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017 (1700-1725).djvu/9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故當載陽之候,以進為邦之術。俾農識不耕之凶,歲 獲終畝之吉。且中也者,表天地之交泰。和也者,象德 化之優柔。致中和之令節,展稼穡之允修。將明肥磽 異,等豐歉殊收。人靡在阿之嘆,野傳擊壤之謳。已矣 哉,富庶之規既如此,弼諧之道必於是。佐兀化之風 行,動黎元而草靡。故得祥生地表,慶發天宗。百穀允 修,臣罔慚於后稷。兆人乃粒,帝有邁於神農。伊斯事 之明盛,掩前代之輝映。因獻壽之嘉辰,遂啟心于善 政。何必考李悝之地力,覽崔寔之月令。懿此群公之 書,永作九州之慶。

中和節百辟獻農書賦同前韻 胡直鈞

農為務本,春則歲華。和者,取至和之靡忒。中者,象居 中之莫邪。吾君將以,發教源於仲序,配節令於孔嘉。 知稼穡之道,則無逸之書。何遠睹播植之論,審后稷 之訓。不遐至若四海,無事萬方胥悅。野思疆理之勤, 朝有田疇之說。鑄兵器為農器,更舊節為新節。天子 方坐承明之廬,端穆清之居。百執事孜孜而奉職,群 有司濟濟以進書。曰陛下德被淳古,時登太初。念耘 耔之勤,每思親勞。佇豐年之應,曾不自虛。一作攄臣所 以極聞見而獻可,庶將獲小大之所如。伏以羲徇平 秩,時在元吉。既錢鎛之徒營,固準直而何失。遲西成 於遺秉之歲,戒東作於寅賓之日。庶居勤之輩,咸執 其常惰遊之。人罔敢不率,皇上諧眾議允嘉。猷載耒 耜而親耕,天下皆勸。率公卿而終事,庶績咸修。然後 創典章,頒遠邇。斯載耕之自此,佇多稔之千彼。稽氾 氏之法,未足方之。考周官之規,諒當改是。豈不以群 下執躬,在上務農。故將降元功於后土,介景福於天 宗。?令節適時,良圖合盛。近可法于三務,遠從規於 八政。豈將獨播美於茲辰,冀終古而輝映。

中和節百辟獻農書賦同前韻 鄭式方

聖人清謐六合,車書一家。皇心協于天統,節令徵為 國華。思播植以富人,故農書是進。建中和而照物,俾 淳風不遐。是以四夷即敘九穀,用嘉當其大廟。祇臨 韶光發洩,二月初吉,式協于農祥。三務成功,不虧乎 歲節。授其時,用天之道。進其書,知人則哲。一人垂拱 以憂勤,百辟獻章而誠竭。於是,元老進而言曰:陛下 道治無外,化康有截。猶慮九扈未弘,三時尚缺。命陳 書而王化可闡,俾知方而農政斯列。既戒既種,粢盛 之望有期。弗震弗渝,地利之宜奚設。豈不以寒氣總 入,春陽始初,陳乎五種之用,本乎三農之書。王者則 千畝是藉,庶人則中田有廬。故年穀之順不差,物力 之功克實。首嘉節而東作方起,符中星而西成乃畢。 其殖也習無不利,其耕也動罔不吉。然後邦國知息 節之宜,象魏識勸農之術。于以見君臣克協,于以見 土穀惟修。足食表豐年之慶,多稌興大田之猷。且夫 節者育物于生成。農者豐功于遐邇。善宣兮時罔不 若;化洽兮物無非是。乃疆乃理,歌積庾于京坻。有翼 有憑,致殊方之率俾。非我后聖應太昊,德包神農,則 不能盡地力,祈天宗。故得貞萬姓,行八政。幸沐化于 和平,庶采葑而謠詠。

中和節奉陪杜尚書宴集序   梁肅

沛乎聖人,在穆清之中。合四序,茂萬物,謂二月之吉, 殷天人之和。肇以是日為中和節。原夫中以立天下 之本,和以通天下之志。明君所以總萬邦也,奉時以 協氣,播氣以授人。元侯所以承王命也,于時上元。甲 子之六歲,地平天成。河海清晏,君臣高會。由內及外 粵我主公。總揚州領東,諸侯既承湛露之澤,且脩式 燕之禮。乃邀中貴人,及我上介部從事,列將群吏、大 官、重客峨星,弁執象笏,脫?曳綬。列于賓席者,百有 餘人。火旗在門,雷鼓在庭。合樂既成,大庖既盈。左右 無聲,旨酒斯行。迺陳獻酬之事,乃酣無算之飲。於是, 群戲坌入,絲竹雜遝,毬蹈槃舞,撞懸索走之疾飛。凡 拔距扛鼎,踰刃之奇,迭作于庭內。急管參差,長袖嫋 娜之美,陽春白雪,流徵清角之妙。更奏於堂上。風和 景遲,既醉且儀,自朝及暮,惟節有度。君子謂:福祿之 所,浹在是命矣。既醉,小子且輒起而言曰:大君有命, 令節茲始,我公宴喜,于以受祉。文以發德,歌以頌美。 于胥樂兮胡可廢已。公曰:善迺俾座,客偕以六韻成 章,授簡為序。上以志王澤所及,次以紀方鎮之歡,末 以示將來盛事云爾。

仲春部藝文二詩詞

仲春振旅         晉傅元

古聖人出行,《古今樂錄》曰:仲春振旅。言大晉,申文武之教,畋獵以時也。

仲春振旅,大致民武,教於時日,新師執提,工執鼓坐 作,從節有序。盛矣。允文允武,蒐田表禡。申法誓,遂圍 禁。獻社祭,允以時。明國制,文武並。用禮之經,列車如 戰。大教明,古今誰能去兵。大晉繼天濟群生。

詠美人春遊        梁江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