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786 (1700-1725).djvu/9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宮室卑庳,無觀臺土高曰臺榭,有木曰榭以崇大諸侯之館,館 如公寢,庫廄繕修,司空以時平易道路,圬人以時塓 塗也館宮室,諸侯賓至,甸設庭燎,僕人巡宮,車馬有所, 賓從有代,代客役巾車主車之官脂轄,隸人牧圉,各瞻視也其 事,百官之屬,各展陳也其物,公不留賓,而亦無廢事,憂 樂同之,事則巡之,教其不知,而恤其不足,賓至如歸, 無寧寧也菑患,不畏寇盜,而亦不患燥濕。

臣按子產之言,可見古人所以設館以舍賓客者,其備預之完具情文之兼至有如此者,是雖列國相待之禮而大之所以字,小小之所以奉大,皆不可加之意可見矣

。《國語》:單子曰:周之《秩官》周常官篇名有之曰:敵國賓至,關 尹以告,行理吏也以節瑞節逆之,候人為導,卿出郊勞,門 尹除掃也門,宗祝執祀,司里授館,司徒具徒,役也司空視 塗,視險易也司寇詰姦,虞人入材,甸人積薪,火師監燎,水 師監濯,膳夫致餐,廩人獻餼,司馬陳芻,工人展車,展省 客車補其傷敗百官各以物至,賓入如歸。

臣按古人所以待賓之禮如此,其至所以賓至如歸也。《國語》所述者雖敵國之禮而大之於小,亦可以類推矣。

孔子曰:德之流行,速於置郵而傳命。

朱熹曰:置驛也,郵馹也,所以傳命也。孟子引孔子之言如此。

許謙曰:字書馬遞曰置步,遞曰郵。漢西域傳因騎置以聞,師古曰即今驛馬也。黃霸傳郵亭,師古曰書舍,謂傳送文書所止處如今驛館。

臣按:置即漢時之騎置,今之驛傳也;郵即漢時之郵亭,今之鋪舍也。騎置以飛報機務,郵亭以遞送文書。

漢高祖五年,田橫乘傳詣雒陽。

如淳曰:律四馬高足為置傳,四馬中足為馳傳,四馬下足為乘傳,一馬二馬為軺傳,急者乘一乘。顏師古曰:傳者若今之驛古者,以車謂之傳車,其後又單置馬,謂之驛騎。

臣按:今制驛設三等馬匹,有上中下之別,即漢所謂高足、中足、下足也。

文帝十二年,除關無用傳。

景帝四年,復置關用傳出入。傳,信也,若今過所也。

如淳曰:兩行書繒帛,分持其一,出入關,合之乃過,謂之傳。今除去關出入無禁不用傳也

臣按漢人所謂傳即今符驗文引之類

平帝時,徵天下通知逸經、古記者,所在為駕一封軺 傳。

如淳曰:律,諸當乘傳及發駕置傳者,皆持尺五寸木傳信,封以御史大夫印章。

顏師古曰:以一馬駕軺車而乘傳。

平帝時,選有德義者以為宗師。考察不從教令有冤 失職者,宗師得因郵亭書言宗伯,請以聞。

顏師古曰:郵,亭書舍也。言為書以付郵亭,令送至宗伯也。

臣按:郵亭即今之鋪舍,因郵亭書言宗伯,即今官文書入遞也。

《漢舊儀》曰:璽書使者其驛騎也,三騎行晝夜,千里為 程。

臣按:此即後日詔書一日行三百里之制。

唐制,傳信符者,以給郵驛,通制令。

唐有銀牌發驛遣使,則門下省給之。其制闊二寸半 長五寸,面隸五字,曰敕走馬銀牌。宋初令樞密院給 券,謂之頭子。太平興國中,因有詐乘驛者,詔罷樞密 院券乘驛者,復置銀牌。端拱中,又罷之,復給券。

臣按:此唐宋牌券之制。

宋仁宗嘉祐中,三司使張方平編驛券則例,凡七十 四條,賜名《嘉祐驛令》。

臣按:此宋朝驛券之制,竊惟今制。凡天下水馬驛

遞運所遞送使客飛報軍情轉運軍需之類,沿途設馬驢船車。人夫必因地理要衝偏僻量宜設置,其衝要處或設馬八十匹、六十匹、三十匹,其次或二十匹、十匹、五匹,大率上馬一匹,該糧一百石,中馬八十,下馬六十。其僉點人夫先儘驛所近民,如不及數,取於鄰郡,民戶糧不及數者,眾戶輳數當之民於常役之外,而又加此役。承平日久,事務日多,而民力亦或因之以罷弊乞如,宋仁宗命張方平編驛券俾,所司將事務之當給驛者定其等第,編次為一書頒行,天下藩方非此例也不許擅起發下,天下驛遞非此例也不許應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