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786 (1700-1725).djvu/4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華陽國志》:蜀以成都、廣都、新都為三都,有金堂山,漢 時置五倉,名萬安倉。

《三國魏志·高句麗傳》:其民無大倉庫,家家自有小倉, 名之為桴京。

《晉書·食貨志》:泰始四年,立常平倉,豐則糴,儉則糶,以 利百姓。

《水經注》:汾陽故城積粟所在,謂之羊腸倉,山有羊腸 GJfont。在晉陽西北,石縈委若羊腸焉,故倉GJfont取名矣。 《南史·庾域傳》:域,字司大,新野人也。長沙宣武王為梁 州,以為錄事參軍,帶華陽太守。時魏軍攻圍南鄭,州 有空倉數十所,域手自封題,指示將士曰:此中粟皆 滿,足支二年。但努力堅守。眾心以安。

《隋書·食貨志》:晉自元帝寓居江左,歷宋、齊、梁、陳。其倉, 京都有龍首倉,即石頭津倉也,臺城內倉,南塘倉,常 平倉,東、西太倉,東宮倉,所貯總不過五十餘萬。在外 有豫章倉、釣磯倉、錢塘倉,並是大貯備之處。自餘諸 州郡,亦各有倉。

《北史·蘇綽傳》:綽除著作佐郎。屬周文與公卿往昆明 池觀漁,行至城西漢故倉地,顧問左右,莫有知者。或 曰:蘇綽博物多通,請召問之。乃召綽問,具以狀對。 《隋書·食貨志》:開皇三年,朝廷以京師倉廩尚虛,議為 水旱之備,於是詔於蒲、陜、虢、熊、伊、洛、鄭、懷、邵、衛、汴、許、 汝等水次十三州,募運米丁。又於衛州置黎陽倉,洛 州置河陽倉,陜州置常平倉,華州置廣通倉,轉相灌 注。漕關東及汾、晉之粟,以給京師。

五年五月,工部尚書、襄陽縣公長孫平奏曰:古者三 年耕而餘一年之積,九年作而有三年之儲,雖水旱 為災,而人無菜色,皆由勸導有方,蓄積先備故也。去 年亢陽,關內不熟,陛下哀愍黎元,甚於赤子。運山東 之粟,置常平之官,開發倉廩,普加賑賜。少食之人,莫 不豐足。鴻恩大德,前古未比。其強宗富室,家道有餘 者,皆競出私財,遞相賙贍。此乃風行草偃,從化而然。 但經國之理,須存定式。於是奏令諸州百姓及軍人, 勸課當社,共立義倉。收穫之日,隨其所得,勸課出粟 及麥,於當社造倉窖貯之。即委社司,執帳檢校,每年 收積,勿使損敗。若時或不熟,當社有饑饉者,即以此 穀賑給。自是諸州儲峙委積。

《唐書·李密傳》:密以策干翟讓曰:今群豪競興。若直取 興洛倉,發粟以賑窮乏,百萬之眾一朝可附。讓曰:須 君得倉,更議之。密以千人出陽城北,踰方山,自羅口 拔興洛倉,據之,獲縣長柴孝和。開倉賑食,眾繈屬至 數十萬。

密,素無府庫財,軍戰勝,無所賜與,又厚撫新集,人心 始離。民食興洛倉者,給授無檢,至負取不勝,委於道, 踐輮狼扈。密喜,自謂足食。司倉賈潤甫諫曰:人,國本; 食,人天。今百姓飢捐,暴骨道路。公雖受命,然賴人之 天以固國本。而稟取不節,粟竭人散,胡仰而成功。不 聽。

《食貨志》:尚書左丞戴胄建議:自王公以下,計墾田,秋 熟,所在為義倉,歲凶以給民。太宗善之。其後洛、相、幽、 徐、齊、并、秦、蒲州又置常平倉,粟藏九年,米藏五年,下 濕之地,粟藏五年,米藏三年,皆著於令。

《唐會要》:貞觀二年四月三日,尚書左丞戴胄上言曰: 隋開皇之制,天下輸粟,謂之社倉。及大業中,取充官 費。今請自王公以下,計墾田,秋熟,所在為義倉,歲凶 以給民。太宗善之,乃詔:畝稅二升,粟、麥、GJfont、稻,隨地所 宜。寬鄉斂以所種,狹鄉據青苗簿而督之。耗十四者 免其半,耗十七者皆免之。商賈無田者,以其戶為九 等,出粟自五石至五斗為差。下戶不取焉。歲不登,以 賑民;或貸為種子,至秋而償。

高宗咸亨二年六月十七日,詔於洛州柏崖置敖倉, 容二十萬石。

《唐書·食貨志》:開元十八年,宣州刺史裴耀卿朝京師, 元宗訪以漕事,耀卿曰:今漢、隋漕路,瀕河倉廩,遺跡 可尋。可於河口置武牢倉,鞏縣置洛口倉,使江南之 舟不入黃河,黃河之舟不入洛口。而河陽、柏崖、太原、 永豐、渭南諸倉,節級轉運,水通則舟行,水淺則寓於 倉以待,則舟無停留,而物不耗失。此甚利也。元宗初 不省。二十一年,耀卿為京兆尹。元宗復問耀卿漕事, 耀卿請罷陸運,而置倉河口,使江南漕舟至河口者, 輸粟於倉而去,縣官雇舟以分入河、洛。置倉三門東 西,漕舟輸其東倉,而陸運以輸西倉,復以舟漕,避三 門之水險。元宗以為然。乃於河陰置河陰倉,河西置 柏崖倉;三門東置集津倉,西置鹽倉;鑿山十八里以 陸運。自江、淮漕者,皆輸河陰倉,自河陰西至太原倉, 謂之北運,自太原倉浮渭以實關中。元宗大悅,拜耀 卿為黃門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兼江淮都轉運 使。

《韋丹傳》:丹為江南西道觀察使。有吏主倉十年,丹覆 其糧,亡三千斛,丹曰:吏豈自費耶。籍其家,盡得文記, 乃權吏所奪,丹召諸吏曰:若恃權取於倉,罪也。與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