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786 (1700-1725).djvu/8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宜用此可罷其貢,廢其庫將,見在毒藥焚棄,瘞於遠 郊,仍表識之,毋令牛畜犯焉。嗚呼,上聖至仁大哉,堯 舜之用心也。

《宋史·徐處仁傳》:處仁為中書侍郎,拜太宰兼門下侍 郎。聶山為戶部尚書兼開封尹,庫有美珠,山密語寧 德宮宦者,用特旨取之。處仁奏:陛下鑒近患,事必由 三省。今以珠為道君太上皇后壽,誠細故,且美事;然 此端一開,則前日應奉之徒復縱,臣為陛下惜之。乃 抵主藏吏罪。

《清波雜志》:大觀東庫,物有入而無出,只端硯有三千 餘枚,張滋墨,世謂勝李廷珪,亦無慮十萬斤。

《春渚紀聞》:宣和間,朝廷收復燕雲,即科郡縣敷率等 第,出錢增免夫錢,海州懷仁縣楊六秀才妻劉氏夫 死,獨與一子俱而家,素饒於財。聞官司督率嚴促,而 貧下戶艱於輸納,即請於縣,乞以家財十萬緡,以免 下戶之輸。縣令欣然,從之。調夫輦運數日,盡空其庫, 藏者七間,因之掃治,設佛供三晝夜,既畢,明旦視之, 則屋間之錢,已復堆垛盈滿,數之,正十萬緡,而皆用 紅麻為貫,每五緡作一首必有一小木牌,上書 麻青二字。觀者驚異,莫知其然,或有釋之者曰:近聞 青州麻員外,家至富號麻十萬家,豈非神運其錢至 此耶。劉氏因密令人往青州蹤跡之,果有州民麻氏, 其富三世,自其祖以錢十萬鎮庫,而未嘗用也。一夕 失之,不知所往,劉氏即專人致殷勤於麻氏,請具舟 車復歸此錢。麻驚嗟久之,而遣介委曲附謝云:吾家 福退,錢歸有德,出於天授,今復往取,違天理而非人 情,不敢祗領也。劉氏知其不可曰:我既誠輸此錢,以 助國用,豈當更有之,即散施貧民,及助修佛道觀宇, 一錢不留於家,家益富云。

《宋史·姦臣傳》:蔡京當國事,悉決於季子絛。絛創宣和 庫式貢司,四方之金帛與府藏之所儲,盡拘括以實 之,為天子之私財。

《春渚紀聞》:近於內省任道源家,見數種古墨,皆生平 未見,多出御府所賜,其家高者,有唐高宗時鎮庫,墨 一笏重二斤許,質堅如玉,石銘曰:永徽二年鎮庫墨。 而不著墨工名氏。

《宋史·韋賢妃傳》:紹興二十九年,崩於慈寧宮,性節儉。 宮中賜予不過三數千,所得供進財帛,多積於庫。至 是,喪葬之費,皆仰給焉。

《符離記》:隆興符離之役,王師入城,點府庫有金一千 二百兩,銀二萬兩,絹一萬二千疋,錢二萬五十貫,米 豆共六萬餘石,布袋十七萬條。

《貴耳集》:何自然中丞上疏,乞朝廷併庫,壽皇從之方, 且講究未定,御前有演雜劇,伶人妝一賣故衣者,持 褲一腰,只有一隻褲口,買者得之,問如何著,賣者云: 兩腳併做一褲口。買者云:褲卻併了,只恐行不得。壽 皇即寢此議。

《玉海》:嘉定元年閏四月二日,戶部沈詵等條具估籍 田產,命有司掌之,歲收所入貿金,增充歲遺,名曰:安 邊所。以彥橚主管安邊庫。

《元史·世祖本紀》:至元十九年冬十月丙申,敕籍沒財 物精好者及金銀幣帛入內帑,餘付刑部,以待給賜。 禁中出納分三庫:御用寶玉、遠方珍異隸內藏,金銀、 只孫衣段隸右藏,常課衣段、綺羅、縑布隸左藏。設官 吏掌鑰者三十二人,仍以宦者二十二人董其事。 《逐鹿記》:張士誠破時,縱宮人數百於民間,開庫藏,令 其自取,有數人務多,因得促腰搖臂之疾,一嫁皮工 曹。某名阿圓自言,見庫中金匱可重二百餘斤,極力 一舉,不覺臂脫其骨,又出綵帛十三庫散之城中父 老。

《英宗實錄》:正德三年五月,遷甲、乙、丙、丁等庫於內府。 四年八月,以新造天財甲、乙、丙、丁等庫,成欲盤移庫 藏,命魏國公徐顯宗行在戶部,右侍郎吳璽總理其 事。

《蕪史》:十庫自戊字之後,不全用十干以己者已也。是 以改用別名,曰:承運、廣盈、廣惠、廣積,贓罰。魏忠賢從 甲字庫出身,遂倚任李宗政為掌庫餘九庫,聽宗政 指揮,示優異焉。

內承運庫在東下馬門,其職掌庫藏,在宮內者曰:東 裕庫。曰:寶藏庫。皆謂之裏庫,其會極門、寶善門迤東 一帶,及南城磁器等庫,則俱謂之外庫,過外馬房餘 宅數區,所謂河邊者也。

《水部備考》:內承運庫掌應用荷葉、錫羅、錫銚、茶瓶、汁 瓶、罐鐺等物。

《病逸漫記》:內承運庫以藏銀絹,除歲用外,其餘皆入 內女官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