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786 (1700-1725).djvu/50

From Wikisource
Jump to navigation Jump to search
此页尚未校对


六年十一月,以太平倉賜永壽伯朱德為私第,戶部 尚書孫交言,昔田蚡請考工地益宅。漢武不許,夫隙 地尚不輕,GJfont況此倉乎。奏入,不聽。 八年三月,改太平倉為鎮國府,又欲毀GJfont口為府廳。 工部奏祖宗,稽古建官府部,具有定制,今改倉為府, 有乖舊典,況位屬乾方乾天門也。且此地初為永昌 寺,再為新石廠,又為太平倉,屢改屢廢,推之地理,察 之人事,俱未便。上曰:既以此地為天門,宜當通達前, 此閉塞何不以聞,其以實陳狀。工部再請,罪乃宥之。 《世宗實錄》:嘉靖元年五月,改鎮國府,仍為太平倉,命 總督倉場官管理。

《儉庵疏議》:戶部尚書梁材奏本朝,酌古定制,監局等 官供事於內,府部等官分治於外。具載祖訓體統,截 然若京通等倉,戶部職掌督收,則有侍郎。郎官巡視 則有御史,綱舉目張,萬世無弊。宣德正統以來,始用 內臣,亦止一二而已。正德間,陸續增置一羊九牧,需 索多門,虐害輓卒,漕政大壞,宜一體裁革,以復聖祖, 設官分職之典。從之。

倉廩部雜錄

《詩經·周頌》:亦有高廩,萬億及秭。

我倉既盈,我庾維億。

《管子》:積於不涸之倉者,務五穀也。不務地利,則倉 不盈。倉廩實,而知禮節。

《莊子·秋水篇》:計中國之在海內,不似稊米之在太倉 乎。

《淮南子》:近敖倉者,不為之多飯,期滿腹而已。

《鹽鐵論》:匈奴,因山谷為城池,水草為倉廩。

《益州記》:今成都縣東有頹城毀垣,土人云:古白帝倉 也。

《郡國志》:衡山石廩峰一如倉庾,有二戶,一開一閉,有 關鑰之形。

《永嘉郡記》:青田溪發源太湖,湖是白土中生薀藻,冬 天水熱如湯,眾魚歸之,名曰魚倉。

《雲仙雜記》:曹曾積石為倉,以藏書名,曹氏書倉。 《燕翼貽謀錄》:今州縣義倉始於仁宗時,始集賢校理。 王琪嘗於景祐中,陳請乞每正稅二斗,別輸一升,領 於轉運使。遇水旱賑給有司,會議不同而止。慶曆元 年九月,琪申前議,上特詔行之,至新法行,又增作每 一斗收一升,然水旱賑給所賴為多。行之日久,官吏 視為公家之物,遇賑給靳,惜特甚殊,失元立法之意。 《畫墁錄》:予嘗登大伾,倉窖仍存,各容數十萬,遍GJfont一 山之上。李密坐據敖倉,便謂得計,亦井蛙耳。

《文公政訓》:因論常平倉曰:某自典二州,知常平之弊, 如此更不敢理會著南康自有五六萬碩,漳州亦六 七萬碩,盡是浮埃空殼,如何取挑動這一件事,不知 做甚合殺。某在浙東,常奏云:常平倉與省倉,不可相 連,須要東西置立,令兩倉相去遠方可。每常官吏點 檢省倉,則掛省倉某號牌子點檢,常平倉則掛常平 倉牌子,只是一箇倉互相遮瞞,今所在常平倉都教 司法,管此最不是。少間,太守要侵支,司法如何敢拗 通判,雖管常平,而其職實管於司法。又所在通判,大 率避嫌,不敢與知州爭事。韓文公例以嫌,不可否事 者也。

《輟耕錄》:今官府收斂秋糧之際,比先涓吉啟倉,於青 龍方GJfont房入粟,六石六斗六升六合以應日,蓋國家 初無定制,不知各處,何以一皆如此,予意必取上下 四方六合之意耳。

《一統志》:石倉在於潛西,眾山鱗疊,宛若倉廩。

《江西通志》:錢倉在弋陽縣東一十五里,有石臨河如 廩,高數丈,號為錢倉。相傳晉太和中,有漁人過,石開 其錢自出。

《松江府志》:顧文《僖公雜記》曰:周文襄巡江南,日濟農 倉,米歲常有二十餘萬,遇水旱輒奏請免糧,以此補 之。民不知凶荒,朝廷不知有缺乏也。又每歲正月十 五後,便有文書來放糧,曰:此是百姓納與朝廷餘賸 數,今還與百姓食用、種田。秋間,又納朝廷稅也,放米 每戶率二石,雖云抵斗還官,其實多不取。先祖嘗言 一次領黃豆六石,後升合不曾追也。又曰:濟農倉積 米之多,近日士大夫多不信,予以所記二事明之。成 化戊戌歲,諸廒皆滿餘,米無可著處,以七萬石寄積 於水次西倉,先君可閒公以老人選差監守,自戊戌 至丁未凡十年,始得放閒。蓋所積既多挨陳放支,次 第不及,故也。此事予所目見。嘉靖甲申,操江伍松月 都憲巡,歷至松,感舊賦詩,有米粟陳陳歲四億之句。 予見而問之曰:詩舉成數,其實三十七萬幾千石,蓋 公嘗以常州推府承檄盤倉,見此聞今空乏,故作此 詩也。予所見今四十有七年日月,頗遠伍公盤糧。在 弘治壬戌,方二十三年,爾此言如質之,伍公亦弗信 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