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786 (1700-1725).djvu/10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考工典第七十一卷

館驛部藝文二詩詞

《入彭城館》
後周·庾信

襄君前建國,項氏昔稜威。鶂飛傷楚戰,雞鳴悲漢圍。 年代殊氓俗,風雲更盛衰。水流浮磬動,山深喧狖飛。 夏餘花欲盡,秋近燕將稀。槐庭垂綠穗,蓮浦落紅衣。 徒知日云暮,不見舞雩歸。

《白下驛餞唐少府》
唐·王勃

下驛窮交日,昌亭旅食年。相知何用早,懷抱即依然。 浦樓低晚照,鄉路隔風煙。去去如何道,長安在日邊。

《初到黃梅臨江驛》
宋·之問

馬上逢寒食,途中屬暮春。可憐江浦望,不見洛橋人。 北極懷明主,南溟作逐臣。故鄉腸斷處,日夜柳條新。

《登大庾嶺北驛》
前人

陽月南飛雁,傳聞至此迴。我行殊未已,何日復歸來。 江靜潮初落,林昏瘴不開。明朝望鄉處,應見嶺頭梅。

《貶降至汝州廣城驛》
鄭愔

近郊憑汝海,遐望指江干。尚憶趨朝貴,方知失道難。 曙宮平樂遠,秋澤廣城寒。岸葦新花白,山梨晚葉丹。 鄉關千里暮,歲序四時闌。函塞雲間白,旋門霧裡看。 夙年追騄驥,暮節仰鵷鸞。疲駕勞垂耳,騫騰遽矯翰。 將調梅鉉實,不正李園冠。荊玉終無玷,隨珠忽已彈。 曉裝違鞏洛,夕夢在長安。北臨易傷阮,西征未學潘。 傾車無共轍,同派有殊瀾。去去懷知己,何由報一餐。

《宿襄河驛浦》
陳子昂

沿流辭北渚,結纜宿南洲。合岸昏初夕,迴塘岸不流。 行聞塞鴈斷,坐聽峽猿愁。沙浦明如月,汀霞晦若秋。 未及能鳴鴈,徒思海上鷗。天河殊未曉,滄海信悠悠。

《深渡驛》
張說

旅泊深山夜,荒庭白露秋。洞房懸月影,高枕聽江流。 猿響寒巖樹,螢飛古驛樓。他鄉對搖落,併覺起離憂。

《曉發方騫驛》
蘇頲

傳置遠山蹊,龍鍾蹴澗泥。片陰常作雨,微照已生霓。 鬢髮愁氛換,心情險路迷。方知向蜀老,偏識子規啼。

《候使登石頭驛樓作》
張九齡

山檻憑南望,川途北流。遠林天翠合,前浦日華浮。 萬井緣津渚,千艘咽渡頭。漁商多末事,耕稼少良疇。 自守陳蕃榻,嘗登王粲樓。徒然騁目處,豈是獲心遊。 向跡雖愚谷,求名亦盜丘。息陰芳木所,空復起鄉憂。

《奉濟驛重送嚴公》
杜甫

遠送從此別,青山空復情。幾時盃重把,昨夜月同行。 列郡謳歌惜,三朝出入榮。江村獨歸處,寂寞養殘生。

《山館》
前人

南國晝多霧,北風天正寒。路危行木杪,身遠宿雲端。 山鬼吹燈滅,廚人語夜闌。雞鳴問前館,世亂敢求安。

《通泉驛南去通泉縣十五里山水作》

前人

溪行衣自濕,亭午氣始散。冬溫蚊蚋在,人遠鳧鴨亂。 登頓生層陰,攲傾出高岸。驛樓衰柳側,縣郭輕煙畔。 一川何綺麗,盡目窮壯觀。山色遠寂寞,江光夕滋漫。 傷時愧孔父,去國同王粲。我生苦飄零,所歷有嗟嘆。

《題宛溪館》
李白

吾憐宛溪好,百丈照山明。何謝新安水,千尋見底清。 白沙留月色,綠水助秋聲。卻笑嚴湍上,於今獨擅名。

《橫江館詞》
前人

橫江館前津吏迎,向余東指海雲生。郎今欲渡緣何 事,如此風波不可行。

《題豫章館》
崔國輔

楊柳映春江,江南轉佳麗。吳門綠波裡,越國青山際。 遊宦常往來,津亭暫臨憩。驛前蒼石沒,浦外湖沙細。 向晚宴且歡,孤舟冏然逝。雲留西北客,氣歇東南帝。 獨有萋萋心,誰知怨芳歲。

《次蔡陽館》
孟浩然

日暮馬行疾,城荒人住稀。聽歌疑近楚,投館忽如歸。 魯堰田疇廣,章陵氣色微。明朝拜嘉慶,須著老萊衣。

《題金城臨河驛樓》
岑參

古戍依重險,高樓見五涼。山根盤驛道,河水浸城牆。 庭樹巢鸚鵡,園花隱麝香。忽如江浦上,憶作捕魚郎。

《晚次宿預館》
錢起

鄉心不可問,秋氣又相逢。飄泊方千里,離悲復幾重。 迴雲隨去雁,寒露滴鳴蛩。延頸遙天末,如聞故國鐘。

《蓮塘驛》
李益

五月渡淮水,南行遶山陂。江村遠雞應,竹裡聞繰絲。 楚女肌髮美,蓮塘煙露滋。菱花覆碧渚,黃鳥雙飛時。 渺渺溯洄遠,憑風託微詞。斜光動流睇,此意難自持。 女歌本輕豔,客行多怨思。女蘿蒙幽蔓,擬上青桐枝。

《豐城劍池驛感題》
權德輿

龍劍昔未發,泥沙相晦藏。向非張茂先,孰辨斗牛光。 神物不自達,聖賢亦彷徨。我行豐城野,慷慨心內傷。

《細柳驛》
前人

細柳肅軍令,條侯信殊倫。棘門乃兒戲,從古多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