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ibu Congkan0088-荀悅-前漢紀-6-2.djvu/6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頁尚未校對


定業班民設教立武足兵之大法也上過渭橋有人

在橋下乗輿馬驚捕之屬廷尉釋之訊之曰逺縣人

也聞蹕匿橋下久巳爲行過即出見車𮪍即走耳釋

之奏犯蹕罰金上怒曰此人親驚吾馬馬頼和柔即

令他馬固不傷敗我乎釋之奏曰法者天子之所與

天下共之今如重之是法不信於民廷尉天下之平

今一傾天下用法皆爲之輕重民安措其足乎上曰

善廷尉當如是也其後有人盗高廟坐前玉環者下

廷尉奏當棄市上大怒曰此人無道乃盗先帝器吾

欲置之族矣釋之曰法如是足矣而有萬一愚人取

長陵一杯土陛下何以加其法上乃許之曰廷尉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