從仙仗。看星河銀界,錦繡天街。歡陪千官萬 騎,九霄人在,五雲堆赭袍。光裏星毬宛轉,花影徘徊。 未央宮漏永散異香,龍關崔嵬翠。輿回奏仙韶,歌吹 寶殿樽罍。每使人歌此曲,則太平熙熙之象,恍然在 夢寐間也。

《續明道雜志》:紹聖戊寅歲,余在黃州,見上元,沽酒人 頭已簪麥穗。土人言當年不爾。

《膳夫錄》:汴中節食,上元油?。 《桂海花志》:上元紅,深紅色,絕似紅木瓜。花不結實,以 燈夕前後開,故名。

《歲時雜記》:都人上元作宜男蟬,如蛾而大。

《清波雜志》東坡上元詩:前年侍玉輦,端門萬枝燈。璧 月掛罘罳,珠星照觚稜。去年中山府,老病亦宵興。牙 旗穿夜巿,鐵馬響春冰。今年江海上,雲房寄山僧。亦 復舉膏火,松間見層層。散策桄榔林,林疏月鬅鬠。使 君置酒罷,簫鼓轉松陵。狂生來索酒,一舉輒數升。浩 歌出門去,我亦歸瞢騰。王初僚履道象州上元詩:二 年白玉堂,揮翰供帖子。風生起草臺,墨點澄心紙。三 年文昌省,拜賜近尺咫。紅蓼?御盤,金幡裊宮蕊。晚 為日南客,環堵隱烏几。朝來聞擊鼓,土牛出城巿。幽 懷不自閑,欲逐春事起。安得五畝園,種蔬引江水。二 篇之詩先後而作,何語意切類如此。

《搜採異聞錄》:上元張燈。太平御覽所載。《史記樂書》云: 漢家祀太一,以昏時祀到明。今人正月朢日,夜遊觀 燈。是其遺事,而今史記無此文。唐韋述《兩京新記》曰: 正月十五日夜,敕金吾弛禁,前後各一日,以看燈。本 朝京師增為五夜。俗言錢忠懿納土進錢,買兩夜如 前史。所謂買宴之比,初用十二、十三夜。至崇寧初,以 兩日皆國忌,遂展至十七、十八夜。予按《國史》乾德五 年正月詺:以朝廷無事,區宇又安。令開封府更增十 七、十八兩夕。然則,俗云因錢氏及崇寧之展日,皆非 也。太平興國五年十月下元,京城始張燈如上元之 日。至淳化元年六月,始罷中元下元張燈。

《通考》:上元日晴,主一春少雨,又宜百果。諺云:上元無 雨三春旱。又云:雨打上元燈,雲罩中秋月。

上元,初日占百果,中日晚稻,末日早稻。諺云:雨打上 元燈,早稻一束草。

正月上元,霧,主水。

上元,東風,夏米平。南風,米貴,主旱。西風,春夏米貴,桑 葉貴;北風,水澇;東北風,水旱調,大熟;東南風,禾麥小 熟;西北風,有水,桑葉賤。西南風,春夏米貴,蠶不利。 《委巷叢談》:古之所謂廋詞,即今之隱語也,而俗謂之 謎。人皆知其始于黃絹幼婦,而不知自漢伍舉曼倩 時已有之矣。至鮑照集則有井字謎。杭人元夕多以 此為猜燈,任人商略。永樂初,錢塘楊景言以善謎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