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786 (1700-1725).djvu/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考工典

 第六十卷目錄

 倉廩部彙考一

  《詩經》魏風伐檀 小雅楚茨 甫田

  《禮記》月令

  《周禮》地官 冬官考工記

  《釋名》釋宮室

  《說文》

  《天倉星圖考》

  《天囷天廩星圖考》

  《宋史職官志》司農寺

  《演繁露》邸閣

  《金史百官志》倉場

  《元史》百官志

考工典第六十卷

倉廩部彙考一

《詩經》

《魏風伐檀》

不稼不穡,胡取禾三百囷兮。

囷,圓倉也。

《小雅楚茨》

我倉既盈,我庾維億。

《小雅甫田》

曾孫之稼,如茨如梁,曾孫之庾,如坻如京,乃求千斯 倉,乃求萬斯箱。

茨屋蓋言其密比也,梁車梁言其穹隆也,坻水中之高地也,京高丘也箱車箱也。

《禮記》

《月令》

仲秋之月,可以穿竇窖,修囷倉。

皆為斂藏之備穿地,圓曰竇,方曰窖。

季秋之月,乃命冢宰,農事備收,舉五穀之要,藏帝籍 之收於神倉,祗敬必飭。

以其供神之物故曰神倉

《周禮》

《地官》

廩人下大夫二人,上士四人,中士八人,下士十有六 人,府八人,史十有六人,胥三十人,徒三百人。

訂義薛平仲曰:場人既已為登穀之備矣,則倉廩之官當有以為儲蓄之備也。先儒以廩為藏米,以倉為藏穀,故廩人之官必以下大夫二人居之。自穀而舂揄以為米,則米之為用,所當貴重愛惜者,而官其可輕GJfont哉?是以廩人為之長而倉人以中士為之屬焉。然廩人之後必繼之以舍人,倉人之後必繼之以司祿,不為無意,蓋舍人之職其主宮中官府之次舍者也。而宮中官府之稍食,又非穀祿比於此焉,不汲汲以均之,則所以為養廉怙恥之本者,得毋有虧於?自公退食之際而請謁行於私昵之間,其弊有不可勝慮矣,是則舍人所以次之也。若夫穀祿之制,自公卿大夫以至庶人之代,其耕者多寡,高下固有定數矣。彼其以田賦祿而征其租,上以供王賦,下以享宗廟、給私奉、業子孫,又非一時稍食者之比於此焉。不知所以裁之,則無功受祿者,特未免有伐檀之剌,而世祿之家鮮克由禮者,亦豈無自而致哉?是則司祿所以次之也。是蓋先王務農重穀之教,故敘次其設官如此。李嘉會曰:廩造於平地之上,倉造於屋之下。 賈氏曰:此官使下大夫為首徒,三百人以米廩事,重出納又多故也。

掌九穀之數,以待國之匪頒,賙賜稍食。

鄭鍔曰:廩人掌穀謂米出於穀故耳。 易氏曰:天府職曰若祭天之司民,司祿而獻民,數穀數則知九穀之數,專掌於司祿,今復見於廩人,何也?賈氏謂廩人掌米,倉人掌穀,其義誠然,蓋倉人掌粟入之藏,辨九穀之物則掌穀,可知廩如御廩、常廩之類則皆米也。不然,明堂位何以曰米廩有虞氏之庠?釋者以魯謂之米廩,虞帝上庠今藏粢盛之委焉,非米而何以廩名?官所掌者米而云掌九榖之數者,兼掌九榖之數也。是知倉人掌穀,司祿掌九穀之數,廩人即其九穀之數,以知廩米之數,凡以待國之匪,頒賙賜稍食而已。 李嘉會曰:數則一歲所入之目,以數而入,以數而出,正廩人所掌,故不曰物而曰數 。鄭康成曰:匪讀為分,分頒謂委人之職,諸委積也。賙賜謂王所賜予給好用之式,稍食祿廩。 李嘉會曰:分頒者使自隨其數而入之,不獨委人也,委人特一而已。 鄭鍔曰:君於臣下,廩人繼粟者是也。 賈氏曰:此即司士以功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