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017 (1700-1725).djvu/8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永樂八年春二月被詔直內閣即事二首

                  明胡儼

  春寒              楊守陳

  春日即事             鄭琰

  二月以上詩         曹大章

  春光好            後唐和凝

  探春令             宋徽宗

  涼州令             晁補之

  踏莎行             杜安世

  玉樓春春半         趙長卿

  驀山溪春半          張震

  水龍吟春遊          陸游

  好事近仲春          汪莘

  鹽角兒春半 以上詞    明馮鼎位

 仲春部選句

 仲春部紀事

歲功典第三十卷

仲春部藝文一

中東門銘        後漢李尤

中東處仲,月值當卯。倉庚有聲,隼鷹匿爪。除去桎梏, 訟獄勿考。

夾鍾二月啟      梁昭明太子

伏以節應佳辰,時登令月。和風拂迥,淑氣浮空。走野 馬於桃源,飛少女於李徑。花明麗月,光浮竇氏之機。 鳥哢芳園,韻響上喬之管。敬想足下,優游泉石,放曠 煙霞。尋五柳之先生,琴尊雅興。謁孤松之君子,鸞鳳 騰翩。誠萬世之良規,實百年之令範。但某蓆?幽人, 蓬門下客。三冬勤學,慕方朔之雄才。萬卷常披,習鄭 元之逸氣。既而風塵頓隔,仁智並乖。非無衰侶之憂, 誠有離群之恨。謹伸數字,用寫寸誠。

東郊朝日賦以國家行仲春之令為韻 唐陸贄

日為炎精,君實陽德。明至乃照臨下土,德盛則光被 四國。大垂象聖,作則候春分之節。時則罔愆,順周官 之儀,事乃不忒。於是載青旂,儼翠華,?留殘月,旗拂 朝霞。咸濟濟以皇皇,備禮容於邦家天子。躬整服以 待曙,心既誠而望賒。倏而罷嚴,更闢禁城。五輅齊駕, 八鸞啟行。風出郊而草偃,澤先路而塵清。卷餘靄於 林薄,動神光於?旌。初破鏡而牛掩,忽成輪而上征。 杲耀榮光,分輝於千品萬類。煙熅瑞色,均燭於四夷 八紘。一人端冕以仰拜,百辟奉璋而竭誠。故曰:天為 父,日為兄。和氣旁通,帝德與日德俱遠。清光相對,帝 心與日心齊明。時也,春事既用,夾鍾律中。登觀臺而 瑞集,睹芳甸而農眾。東為陽位,故出拜於國東。仲居 時中,乃展禮於春仲。既而盛禮畢陳,鍚鑾回輪。家有 罄室,巷無居人。備禮服之燦燦,殷遊車之轔轔。人望 如艸,我澤如春。惟天德與聖壽,配朝日而長新。伊茲 禮之可持,歷前代而脩之。漢拜庭中,成煩褻之細事。 魏朝歲首,失禮經於舊時。國家欽若天命,率由時令。 矯前王之失德,脩古典而施敬。俾伯夷之掌禮。侔軒 后以作聖恭。承命於春卿,遂觀光而興詠。

中和節百辟獻農書賦以嘉節初吉修是農政為韻

侯喜

我后令節,中和孔嘉。凍已全解,桃仍欲華。慶賞之多, 燕樂既均於九有;播植之始,教化爰貞於四遐。於是, 心膂周召,股肱稷?,洎彼庶尹,當茲新節。陽和溥暢, 言拜賜於生成。稼穡艱難,乃載陳於睿哲。觀其克合 天意,咸造皇居。僉曰:國以人為本,人以食為儲。政令 不差,則華裔知勸,水旱無備,則倉廩其虛。且自古在 昔,靡不有初。敬授人時,而堯典垂記;大無禾麥,則魯 史頻書。今陛下夔夔慄慄,日慎一日。惟人是憂,惟農 是恤。是以,域中無事,海內殷實。人獻其誠,神降之吉。 臣等叨遇昌運,思裨大猷,惟茲南畝,可致崇丘。虔考 令辰,實當四仲之首。敬舉彝典,庶為六府孔修。豈止 合彼九疇,冠夫百氏。高懸象魏,必日就而月將。永播 蒸黎,自風行而草靡。帝曰善哉,子之言是。於變時雍, 恭慎是宗。應天地中和之氣,備朝廷中和之容。君告 成中和之功,久而作樂。臣獻守中和之術,先告三農。 此所謂超羲越軒,臣賢主聖。樹光宅之深本,為經邦 之善政。美哉。啟沃之義,於斯為盛。

中和節百辟獻農書賦同前韻賈餗

聖上睹萬國之無事,偉三農之可嘉。因月令之初,爰 詢播植。俾年豐之慶,無隔幽遐。於是,文武畢陳,威儀 斯列。爰修耒耜之務,用廣異同之說。將斯疑作期國實 京坻,人懷禮節。捧書而進,知地利之可分。足食是圖, 見天心之載悅。既而啟文字,儼簪裾。煥夔龍之獻納, 掩河洛之圖書。得富國以如此,契生人於厥初。稽重 穀之言,徒稱董仲。驗深耕之法,何愧朱虛。所以候驚 蟄之辰,應夾鍾之律。昭八政之所用,蓄九年之罔失。 是藨是蔉,將致乎千斯倉,爰始爰謀,必因乎四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