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786 (1700-1725).djvu/7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軍人相兼防守如此,則綱維始備,名正法嚴,而姦弊 亦永絕矣。

《太平府架閣庫記》
林鉞

君子之保民也,計眾寡以養之,究利弊以安之,治要 莫先焉。使眾寡無稽,何以驗邦國之盛衰。利弊不彰, 何以知政治之得失。故負版必式圖籍,先收良有以 也。嘉靖戊子,鉞奉天子之命,來守太平,首詢民數,吏 以冊籍對,究之則浥腐什三矣。繼詢利弊,吏以卷牘 對,究之則損匿十五矣。爰揆厥由乃曰:庫址卑污,腐 以漸也。掾員數易,損於懈也。矧夫地隱,而究之者鮮 也。嗚呼。是尚可以苟忽乎哉。中熱圖遷,而初政未遑。 又明年厥,既定宅則經營焉,為地若干畝,舊廨址也。 建庫三連,各五楹,左藏黃冊,右藏卷牘,布地以沙防 鼠侵也。覆沙以板寢氣蒸也。貯籍以度分支,以區便 檢閱也。旁啟多牖,旦暮通暢,使之常燥,而無潤也。兩 庫制同,冊牘胥一慎也。蒞視有廳,出入有門,謄錄有 廡,翼然偉觀,視昔倍蓰,而腐匿之患,必無矣。嗚呼,是 非有司所當務歟,凡我寅僚洎,後來良牧同格,爾心 圖共厥職,源源而積之,繼繼而輯之,俾國家版籍永 備,而勿壞焉。斯不孤今日之舉矣,遂為記之。

庫藏部藝文二

《宋酒庫》
明·桑悅

唐虞春意在一壺,我常數杯喪真吾,瞢騰臥倒安樂 窩,洛陽邂逅逢堯夫,記詢濂溪太極圖,云胡先生議 贊無,卻褒子雲天為徒,先生回言且婆娑,虛空形狀 難描摹,攜手共飲黃公壚,侑觴自唱浩浩歌,覺來餘 酣嗽九河,天地氤氳同泰和,幸逢聖世免榷酤,買醉 止用三青蚨,又因醉夢驗工夫,笑看酒庫生秋蕪。

庫藏部紀事

《史記·殷本紀》:帝紂厚賦稅以實鹿臺之財。如淳曰: 新序曰鹿臺,大三里,高千尺。瓚曰:鹿臺,臺名,今在朝 歌城中。正義曰括地志云:鹿臺在衛縣西南二十二 里。

《禮記·月令》:季春之月,命有司,開府庫,出幣帛,周天下。 《穀梁傳》:僖公二年,晉獻公欲伐虢,荀息曰:君何不以 屈產之乘,垂棘之璧,而借道乎虞也。公曰:受吾幣而 不借吾道,如之何,荀息曰:彼不借吾道,必不敢受吾 幣,如受吾幣,而借吾道,則是我取之中府,而藏之外 府,取之中廄,而置之外廄也。公遂借道而伐虢。 《左傳》:晉侯之豎頭須,守藏者也。及公子之出也。竊藏 以逃,盡用以求納之。

昭公十八年,宋衛,陳,鄭,皆火,梓慎登大庭氏之庫以 望之。大庭氏古國名,在魯城內,於其處作庫。 《韓詩外傳》:晉平公藏寶之臺,燒救火三日三夜,公子 晏賀曰:臣聞王者藏於天下,諸侯藏於百姓,農夫藏 於囷倉,商賈藏於篋。今百姓乏於外,而賦斂無已。 昔桀紂殘賊,而為天下戮。今皇天下降災於藏臺,是 君之福也。

《漢書·高帝本紀》:沛公西入咸陽,欲止宮休舍,樊噲、張 良諫,乃封秦重寶財物府庫,還軍霸上。

《蕭何傳》:沛公至咸陽,諸將皆爭走金帛財物之府分 之,何獨先入收秦丞相御史律令圖書藏之。沛公具 知天下GJfont塞,戶口多少,彊弱處,民所疾苦者,以何得 秦圖書也。

《三輔黃圖》:武庫在未央宮,蕭何造以藏兵器。

太上皇微時佩一刀,長三尺,上有銘字難識,傳云殷 高宗伐鬼,方時所作也。上皇游豐沛山,中寓居窮谷, 有人冶鑄,上皇息其旁,問曰:鑄何器。工者笑曰:為天 子鑄劍,慎勿言。曰:得公佩劍,雜而治之,即成神器,可 克定天下,昴星精為輔佐,木衰火盛,此為異兆。上皇 解匕首投爐,中劍成殺三牲,以釁祭之工,問何時得 此。上皇曰:秦昭襄王,時余行陌上,一野人授余云,是 殷時靈物,工即持劍,授上皇,上皇以賜高祖,高祖佩 之,斬白蛇者,是也。及定天下,藏於寶庫,守藏者見白 氣如雲,出戶狀若龍蛇。呂后改庫曰:靈金藏。惠帝即 位,以此庫貯禁兵器,名曰:靈金內府。

《漢書·枚乘傳》:乘說吳王曰:吳有諸侯之位,而實GJfont於 天子。夫漢并二十四郡,十七諸侯,方輸錯出,運行數 千里不絕於道,其珍怪不如東山之府。如淳曰:東 山,吳王之府藏也。

《後漢書·宦者傳》:靈帝造萬金堂於西園,引司農金錢 繒帛,牣積其中。帝本侯家,宿貧,每歎桓帝不能作家 居,故聚為私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