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017 (1700-1725).djvu/7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適中也,晝夜皆五十,刻舉晝,以見夜。故曰:日星鳥。南方朱鳥七宿,唐一行推以鶉火為春分,昏之中星也。殷中也,春分陽之中也。析,分散也。先時冬寒,民聚於隩,至是則以民之散處,而驗其氣之溫也。乳化曰孳,交接曰尾。以物之生育,而驗其氣之和也。

《舜典》

歲二月,東巡守,至于岱宗。

《詩經》

《唐風·綢繆章》

三星在天。

三星謂心星也,有尊卑,夫婦,父子之象,又為二月之合宿,故嫁娶者以為候焉。二月日體在戌,而斗柄建卯,初昏之時,心星在于卯上。二月之昏合于本位,故稱合宿。

《小雅·小明章》

二月初,吉,載離寒暑。

朱注初,吉,朔日也。

《禮記》

《月令》

仲春之月,日在奎昏,弧中,旦建星中,其日甲乙,其帝 太皞,其神句芒,其蟲鱗,其音角,律中夾鍾,其數八,其 味酸,其臭羶,其祀?,祭先脾。

陳注奎宿在戌,降婁之次,夾鍾卯律,長七寸二千一百八十七分寸之千七十五。

始雨水,桃始華,倉庚鳴,鷹化為鳩。

陳注此記卯月之候。

天子居青陽太廟,乘鷥路,駕倉龍,載青旂,衣青衣,服 倉玉,食麥與羊,其器疏以達。是月也,安萌芽,養幼少, 存諸孤,擇元日,命民社。

陳注青陽太廟,東堂當太室郊特牲,社用甲日。此言擇元日,是又擇甲日之善者。

命有司,省囹圄,去桎梏,毋肆掠,止獄訟。

陳注肆,陳尸也。掠,捶治也。

是月也,元鳥至。至之日,以太牢祠於高禖,天子親往, 后妃帥九嬪御,乃禮天子所御,帶以弓韣,授以弓矢, 於高禖之前。

陳注元鳥,燕也。燕以施生,時巢人堂宇而生乳,故以其至為祠禖,祈嗣之候。高禖,先禖之神也,高者尊之,之稱變媒,言禖神之也。古有禖氏,祓除之祀位。在南郊禋祀上帝,則亦配祭之,故又謂之郊禖。后妃帥九嬪,御者從往,而侍奉禮事也。禮天子所御者,祭畢,而酌酒以飲,其先所御幸而有娠者,顯之以神賜也。韣,弓衣也,弓矢者,男子之事也。故以為祥。

是月也,日夜分,雷乃發聲,始電。蟄蟲咸動,啟?,始出。 先雷三日,奮木鐸以令兆民曰:雷將發聲,有不戒其 容止者,生子不備,必有凶災。

陳注?,謂穿其穴而出也。不戒容止,謂房室之事。不備,謂形體損缺。凶災,謂父母。

日夜分則同度量鈞衡,石角十甬正權概。是月也,耕 者少舍,乃脩闔扇,寢廟畢備,毋作大事,以妨農之事。

陳注少舍,暫息也。門?之蔽以木,曰闔。以竹葦,曰扇。大事,謂軍旅之事。

是月也,毋竭川澤,毋漉陂池,毋焚山林,天子乃鮮羔, 開冰先薦寢廟。

陳注獻羔以祭司寒之神,開冰先薦寢廟者,不敢以人之餘奉神也。

上丁,命樂正,習舞,釋菜。天子乃帥三公九卿諸侯大 夫,親往視之。仲丁又命樂正入學習樂。

陳注上丁上旬之丁,以先庚三日後甲三日也,

是月也,祀不用犧牲,用圭璧更皮幣。

陳注不用牲,謂祈禱小祀耳。如大牢祠高禖,乃大典禮,不在此限。稍重者,用圭璧;稍輕者,以皮幣易之。

仲春行秋令,則其國大水,寒氣總至,寇戎來征。行冬 令,則陽氣不勝,麥乃不熟,民多相掠。行夏令,則國乃 大旱,煖氣早來,蟲螟為害。

《周禮》

《天官》

掌次朝日,祀五帝,則張大次小次,設重帟重案。合諸 侯亦如之。

訂義鄭康成曰:朝日春分,拜日於東門之外,祀五帝於四郊。 鄭司農曰:五帝,五色之帝。 劉執中曰:朝日於東郊,迎四時之氣,則祀其帝于郊。王不宿於外。故張大次以候止息,小次以候行禮。 鄭康成曰:次謂幄,大幄初往,所止居也。小幄既接祭退俟之處。祭義曰:周人祭日,以朝及闇,雖有強力,孰能支之,是以退俟。與諸臣代有事焉。合諸侯於壇,王亦以時休息。

內宰,中春,詔后帥外內命婦,始蠶于北郊,以為祭服。

訂義鄭鍔曰:說者,謂月令季春之月,鳴鳩,拂其羽,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