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786 (1700-1725).djvu/11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孝宗實錄》:弘治三年二月,英國公張懋上言,京城原 設兩會同館,各有東西前後,九照廂房,專以止宿屬 國使。但北館有宴廳,後堂以為待宴之所,而南館無 之。每賜宴,止在東西兩照房分待,褊迫不稱,乞敕工 部將近日拆卸永昌寺木料,改造宴廳於南館。從之。 《寧波府志》:醫學孫正科,讀書能詩,宣德間,清軍御史 駐節四明驛,驛在月湖中沚,東岸陶氏女淫行。御史 與侍寢少閽,通夜舟渡,陶女同榻,及旦諸屬官入揖, 承事退,止留孫正科,立堂下問曰:聞汝諳詩。汝詠驛 景。遂口占曰:四明仙館絕淫埃,隔岸桃花爛熳開,春 色惱人眠不得,夜深船過月湖來。御史赧然,少選曰: 詩不類唐,蛙噪耳。對曰:實景也。遽斥之出,明日遂行。 《無用閒談》:謁陵各官類晚入昌平,憩宿五更,祭陵公 署弗能盡容,各以類假宿,如兵部官則宿於衛所,戶 部宿於倉司。給事中宿於劉蕡祠、黌校,則翰林寓宿 之地,與察院相鄰,察院諸御史宿處也。楊學士守址, 暮抵昌平,遂誤入察院,因賦詩曰:雙眼風沙百里程, 敝衣瘦馬到昌平,欲尋GJfont水先生館,誤入分史御史 廳,導引輿臺顏盡赤,將迎豸繡眼偏青,只愁太史明 朝奏,昨夜文星犯法星。

《二酉委談》:余謝關中之役,歸潼關,劉使君以時猶暑 憫余逆旅之艱,力勸居公館,余笑曰:曩為督學來不 傳居,今乞歸顧薄逆旅人,將謂僕始惜其官,今乃亡 籍。遂匿跡行如故。

《廣平府志》:荷花館在城東北隅,蓮池之上府治,北通 真順,南接大名山,東等處,凡過客避不入城,而城外 無駐節之館,行者病焉。萬曆十五年,知府蔣以忠擇 蓮池勝地,建為堂五間,扁曰:旬宣所憩。兩旁各耳房 三間,正南為門,門外築甬道,通於池架浮橋,建一坊 曰:觀蓮。從池中又架木為亭,四圍各有欄楯,扁曰:天 開。圖畫曰:得月臺。以便過客眺望,又為東西二門,扁 曰:荷花館。臨池砌以磚石,上種槐柳,可蔭可坐,堂之 後又為後堂三間。南北各為臥房三間,東西仍為耳 房各三間,東耳房外為廚房二間,西耳房外為小客 座三間,四圍高垣,正北為後門,後門外環基,鑿為池, 如月影。植芰荷池,上各植柳,下有蘆洲,宛然江南一 勝概也。以忠有落成詩:公庭無事夕陽殘,來此清幽 好看山,地擁樓臺浮水面,天開圖畫落人間,洗粧有 雨紅蓮淨,驚寢無風白鳥閒,況遇太平村酒熟,不妨 飲到醉時還。又詠得月臺詩:吏隱偏宜此,清虛似野 人,地幽雲護屋,臺聳月為鄰,草色穿疏,蓮香逗遠 村,悠然殊會意,何必嘆沉淪。各有石刻。

《榕城隨筆》:福州馹名三山取三山鼎峙以成。

館驛部雜錄

《禮記·曲禮》:見人弗能館,不問其所舍。

《檀弓》:賓客至,無所館。夫子曰:生于我乎館,死于我乎 殯。

《玉藻》:士曰傳遽之臣。遽以車馬給使者也。謂若今 時,乘驛遞傳,而遽疾,故謂之傳遽也。

《開元文字》:凡事之賓客,館焉舍也。館有積,以待朝聘 之官,是也。客舍逆旅,名候館也。公館也,公宮與公所 為也。私館者,自卿大夫以下之家。

《資暇錄》:京兆昭應縣,東有戲源驛,案其地在戲水之 傍。《漢書》:陳涉將周章西入關,至戲。蘇林云:在新豐東 南三十里。小顏又云:今有戲源驛。音平聲,人所知也。 何為舉世,皆以去聲,呼此驛號,彼從徒爾,我輩其可 終誤哉。

《揮麈後錄》:太祖既廢藩鎮,命士人典州,天下忻便,於 是置公使庫,使遇過客,必館置供饋,欲使人無旅寓 之歎。此蓋古人傳食諸侯之義。下至吏卒,批支口食 之類,以濟其乏食。承平時,士大夫造朝,不齎糧,節用 者猶有餘以還家。歸途禮數如前,但少損。當時出京 泛汴,有上下水船之譏。近人或以州郡飾廚傳為非 者,不解祖宗之所以命意矣。如貪汙之吏,倘有以公 帑任私意如互送卷懷者,又不可不痛懲治之也。 《夢溪筆談》:驛傳舊有三等,曰步遞、馬遞、急腳遞。急腳 遞最遽,日行四百里,唯軍興則用之,熙寧中,又有金 字牌急腳遞,如古之羽檄也。以木牌朱漆黃金字,光 明眩目,過如飛電,望之者無不避路,日行五百餘里。 有軍前機速處分,則自御前發下,三省、樞密院莫得 與也。

《玉照新志》:陳橋驛在京師陳橋封丘二門之間,唐為 上源驛,朱全忠縱火欲害李克用之所,藝祖啟運立 極之地也。始藝祖推戴之初,陳橋守門者,拒而不納, 遂如封丘門,抱關吏望風啟鑰,逮即帝位,斬封丘而 官陳留者,以旌其忠於所事焉。後來以驛為班荊館, 為虜使迎餞之所。至宣和五年,因曾讜一建言,遂命 羽流居之賜,號曰:鴻烈觀。俶擾之後,又不知何如耳, 西浮籍雷港驛,在皖之望江,一名雷池,即大雷口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