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786 (1700-1725).djvu/8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談言》:江南一驛,吏以幹事自任,典郡者初至,吏曰:驛 中已理,請一閱之。刺史往視初見一室,署曰:酒庫。諸 醞畢熟,其外畫一神,刺史問是誰言,是杜康刺史曰: 公有餘也。又一室署云:茶庫。諸茗畢貯,有一神問是 誰云,是陸鴻漸刺史,益善之。又一室署云:葅庫。諸葅 畢備,亦有一神問,是誰云,是蔡伯喈刺史大笑。 《宋史·張永德傳》:永德,曾祖丕,尚氣節。後唐武皇鎮太 原,急於用度,多選富家子掌帑庫。或調度不給,即坐 誅,沒入貲產。丕為之滿歲,府財有餘。宗人政當次補 其任,率族屬泣拜,請丕濟其急,丕又為代掌一年,鄉 里服其義。

《劉濤傳》:晉天福初,濤歷度支、職方二郎中,掌左藏庫。 時少帝奢侈,常以銀易金,廣其器皿。李崧判三司,令 上庫金之數。及崧以元簿較之,少數千鎰。崧責曰:帑 庫通式,一曰不受虛數,毫釐則有重典。濤曰:帑司常 有報不盡數,以備宣索。崧令有司劾濤,濤事迫,以情 告樞密使桑維翰,乃止罰一月俸。

《實儀傳》:周顯德中,太祖克滁州,世宗遣儀籍其府庫。 太祖復令親吏取藏中絹給麾下,儀曰:太尉初下城, 雖傾藏以給軍士,誰敢言者。今既著籍,乃公帑物也, 非詔不可取。後太祖屢對大臣稱儀有執守,欲相之。 《劉廷讓傳》:乾德二年冬,伐蜀廷讓,為四川行營前軍 兵馬副都部署,由歸州進討。明年正月,次遂州,州將 陳愈率吏民來降。盡出府庫金帛以給將士。初出師 也,太祖命之曰:所得郡縣,當傾帑藏,為朕賞戰士,國 家所取惟土疆爾。故人皆效命,所至成功。

《澠水燕談錄》:太祖討平諸國,收其府藏,貯之別府,曰: 封樁庫,每歲國用之餘,皆入焉。嘗語近臣曰:石晉割 幽燕諸郡,以歸契丹,朕憫八州之民,久陷異域,俟所 蓄滿五百萬緡,遣使北方,以贖山後諸郡。如不我從, 即散府財募戰士,以圖攻取,會晏駕乃寢,後改曰:左 藏庫,今為內藏庫。

《聞見前錄》:太祖既下江南,以賈黃中知金陵,一日黃 中按行府第,見庫舍扃鐍甚嚴,集僚吏發之,得寶貨 數十巨櫝,皆李氏宮闈之物,不隸于籍者。黃中悉表 上之,太祖歎曰:吾府庫之物,有籍貪黷者,尚冒禁盜 之況,此亡國之遺物乎。贈黃中錢三百萬,以旌其潔。 《太宗實錄》:太平興國二年正月丙寅,命賈黃中、程能 馮瓚分掌三庫,先是貨泉與金帛通掌,至是以帑藏 充溢,始命分之。

《聞見近錄》:張融自樞密直學士守蜀,歸監在京GJfont院, 後為樞密副使,建第差壯麗。太宗皇帝一日語融曰: 聞卿建第甚雄,朕方要一庫,未成可輟之。即日遷居 佛寺,今新衣庫,是也。

《石林燕語》:內香藥庫在謻門外,凡二十八庫。真宗賜 御製七言二韻,詩一首,為庫額曰:每歲沈檀來遠裔, 累朝珠玉實皇居,今辰內府初開處,充牣尢宜史筆 書。

《國老談苑》:曹璨彬之子也,為節度使,其母一日閱宅 庫,見積錢數千緡,召璨指而示之曰:先侍中履歷中 外,未嘗有此積貯,可知汝不及父,遠矣。

《聞見近錄》:張大夫士澄,房兄士寧,居咸平縣,豪有力 性,嗜雞子日食十數,以為常。其主典庫冀五郎者,每 為畜之,一日冀方探篋取之,一自篋中直上,而升至 士寧庖舍而墜地,氣若黑霧,其臭薰烈,家人驚異間, 火起堂廡帑藏,須臾而盡。嘗蓄皇祐錢萬貫,謂之鎮 庫錢,焰起為煙毬而去,不復見銅滓,冀生尋卒。 《畫墁錄》:神宗于崇政殿設二十四庫,以儲金帛,親製 庫銘,其略曰:昔在前朝,獫狁孔熾,嗟予小子,其承云 云,諸分置作院。

《揮麈後錄》:神宗遵太祖遺意,聚積金帛成帑,自製四 言詩,一章云:五季失圖,獫狁孔熾,藝祖造邦,思有懲 艾,爰設內府,基以募士,曾孫保之,敢忘厥志。每庫以 一字目之,又別置詩二十字,分揭其上曰:每虔夕惕 心,妄意遵遺業,顧予不武資,何以成戎捷。後來所謂 御前封樁庫者,是也。上意用此,以為開拓西北境土 之資,始命王韶克青唐,然後欲經理銀,夏復取燕雲。 元豐五年,徐禧永洛衄師之,後帝心弛矣。

《東軒筆錄》:熙寧四年,王荊公當國欲以朱東之監左 藏庫,東之辭曰:左帑有火禁而年高,宿直非便。聞欲 除某人,勾當進奏院,忘其人名實願易之,荊公許諾,翊日 于上前進某人,監左藏庫上曰:不用朱東之監左藏 庫,何也。荊公震駭莫測,其由上之機神,臨下多知外 事,雖GJfont微,莫可隱也。 《避暑漫抄》:政和初,上始躬攬權綱,不欲付諸大臣,因 述藝祖,故事御馬親巡大內諸司,至內後拱宸門之 左,對後苑東門,有一庫無名號,但謂之苑東門庫,乃 貯毒藥之所也。外官一員共監之,皆二廣川蜀每三 歲一貢,藥有七等,野葛、胡蔓皆預,鴆猶在第三,其上 者鼻嗅之立死。於是親筆為詔,謂此皆前代用以殺 不廷之臣,藉使臣下果有不赦之罪,當明正典刑,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