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786 (1700-1725).djvu/4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考工典

 第六十五卷目錄

 倉廩部紀事

 倉廩部雜錄

 倉廩部外編

考工典第六十五卷

倉廩部紀事

《史記·五帝本紀》:堯賜舜絺衣,與琴,為築倉廩,予牛羊。 瞽叟尚復欲殺之,使舜上塗廩,瞽叟從下縱火焚廩。 舜乃以兩笠自扞而下,去,得不死。正義曰通史云: 瞽叟使舜滌廩,舜告堯二女,二女曰:時其焚汝,鵲汝 衣裳,鳥工往。舜既登廩,得免去也。

《書經》:武成王伐商,天下大定,乃反商政,發鉅橋之粟, 大賚于四海。

《禮記·月令》:季春之月,命有司,發倉廩,賜貧窮,振乏絕。 《說苑》:魏文侯御廩災,文侯素服辟正殿五日,群臣皆 素服而弔,公子成父獨不弔。文侯復殿,公子成父趨 而入賀,曰:甚大善矣。夫御廩之災也。文侯作色不悅, 曰:夫御廩者,寡人寶之所藏也,今火災,寡人素服辟 正殿,群臣皆素服而弔;至于子,大夫而不弔。今已復 辟矣,猶入賀何為。公子成父曰:臣聞之,天子藏于四 海之內,諸侯藏于境內,大夫藏于其家,士庶人藏于 篋櫝。非其所藏者不有天災,必有人患。今幸無人患, 乃有天災,不亦善乎。文侯喟然歎曰:善。

《越絕書》:吳兩倉,春申君造。西倉名均輸,東倉周一里 八步。

《史記·李斯傳》:斯年少時,見吏舍廁中鼠食不潔,近人 犬,數驚。入倉,觀倉中鼠,食積粟,居大廡之下,不見人 犬之憂。乃歎曰:人之賢不肖譬如鼠矣,乃從荀卿學。 《貨殖傳》:宣曲任氏之先,為督道倉吏。秦之敗也,豪傑 皆爭取金玉,而任氏獨窖倉粟。楚漢相距滎陽,民不 得耕種,米石至萬,豪傑金玉盡歸任氏。徐廣曰:窖 音校,穿地以藏也。

《漢書·高帝本紀》:二年,漢王與楚戰滎陽京、索間,破之。 築甬道,屬河,而取敖倉粟。孟康曰:敖,地名,在滎陽 西北,山上臨河有大倉。

《酈食其傳》:漢王數困成皋,計欲捐成皋東,屯鞏、洛以 距楚。食其曰:夫敖倉,天下轉輸久矣,臣聞其下迺有 藏粟甚多。楚人拔滎陽,不堅守敖倉,迺引而東,令適 卒分守成皋,此乃天所以資漢臣。願足下急復進兵, 收取滎陽,據敖庾之粟,塞成皋之險,杜太行之道,距 飛狐之口,守白馬之津,以示諸侯形制之勢,則天下 知所歸矣。上曰:善。迺從其畫,復守敖倉。敖庾即敖 倉。

《枚乘傳》:乘說吳王曰:吳有諸侯之位,而實富於天子。 夫漢并二十四郡,十七諸侯。轉粟西鄉,陸行不絕,水 行滿河,不如海陵之倉。晉灼曰:海陵,海中山為倉 也。臣瓚曰:海陵,縣名也。有吳大倉。

《史記·平準書》:孝惠、高后時,為天下初定。漕轉山東粟, 以給中都官,歲不過數十萬石。中都猶都內也,皆 天子之倉府。以給中都官者,即今太倉以穡官儲者 也。

漢興七十餘年,國家無事。太倉之粟陳陳相因,充溢 露積於外,至腐敗不可食。為吏者長子孫,居官者以 為姓號。如淳曰:倉氏、庾氏是也。

《漢書·地理志》:河東郡,有根倉、濕倉。

《食貨志》:宣帝即位,歲數豐穰,穀至石五錢,農人少利。 大司農中丞耿壽昌白令邊郡皆築倉,以穀賤時增 其價而糴,以利農,穀貴時減價而糶,名曰常平倉。民 便之。

《三輔黃圖》:細柳倉、嘉倉在長安西,渭水北石徼西有 細柳倉,城東有嘉倉。

《後漢書·公孫述傳》:建武八年,帝使諸將攻隗囂。囂敗, 蜀地聞之恐動。述欲安眾心。成都郭外有秦時舊倉, 述改名白帝倉,自王莽以來常空。述詐使人言白帝 倉出穀如山陵,百姓空市里往觀之。述乃大會群臣, 問曰:白帝倉竟出穀乎。皆對言無。述曰:訛言不可信, 道隗王破者復如此矣。

《虞詡傳》:朝歌賊數千人,屯聚連年,州郡不能下,鄧騭 以詡為朝歌長。始到,謁河內太守馬棱。棱勉之曰:君 儒者,當謀謨廟堂,反在朝歌耶。詡曰:朝歌者,韓、魏之 郊,背太行,臨黃河,去敖倉百里,青、冀之人流亡萬數。 賊不知開倉招眾,劫庫兵,守成皋,斷天下右臂,此不 足憂也。

《洛陽記》:國有常滿倉。

《西京雜記》:曹元理善筭,友人陳廣漢有二囷,忘其石 數,後算欠一斗,乃有鼠大如斗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