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786 (1700-1725).djvu/8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謝承·後漢書》:靈帝光和中,武庫屋自壞,司隸許冰上 書曰:武庫,禁兵所在,國司之禁,為災深矣。

《拾遺記》:糜竺用陶朱公計術,日益億萬之利貨,擬王 家有寶庫千間。

《異苑》:晉中朝武庫內封閉甚密,忽有雉雊,時人咸謂 為怪,張司空云此必蛇之所化耳。即使搜庫中,雉側 果得蛇蛻。

《晉書·張華傳》:趙王倫諂事賈后,因求錄尚書事,後又 求尚書令。張華與裴頠皆固執不可,由是致怨,倫、秀 疾華如讎。武庫火,華懼因此變作,列兵固守,然後救 之,故累代之寶及漢高斬蛇劍、王莽頭、孔子履盡焚 焉。時華見劍穿壁而飛,莫知所向。

《世說新語》:郗公大聚斂錢千萬,嘉賓甚不同,嘗朝旦 問訊郗,家法子弟不坐,因倚語移時,遂及錢貨事。郗 云:汝正當欲得我錢耳。乃聽一日開庫,任意用嘉賓, 遂一日中,乞與人都盡,郗公聞之,驚怪不能已。 《南史·梁宗室傳》:長沙宣武王懿,文帝長子也。懿子藻。 天監元年,為益州刺史。時鄧元起在蜀,恃宿將,輕少 藻。藻怒,乃殺之。初,元起,崇於聚斂,財貨山積。金玉璉 帛為一室,名曰內藏;綺縠錦GJfont為一室,號曰外府。藻 以外府賜將帥,內藏歸王府,不有私焉。

臨川靜惠王宏,文帝第六子也。無他量能,恣意聚斂。 庫室垂有百間,在內堂之後,關籥甚嚴。有疑是鎧仗 者,密以聞。武帝於友于甚厚,殊不悅。宏愛妾江氏寢 膳不能暫離,上他日送盛饌與江曰:當來就汝懽宴。 唯攜布衣之舊射聲校尉丘佗卿往,與宏及江大飲, 半醉後謂曰:我今欲履行汝後房。便呼後閤輿徑往 屋所。宏恐上見其賄貨,顏色怖懼。上意彌言是仗,屋 屋檢視。宏性愛錢,百萬一聚,黃牓標之,千萬一庫,懸 一紫標,如此三十餘間。帝與佗卿屈指計見錢三億 餘萬,餘屋貯布絹絲綿漆蜜紵蠟硃砂黃屑雜貨,但 見滿庫,不知多少。帝始知非仗,大悅,謂曰:阿六,汝生 活大可。方更劇飲,至夜舉燭而還。兄弟情方更敦睦。 《廬陵威王續傳》:續,武帝第五子也。為都督、荊州刺史。 多聚馬仗,蓄養蹻雄,耽色愛財,極意收斂,倉儲庫藏 盈濫。臨終有啟,遣中錄事參軍謝宣融送所上金銀 器千餘件,武帝始知其富。以為財多德寡,因問宣融 曰:王金盡于此乎。宣融曰:此之為多,安可加也。夫王 之過如日月之蝕,欲令陛下知之,故終而不隱。帝意 乃解。世子憑以非前誅死,次子應嗣。應不慧,王薨,至 內庫閱珍物,見金鋌,問左右曰:此可食否。答曰:不可。 應曰:既不可食,並特乞汝。

《隋書·食貨志》:開皇十二年,有司上言,庫藏皆滿。帝曰: 朕既薄賦於人,又大經賜用,何得爾。對曰:用處常出, 納處常入。略計每年賜用至數百萬段,曾無減損。於 是乃更闢左藏之院,構屋以受之。

《柳氏舊聞》:元宗西幸車駕將至延英門出,楊國忠請 遊左藏庫而去,上從之,望見千餘人持火炬以俟,上 駐驆曰:何用此為。國忠對曰:請焚庫積,無為盜守。上 斂容曰:盜至若不得,此當厚斂于人,不如與之,無重 困吾赤子也。命徹炬,而行聞者皆感激流涕,迭相謂 曰:吾君愛人如此,福未艾也。雖太王去豳,何以過此。 《唐書·食貨志》:故事,天下財賦歸左藏,而太府以時上 其數,尚書比部覆其出入。肅宗時,京師豪將假取不 能禁,第五琦為度支鹽鐵使,請皆歸大盈庫,供天子 給賜,主以中官。自是天下之財為人君私藏,有司不 得程其多少。

自太宗時置義倉及常平倉以備凶荒,高宗以後,稍 假義倉以給他費,至神龍中略盡。元宗即位,復置之。 其後第五琦請天下常平倉皆置庫,以畜本錢。 《陸贄傳》:始,帝播遷,府藏委棄,衛兵無褚衣。至是,天下 貢奉稍至,乃於行在夾廡署瓊林、大盈二庫,別藏貢 物。贄諫,以為:瓊林、大盈於古無傳。舊老皆言:開元時 貴臣飾巧以求媚,建言郡邑賦稅,當委有司以制經 用,其貢獻悉歸天子私有之。蕩心侈欲,亦終以餌寇。 今師旅方殷,瘡痛呻吟之聲未息,遽以珍貢私別庫, 恐群下有所觖望,請悉出以賜有功。令後納獻必歸 之有司,先給軍賞,GJfontGJfont麗無得以供。是乃散小儲 成大儲,捐小寶固大寶也。帝悟,即撤其署。

《裴延齡傳》:延齡領度支,因建言:左藏,天下歲入不貲, 耗登不可校。請列別舍,以檢盈虛。於是以天下宿負 八百萬緡析為負庫,抽貫三百萬緡為賸庫,樣物三 十萬緡為季庫,帛以素出、以色入者為月庫。帝皆可 之。永貞初,度支建言:延齡曩列別庫,分藏正物,無實 益而有吏文之煩。乃詔復以還左藏。

《食貨志》:自會昌末,置備邊庫,收度支、戶部、鹽鐵錢物。 宣宗更號延資庫。初以度支郎中判之,至是以屬宰 相,其任益重。戶部歲送錢帛二十萬,度支鹽鐵送者 三十萬,諸道進奉助軍錢皆輸焉。

《五代史·唐本紀》:明宗廢內藏庫,四方所上物,悉歸之 有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