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786 (1700-1725).djvu/4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期,一月還之。皆頓首謝,及期無敢違。

《遼史·食貨志》:聖宗乾亨十三年,詔諸道置義倉。歲秋, 社民隨所獲,戶出粟庤倉,社司籍其目。

沿邊諸州,各有和糴倉。

《雁門野說》:開寶八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夜半,金陵城 陷,大將軍入予六歲矣,父母昆弟十三人,空宅號泣, 而出未知藏匿之所。天漸明,行至廣濟倉東北角,姑 之子張成家,成見予父母泣,且言兵至矣。去將安適 此有梯,可踰垣入倉,大軍若來,必不燒倉,成家老小 幸相隨,而度度訖毀梯,勿使人覺,父異其言,骨肉由 是皆入,既而成欲去梯,父曰:不可也。我與汝即免,後 人何從,但留之,俾來者得踰垣,則眾皆濟矣。於是果 有人沿梯而上,復有驚肩臼而登者,父乃與仲氏取 廥中官梯兩隻,擲於外。至卯辰間,大軍既入,火照臺 城少頃,果有百餘甲士,持赤幟立於牆外,實守倉敖。 是則張成所謀,蓋得濟者眾,由我父不使去梯,而又 益之也。二十八日,招安城中多被殺傷,惟此間老幼 近二十人獲全云。

《賢奕》:王武恭公知定州,是時契丹主在燕京,朝廷發 兵屯定州者,幾六萬人。一旦倉中給軍糧,軍士以所 給米黑,諠譁紛擾,監官懼逃匿。公自入倉視之,乃使 召專副,問曰:昨日我不令汝,給二分黑米、八分白米 乎。曰:然。然則汝何不先給白米,後給黑米,此輩見所 得米黑,以為所給盡如是,故諠耳。專副對曰:然,某之 罪也。公叱從者杖專副人二十,又呼四卒謂曰:黑米 亦公家物,不給與汝曹,當棄之乎,汝何敢乃爾諠譁。 四卒相顧曰:向者不知有八分白米故耳,某等死罪。 公又叱從者,亦人杖二十,召指揮使罵曰:衙官汝何 不戢士使如此,欲求決配乎。指揮使百拜流汗,乃捨 之倉中肅然。

《遺史記聞》:龍興倉,汴都興國寺也。舊有龍興寺,周世 宗廢為倉。國初,寺僧屢訴求復為寺。太宗怒其煩瀆, 遣使封劍誅之,且曰:懼即斬,不懼再奏。僧行臨刑不 懼,使以聞。太宗甚喜,即日如其請復改為寺。

《宋史·仁宗本紀》:嘉祐三年二月,詔三京諸州軍,自今 年終,應戶絕納官田。土未賣者,並撥隸廣惠倉,詔三 司以天下,廣惠倉隸司農寺,逐州幕職曹官各一員 專監。

《張孝祥傳》:孝祥,知荊南、湖北路安撫使。置萬盈倉以 儲諸漕之運。

《丹徒縣志》:建炎之亂,鎮江歲輸米,率不如數。轉運使 按視計倉粟存者,尚負數萬,扃鑰而去,軍食不繼,官 吏憂窘。汪藻知鎮江,命破鐍給之,曰:官軍張頤待哺, 米在廩中而不與之食,群黥飢餓無聊,雖錮南山,猶 有隙也。守重得罪,不敢辭。會言者,讒藻除宮觀。 《福建通志》:汀州府舉子倉,一在清寧縣市,一在石洞 寨,一在羅村團。宋紹興五年,以民生子,多不舉於縣 置倉,遇生子者,給米一石。

《金史·食貨志》:常平倉,世宗大定十四年,嘗定制,詔中 外行之,其法尋廢。

《元史·靳德進傳》:德進授昭文館大學士,知太史院,領 司天臺事,賜金帶宴服。都城以荻苫廩,或請以瓦易 之,帝以問德進,對曰:若是役驟興,物必踴貴,民力重 困,臣愚未見其可。議遂寢。敕中書自今凡集議政事, 必使德進預焉。

《明外史·周忱傳》:宣德五年,忱巡撫江南。見諸縣收糧 無團局,糧長即家貯之,曰:此致逋之由也。遂令諸縣 於水次置囤,囤設糧頭、囤戶各一人,名轄收。至六七 萬石以上,始立糧長一人總之,名總收。民持帖赴囤, 官為監納,糧長但奉期會而已。

時公侯祿米、軍官月俸皆支於南戶部。蘇、松民轉輸 南京者,石加費六斗。忱奏令就各府支給,與船價米 一斗,所餘五斗,通計米四十萬石有奇,并官鈔所糴, 共得米七十萬餘石,遂置倉貯之,名曰濟農。賑貸之 外,歲有餘羨。凡綱運、風漂、盜奪者,皆取給於此。 《長水日抄》:通州距京城東四十餘里,城中積糧數百 萬石,己巳之變也。先南犯諜報,欲據通州,朝議先焚 倉廩。會周文襄忱至京師,都御史陳僖敏鎰問計於 周,周曰:若如此,寇未至而棄軍,實非計也。盍若檄示 在京官軍、旗校,預給一歲之糧,各令自支,則糧歸京 師,又免輦運之費。不數日寇至通州,無所獲而去。 《明外史·佞幸傳》:裴德有寵於武宗,賜國姓。正德六年 十一月,詔賜東關太平倉為德私第,德請改為公館。 戶部尚書孫交爭之,謂積貯大藏,費國家工役萬萬 計。正統末,京師戒嚴議者,欲移通州糧盡入京倉。頃 者,盜薄文安去通州一日,有欲復申前議者,豈可因 目前無糧,改為公館。臣承乏戶曹此,而不言他日。聖 心悔悟,念此倉非賞人之物,雖加臣重譴,亦無及矣。 不聽,已而竟改為鎮國府,駐宣府兵。

《武宗實錄》:正德五年六月,戶部言永昌寺舊址,改建 為倉,未有名,乃賜名曰太平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