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786 (1700-1725).djvu/9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郭城遞運所 翟家遞運所

《臨洮府》

狄道縣柳林遞運所 沙泥遞運所 窯店遞運所 渭原縣石井遞運所

蘭州蘭泉遞運所

金鄉清水遞運所 定遠遞運所

河州鳳林遞運所 和政遞運所 定羌遞運所 岷州衛梅川遞運所 酒店遞運所

《四川保寧府》

本府柏林遞運所

閬中縣五路遞運所

蒼溪縣蒼溪遞運所

廣元縣神宣遞運所 寧茶遞運所

《龍安府》

石泉縣青川遞運所

館驛部總論

《大學衍義補》

《郵傳之置》

《周禮》:鄉大夫之職,國有大故,則令民各守其閭,以待 政令,以旌節輔令,則達之。

賈公彥曰:國有大事,故恐有姦寇,故使民徵令出入往來皆須得旌節,輔此徵令文書乃得通達,無節則不得通。

臣按旌以彰之節以驗之,有旌節文書乃得通達,後世給符驗以傳文書始此。

遺人掌郊里之委積,以待賓客,野鄙之委積,以待羈 旅。凡賓客會同師役,掌其道路之委積。凡國野之道, 十里有廬,廬有飲食,三十里有宿,宿有路室,路室有 委,五十里有市,市有候館,候館有積。

鄭元曰:委積者,廩人倉人計九穀之數,足國用以其餘共之,少曰委,多曰積。廬若今野候徙有庌也;宿可止宿,若今亭有室也;候館,樓可以觀望者也。一市之間有三廬一宿。

賈公彥曰:郊野之委積以待賓客者,其賓客至郊與主國使者,交接因即與之廩餼也。野鄙之委積以待羈旅者,旅客也。謂客有羈縶在此,未得去者,則於此惠之。鄭注謂廬今野候徙有庌者,此舉漢法以況義,漢時野路候迎賓客之處皆有庌舍,與廬相似,注謂宿可止宿,若今有亭有室者。漢法十里有亭,亭有三老,人皆有宮室,故引以為況也。臣按委積以待賓客,即後世驛傳給廩之意,候館樓即所謂驛舍之郵亭也。

委人掌斂野之賦斂,薪芻。凡疏材大材。凡畜聚之物, 以稍聚待賓客,以甸聚待羈旅。

鄭元曰:野謂遠郊以外也,所斂野之賦謂野之園圃,山澤之賦也;凡疏材,草木有實者也;凡畜聚之物,瓜瓠葵芋禦冬之具也。

賈公彥曰:以三百里稍地之聚、二百里甸之聚,以待羈旅過客之等。

臣按遺人所掌者餼廩之資而委人所斂者,凡薪芻果菜之屬。

野廬氏掌達道路,至于四畿,比校也國郊及野之道路, 宿賓客所宿之廬息,所止之舍井,樹。井以供飲食樹以為藩蔽

王昭禹曰:掌達道路至於四畿,則遂人所謂千夫有澮,澮上有道;萬夫有川,川上有路,以達於畿,是也謂之四畿,則自王城五百里四面皆達之也。臣按周定王使單襄公聘於宋,遂假道於陳,以聘楚道,茀不可行,司里不授館,國無寄寓而知陳之不能守其國。蓋是時周禮盡廢而野廬氏之職不修,而所謂達國之道路至於四畿而比,其宿息、井、樹者不復有矣。

行夫掌邦國傳GJfont之小事微惡而無禮者。凡其使也。 必以旌節。

鄭元曰:行夫邦國使之小禮者也,傳遞若今時乘傳騎驛而使者也。

臣按後世乘傳騎驛,其原蓋出於此。

環人取周圍保護之義掌送逆邦國之通賓客,以路節達諸 四方,舍則授館,令聚GJfont與柝同有任器則令環之。凡門 關無幾逆送及疆。

王昭禹曰:國野之道,五十里有候館,則環人授之於賓客者也,令聚GJfont令野廬氏也。賓客有任用之器,則亦令環衛之也。凡門關無幾者,謂賓客出入環人,以路節達之,故門關無幾也。疆謂王畿四方之界也,賓客來而逆之去而送之,皆及疆。

臣按環之為言圍也,主賓客往來為之守衛可見。先王之於賓旅,非徒餼廩以給之,而又有兵仗以衛之,此所以通四方之情,而懷柔之者至矣。

《左傳》:襄公三十一年,子產曰:僑聞文公之為盟主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