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ibu Congkan0088-荀悅-前漢紀-6-2.djvu/10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救者未必非濟北之力以區區之濟北而與諸侯爭

強是猶羔犢而扞虎狼也守職志不撓可謂誠一矣

功議如此尚見疑於上願大王詳思惟之梁孝恱馳

以聞濟北王得不坐徙封於甾川徙衡山王爲濟北

王吳之反也衡山王勃堅守無二心故謚曰貞王徙

廬江王賜爲衡山王初吳楚使至淮王欲發兵應之

其相曰主必應之臣願爲將王屬之兵相因守城而

距吳楚會漢救兵至故淮南王得以完全初晁錯改

制削諸侯地錯父從穎川來諫止之錯曰不然社稷

不安父曰劉氏安矣⿱目兆氏危矣遂歸去之曰吾不忍

見禍及其身乃服藥而死後十餘日吳楚反⿱目兆氏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