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786 (1700-1725).djvu/9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考工典

 第七十卷目錄

 館驛部藝文一

  登陵囂館賦        宋傅亮

  滑亭新驛碑陰記     唐崔祐甫

  書褒城驛屋壁        孫樵

  館驛使壁記        柳宗元

  廬州同食館記        陳鴻

  宋州重修五驛記       鄭就

  鳳鳴驛記         宋蘇軾

  齊州二堂記         曾鞏

  石頭驛記          汪藻

  范縣修館驛記        李侗

  和風驛記          毛幵

  霍丘縣驛記         王回

  新建綏城驛記        黃震

  丹陽館記         陸秀夫

  南浦驛記         元虞集

  改建毘陵驛記       明梁楘

  改建蕪湖縣館驛記      劉宣

  紅心驛記          彭華

  天長縣公館記        謝遷

  併三河驛記并序     李貢

  裴村公館記        何喬遠

  龍巖縣新建適中驛記     林魁

  新建黃池公館記       林鉞

考工典第七十卷

館驛部藝文一

《登陵囂館賦》
宋·傅亮

歲九旻之暮月,肅晨駕而北逝,度迴壑以停轅,凌孤 館而遠憩,何物慘而節哀。又雲悠而風厲,悴綠蘩於 寒渚,隕豐灌於荒澨,玩中原之芬菊,惜蘭圃之雕蕙, 旌竹柏之勁心,謝梧楸之零脆,爾乃流盼平隰,落日 還皋,千感具盈,在物同騷,聆離鶤之悽響,聽鳴林之 瀏飆,彼遊子之苦傷,每寤歎於我勞,矧集悲而鍾苦, 疚寸心其如忉,眇天末以遙瞪,怨故鄉之阻遼。

《滑亭新驛碑陰記》
唐·崔祐甫

古之君子約己而裕人,知龢而勤禮,接賓以愿,務施 于豐。鄭公孫僑論晉文襄之霸也,宮室卑庳,無觀臺 榭,而崇大。諸侯之館,故來者如歸,今我連帥尚書汧 公為國,垣翰于東土,軍禮肅人謠興,新其亭傳,以待 賓旅。謀之有程,設之有所,力肆于悅,巧悛于淫,勿亟 而成。得其時制,博敞高明倬然,其閈閎沉深奧密杳 然,其堂室論者,謂華之普德,虢之閿卿。自昔為之,郵 亭之甲,今茲白馬,可以抗衡,汧公仁以愛眾,儉以化 下,陋居室而恢賓館,節豐華而廣廕庥,稱時計功,永 代為憲。方操八柄,揉此萬邦于以庇人,其德弘大于 是舉也。見其端焉,夫其去,故就新之議,屬徒揆日之 制作,而示後。公實書之,蓋聞傳《春秋序風雅》者,丘明 卜商之事也,下吏敢亦庶幾。

《書褒城驛屋壁》
孫樵

褒城驛號天下第一,及得寓目,視其沼則淺混而茅。 集作汙視其舟則離敗而膠,庭除甚蕪,堂廡甚淺。集作殘 烏睹其所謂宏麗者,訊於驛吏,則曰:忠穆公嘗牧梁 州,以褒城,控三文粹作二節度,治所龍節,虎旗馳驛,奔軺 以去,以來轂交蹄劘。由是崇侈其驛,以示雄大,蓋當 時視他驛為壯,且一歲賓至者,不下數百輩。苟夕得 其庇,飢得其飽,皆暮至朝去者。集無者字寧有顧惜心,即 至如棹舟,則必折篙破舷,碎鷁而後止漁,釣則必枯 泉汨,泥盡魚而後止。至有飼馬於軒,宿隼於堂,凡所 以汙敗室,廬糜毀器,用官小者,其下雖氣猛可制。官 大者其下益暴橫難禁,由是日益破碎,不與曩類。其 集作集曹八九輩,雖以供饋之隙,葺治之,其能補數十 百人殘暴乎。語未既,有老甿笑於旁,且曰:舉今州縣 皆驛也,吾聞開元中,天下富蕃號為理平。踵千里者 不裹糧,長子孫者不知兵,今者天下無金革之聲,而 編戶日益破。疆場無侵削之虞,而墾田日益寡生。民 日益困,財力日益竭,其故何哉。凡與天子共理天下 者,剌史縣令而已。以其耳目,接於民,而政令速於行 也。今朝廷命官既已輕任,刺史、縣令而又促數於更 易。且刺史、縣令遠者,三歲一更,近者一二歲再更。故 州縣之政,苟有不利於民,可以出意革去者,其在刺 史,則曰:明日我即去,何用如此。在縣令亦曰:明日我 即去,何用如此。愁當醉,飢當飽,囊帛匱金,笑與秩終 嗚呼,州縣者其驛耶,矧更代之隙,黠吏因緣恣為姦 欺,以賣州縣者乎。如此而欲望生民不困,財力不竭, 戶口不破,墾田不寡,難哉。予既揖退,老甿條其言,書 於褒城驛屋壁。

《館驛使壁記》
柳宗元

凡萬國之會四夷之來,天下之道塗畢,出於邦畿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