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786 (1700-1725).djvu/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天倉星圖考

按《史記》、《星經》俱不載。

按《漢書·天文志》:胃為天倉。其南眾星曰廥積。

如淳曰:芻槁積為廥也。

按《晉書·天文志》:天倉六星,在婁南,倉穀所藏也。南四 星曰天庾,積廚粟之所也。

按《步天歌》:天倉六箇,婁下頭天庾四星,倉東腳。 按《宋史·天文志》:天倉六星,在婁宿南,倉穀所藏也,待 那之用。星近而數,則歲熟粟聚;遠而疏,則反是。月犯 之,主發粟。五星犯,兵起,歲饑,倉粟出。熒惑、太白合守, 軍破將死。熒惑入,軍轉粟千里;近之,天下旱。太白犯 之,外國人相食,兵起西北。辰星守之,大水、客、彗犯之, 五穀不成。客星入,歲饑糴貴。流星入,色赤,為兵;犯之, 粟以兵出;色黃白,歲大稔。蒼白雲氣入,歲饑;赤,為兵、 旱,倉廩災;黃白,歲大熟。

天庾四星,在天倉東南,主露積。占與天倉同。

胃宿三星,天之廚藏,主倉廩,五穀府也。明,則天下和 平,倉廩實,民安;動,則輸運。暗,則倉空;就聚,則穀貴、民 流;中星眾,穀聚;星小,穀散;芒,則有兵。日食,大臣誅,一 曰乏食,其分多疾,穀不實,又曰有委輸事。日暈,穀不 熟。月食,后王有憂,將亡,亦為饑,郊祀有咎。月暈,兵先 動者敗,妊婦多死,又曰國主死,天多雨,或山崩,有破 軍。歲星在暈內,天下有德令。月暈在四孟之月,有赦。 熒惑在暈中,為兵。月犯之,鄰國有暴兵,天下饑,外國 憂,穀不實,民多疾;變色,將軍凶。歲星犯之,大人憂,兵 起;守,則國昌;入,則國令變更,天下獄空;若逆行,五穀 不成,國無積蓄。熒惑犯之,兵亂,倉粟出,貴人憂;守之, 旱饑,民疫,客軍大敗;入,則改法令,牢獄空;進退環繞 勾己、凌犯及百日以上,天下倉庫並空,兵起。填星犯 之,大臣為亂;守之,無蓄積,有德令,歲穀大貴;若逆行 守勾己者,有兵;色赤,兵起流血;青,則有德令。辰星犯, 其分不寧;守之,有兵,國有立侯,巫咸曰:為旱,穀不成, 有急兵。又逆行守之,倉空,水災。客星犯之,王者憂,倉 廩用;退行入,則有赦;守之,強臣凌國,穀不熟;乘之,為 火;舍而不去,人饑;出,其分君有憂。彗星犯之,兵動,臣 叛,有水災,穀不登。星孛,其分兵起,王者惡之。流星犯 之,倉庫空;色赤,為火災。蒼白雲氣出入犯之,以喪糴 粟事;黑,為倉穀散腐;青黑,為兵;黃白,倉實。

天囷天廩星圖

天囷天廩星圖

圖考

天囷

按《史記》及《星經》俱不載。

按《晉書·天文志》:天囷十三星,在冑南。囷,倉廩之屬也, 主給御糧也。

按《步天歌》:天囷十三,如乙形。

按《宋史·天文志》:天囷十三星,如乙形,在胃南,倉廩之 屬,主給御廩粢盛。星明,則豐稔;暗,則饑。月犯之,有移 栗事。五星犯之,倉庫空虛。客、彗入,倉庫憂,水火焚溺。 青白雲氣入,歲饑,民流亡。

天廩

按《史記》及《星經》俱不載。

按《晉書·天文志》:天廩四星在昴南,一曰天廥,主蓄黍 稷以供饗祀;春秋所謂御廩,此之謂也。

按《步天歌》:天廩胃下斜四星

按《宋史·天文志》:天廩四星,在昴宿南,一曰天廥,主蓄 黍稷,以供享祀。《春秋》所謂御廩,北之象也。又主賞功, 掌九穀之要。明,則國實歲豐;移,則國虛;黑而稀,則粟 腐敗。月犯之,穀貴。五星犯之,歲饑。客星犯,倉庫空虛。 流星入,色青為憂;赤,為旱,為火;黃白,天下熟。青雲氣 入,蝗,饑,民流;赤,為旱;黑,為水;黃,則歲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