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786 (1700-1725).djvu/8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庫藏部雜錄

《焦贛易林》:武庫軍府甲兵所聚,非邑非里,不可以處。 《燕翼貽謀錄》:祖宗舊制,州郡公使庫錢酒專饋,士大 夫入京往來與之,官罷任旅費所,饋之厚薄,隨其官 品之高下,妻孥之多寡,此損有餘補,不足周急,不繼 富之意也。其講睦鄰之好,不過以酒相遺,彼此交易, 復還公帑,苟私用之,則有刑矣。治平元年,知鳳翔府 陳希亮,以鄰州公使酒私用,貶太常少卿,分司西京。 於是嚴其禁,公使酒相遺,不得私用,並入公帑。其後 祖無擇坐,以公使酒三百小瓶遺親,故自直學士謫 授散官安置,況他物乎。故先世所歷州郡得鄰郡酒, 皆歸之公帑,換易答之一瓶,不敢自飲也。

《老學菴筆記》:今僧寺輒作庫,質錢取利,謂之長生庫。 至為鄙惡,余按梁甄彬,嘗以束苧就長沙寺庫質錢, 後贖苧還於束苧中,得金五兩,送還之,則此事亦已 久矣。

《崇禎遺錄》:熹宗在位七年,帑藏懸罄,嘗將累朝所鑄 銀甕、銀GJfont、尊鼎、重器,輸銀作局,傾銷充餉,故餉銀多 有銀作局三字者,此人所共見也。甲申春,廷臣請動 內帑,夫內帑惟承運庫耳。錢糧解承運庫者二,一曰 金花,一曰:輕齎。金花銀所以供后妃金花,及宦官宮 妾賞賚。輕齎銀以為勳戚,及京衛、武臣俸祿,隨進隨 出,非如唐德宗私庫,聚而不散者。比野史乃謂城破 大內,尚有積金十餘庫,不知十餘庫何名,承運庫外 有甲乙等十庫,貯方物者也。天財庫,貯錢者也。古今 通集庫,貯書畫、符券、誥命者也。東裕庫,貯珍寶者也。 外東庫,亦貯方物,無金銀也。庫盡此矣,城破惟東裕 庫珍寶存耳,安有所謂十餘庫積金,而紛紛謂上不 輕發內帑,豈不冤哉。

庫藏部外編

《問奇類林》:隋永一書生居太原,苦于貧,所居抵官庫, 因穴而見有錢數萬貫,遂欲攜挈,見一金甲神人持 戈云:汝要錢,可取尉遲公帖來,此尉遲公錢也。書生 訪求至鐵冶處,有尉遲敬德者,方袒露蓬頭,煆煉之 次,迺前拜之曰:乞錢五百貫,以濟貧困。尉遲怒曰:打 鐵人,安得錢,迺侮我耳。生曰:足下他日GJfont貴,若能哀 憫,乞一帖,公不得已,令生執筆書錢付某五百貫,月 日署名。書生攜去,公與徒大笑為妄也。書生至庫,見 神人令繫于梁上取錢五百貫,後敬德佐唐立功,敕 賜錢一庫,開庫欠五百貫,欲罪主者,迺于梁上得前 帖,遂求書生具陳所見,厚遣之。

《稽神錄》:辛亥歲,江南偽右藏庫官,陳居讓,字德遇,直 宿庫中,其妻在家。五更初,忽夢二吏手把文書,自門 而入,問此陳德遇家耶。曰:然。德遇何在曰:在庫中。吏 將去,妻追呼之,曰:家夫字德遇耳。有主衣庫官陳德 遇者,家近在東西曲,二吏相視而嘻,曰:幾誤。遂去,彌 日德遇晨起如廁,乃自云有疾,還臥良久,遂卒。二人 並居冶城之西。

《已瘧編》:冷謙字啟敬,杭州人。嘗遇異人傳僊術,有友 人貧不能自存,求濟于謙,謙曰:吾指汝一所往焉。慎 勿多取。乃于壁間畫一門,一鶴守之,令其人敲門,門 忽自開,入其室,金寶充牣,蓋朝廷內帑也。其人恣取 以出,不覺遺其引,他日庫失金守,庫吏得引以聞,執 其人訊之,詞及謙,逮謙將至曰:吾死矣。安得少水以 濟吾渴。逮者以瓶汲水與飲,謙且飲且以足插入瓶 中,其身漸隱,逮者驚曰:汝無然,吾輩皆坐,汝死矣。謙 曰:無害汝。但以瓶至御前,上問之,輒于瓶中應如響。 上曰:汝出,朕不殺汝。謙對曰:有罪不敢出。上怒擊其 瓶碎之,片片皆應終不知所在,移檄物色之,竟不能 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