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ibu Congkan0254-韋昭-國語-4-4.djvu/13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後晚句踐曰茍得聞子大夫之言何後之有執其手

而與之謀遂使之行成於吳傳曰使種因吳大宰嚭以求成也曰寡

君句踐乏無所使使其下臣種不敢徹聲聞於天王

徹達私於下執事曰寡君之師徒不足以辱君矣

以屈辱君親來討也願以金玉子女賂君之辱請句踐女女於

進女為女大夫女女於大夫士女女於士越國之寶器

畢從寡君帥越國之衆以從君之師徒唯君左右之

左右在君所用也若以越國之罪為不可赦也將焚宗廟

不血食也係妻孥係繫也死生同命不為吳所禽虜沈金玉於江不欲吳得之

有帶甲五千人將以致死乃必有偶偶對是以帶甲