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786 (1700-1725).djvu/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特道路之所費而已。若廩人之治其糧與其食,又兼在道之費及止居之費也。

大祭祀則共其接盛。

鄭康成曰:接讀為壹扱再祭之扱,扱以授舂人舂之。 易氏曰:接猶承也。天子親耕藉田以共粢盛,非有司親承之,與常穀同,何以致敬於鬼神?故甸師以時入之於廩人,廩人接之,以藏於神倉。及大祭祀之時,廩人則共其所接之盛,是以舂人接之,則舂穀而為米。GJfont人接之,則炊米而為食,然後王者得以親承祭祀,其為敬至矣。 王昭禹曰:謂之接盛,則其所以接神者在是歟。 鄭康成曰:大祭祀之穀,藉田之收藏於神倉者也,不以給小用。陳及之曰:廩人至倉人,凡九穀出入盡掌之,而不會計,何也?以司會考之,以九賦之法令田野之財,用以九功之法令民職之財,用掌國之官府郊野縣都之百物財用,凡在書契版圖者之貳以逆群吏之治,而聽其會計。則是官府與府藏財賦無不係焉。而廩人以出入之大計聽之,司會矣。

倉人中士四人,下士八人,府二人,史四人,胥四人,徒 四十人。

項氏曰:倉人,掌藏粟者,

掌粟入之藏。

鄭康成曰:九穀盡藏焉,以粟為主。 賈氏曰:月令首種不入。 鄭注引舊記:首種謂稷也,即種粟是五穀之長,下文九穀,此云粟是以粟為主。 李嘉會曰:一歲所收粟則先熟,兼中國之地率多種粟,蓋粟耐乾,雖歲之旱不至太失,此九穀之物必以粟而總其名。

辨九穀之物,以待邦用。

項氏曰:穀各有所宜用,故辨其物以待用。 鄭鍔曰:邦之用穀也。有匪頒賙賜稍食之殊,則其精粗亦異,故宜辨其色焉。

若穀不足,則止餘GJfont用,有餘則藏之,以待凶而頒之。

鄭康成曰:止猶殺。 王氏曰:法式所用有,雖不足不可以已者,有待有餘,然後用者。所謂餘法用,則待有餘而餘用者。 易氏曰:大府所謂式貢之餘財,以供玩好幣餘之賦,以待賜予委人。所謂凡其餘聚以待頒賜,止餘法用止,此者歟有餘則藏之,以待凶而頒之;是樂歲則取之於民,凶年則遂以頒之於民,取之不以為虐,頒之乃所以為利,無非充裕民之仁政。

凡國之大事,共道路之穀積食飲之具。

王昭禹曰:大事則戎祀之類,蓋戎以出征而祀亦有在郊者,故倉人共道路穀積食飲之具。若戎祀之外,則非所共也。 黃氏曰:大事,大師役也。其小者,遺人委積自足共之。其大者,倉人共其穀,積食飲之具,食糗糒飲漿酏也。

《冬官·考工記》

囷窌倉城,逆牆六分。

鄭康成曰:囷圜倉方穿地曰窌。 鄭鍔曰:倉窌囷皆藏穀之廩。 鄭康成曰:逆猶卻也,築此四者六分其高,卻一分以為閷。 賈氏曰:假令高一丈二尺,下厚四尺,則於上去二尺,為閷囷倉,城地上為之,須為此閷。窌入地亦為此閷者,雖入地口,宜寬則牢固也。

《釋名》

釋宮室

倉,藏也,藏穀物也。

廩,矜也,寶物可惜者投之其中也。

囷,綣也,藏物繾綣束縛之也。

庾,裕也,言盈裕也,露積之言也。盈裕不可稱受,所以 露積之也。

囤,屯也,屯聚之也。

圌,以草作之團團然也。

《說文》

倉,穀藏也。倉黃取而藏之,故謂之倉。

天倉星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